我一声大喊之后,主动出击,直接朝着前面冲了上去,李杰在我身边,倒拖着消防斧也跟了上来,乐天和张越良在两翼,一人一把合金球棒高举过顶,大声喊着杀就冲了上去。

  我看到和我照面的那个混混这时候眼里露出了恐惧神色,他用砍到朝着我迎面砍来,我直接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刀刃,那家伙愣了一下,我一拳轰在她下巴上,把他下巴打烂,直接打得整个人像是向后倒飞一样砸进人群,直直的晕了过去。

  李杰那家伙更加猛,倒拖着消防斧冲上去直接从下向上就是一斧头,直接砍在一个家伙的胸口,把那家伙砍得往后跌倒,我余光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下要死人了!

  结果却发现被李杰砍翻的那家伙身上根本就没出血,原来李杰是用斧头后面的钝口砸的!

  看到这一幕,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但因为分心,前面一个混混的砍刀已经砍到了我身前,我赶紧用手去挡,噌!的一声,砍刀向下滑,一下就在我小手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

  我赶紧一脚踢开这个家伙,却也被边上一个人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被踢的往后退了一步。

  边上的乐天冲上去对着那家伙就是一棍子夯在他背上,把那家伙打的发出一声惨叫,往边上撞去,正好被他们自己人一刀砍在背上,又被李杰一脚踹中肚子,瞬间那家伙就给废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咬牙冲上,大喊一声:“护住我!”

  “砰!”的一声闷响,一脚踩在地面上,强大的反作用力从地面传来,一记贴山靠就朝着那个倒霉蛋的胸口撞上,这一下力量奇大,直接把那家伙撞的飞了起来,砸向后面,把他身后好几个人都砸翻,顿时混混那边乱成一团,后面有人喊道:“这里地方小!我们到外面等!”

  “他们是黑玫瑰酒吧的!去门口堵他们!”

  几个人喊了之后,混混们就开始掉头逃跑,几秒钟的时间,小巷里的混乱就停止下来,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不止手上被划破了,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砍了一刀,这时候火辣辣的痛。

  边上的李杰胸口破开,衣服上都是血,肩膀上也有伤口,乐天和张越良也都挂了彩,刚才十多秒的冲突,我们干翻四个人,自己却也全都挂彩。

  这时候地上稀稀拉拉的躺了五六个人,加上之前被车撞的飞出去的两个家伙和黄毛,一共八个人被我们放翻。

  “三哥!我们赢了!”大头在后面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转过头来,深吸一口气:“还没有,去黑玫瑰,林锐彬和长毛红在那边,长毛红就算是战神,也不可能挡住这么多人!”

  说完之后直接上车,十个人全都挤上车,车子一发动,只能往后退,刚退出弄堂,后面就传来当的一声,大头惊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三哥!我们被包围了!他们没有去黑玫瑰,在这边等着我们呢!”

  “我草!”水哥骂了一声,直接打方向盘想要硬冲,忽然就听到接连爆胎声,那些混混用砍刀把面包车的车胎全给砍爆,车子一打滑,一下撞在弄堂墙脚上,停了下来。

  我们十来个人挤在面包车里面,那些混混二十多个人,把我们团团围住,用看到不断地砍。

  几秒钟的时间,车窗就全部被砍碎,但是我们却因为车内空间小,根本没法还击,只能缩头躲在里面,砍刀从外面砍进来,我听到后面已经传来大头他们的惨叫,但是却根本管不到,只能强行扭过身体,一把抓住砍进来的砍刀,死死压住,然后冒着手被砍断的风险把手伸出车窗,一把抓住砍我的这个家伙的手,然后咬牙一发狠,把他手拉进来,用他整个人堵住窗户。

  另一边的水哥这时候一边躲着砍刀,一边破口大骂:“我草你们这群小崽子!以前吃我的喝我的,现在砍我!白眼狼啊你们!有种今天砍死我!要不然现在就住手!”

  水哥这么一骂,暂时没人砍他了,全都去砍后面的窗户。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街道上忽然响起一阵机车轰鸣声,一道强光打了过来。

  这机车的声音和这道强光,都很熟悉,是张越良的雅马哈!

  张越良在车上,那么骑着他车来的又是谁?

  我一下想起来,张越良的雅马哈这段时间一直停在酒吧外面,借给长毛红和彪哥用的,来的人,一定是黑玫瑰的人!

  长毛红赤手空拳,骑着雅马哈从街角一拐弯,一个漂亮的漂移,左脚在地面上一撑,直接在面包车百米之外停下,满头长发一下子甩在脸上,他伸手摸出一根香烟,放进嘴里点燃的时候用手指把挡住脸的头发拨开,看着前面一群人正围着面包车在砍,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冷笑,双眼中的神色也变得疯狂起来。

  “这下有的玩了。”长毛红啪的一声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烟头红心猛亮,他双手握住车把,油门一拉,车子轰然冲出。

  冲过五十米之后,长毛红直接把车前轮拎得翘起来,然后整个人蹲在车上,伸手打开车身上的油嘴,眼看着前面那些混混嘴里叫骂着提着砍刀朝着这边冲来,他微微一笑,蹲在车身上的双脚微微发力,轻轻一跳,整个人和车身分离开来,同时右手飞快的把嘴里的香烟捏下,然后轻轻一弹。

  已经只剩一小节的香烟准确无误的落尽了机车油嘴当中,长毛红落地之后直接把自己抱成团,在地上迅速滚动。

  那辆机车失去控制,但是却依旧保持平衡,继续向前飞快撞去,速度减缓之后,那颗原本被弹进油嘴,因为车身速度和惯性保持一致,而没有阵阵落进油箱的烟头终于落下。

  “轰!”的一声,一道冲天火焰爆出,十来个冲上来的混混同时被猛烈的爆炸震翻在地。

  整个街区都好像地震了一下,街道两旁的房屋玻璃全都一阵晃动。

  燃烧着的机车残骸继续向前滑行,最后撞在了面包车上。

  长毛红从地上站起身来,一边向前走,一边一甩长发,再次点上一根香烟,然后一只手夹着香烟,另一只手往后一伸,从后腰上拔出一把筒装长节鞭来,单手一甩,索拉一声,铁链链接的长节鞭全部伸出,足足有三米长。

  路边被刚才机车爆炸震翻的一个混混握着砍刀慢慢爬起,长毛红手腕轻轻一抖,长节鞭甩在那人脸上,直接把那人抽翻。

  再往前一步,跨过燃烧着的车胎,手腕再次一抖,又是一鞭,把另一个刚刚爬起的家伙抽翻在地。

  长毛红一步一鞭,一鞭抽翻一人。

  十来步走过,身后已经一个站着的人都没有,那些原本围着面包车在围斩的混混全都看得呆住,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坐在车上,把之前的情景全都看在眼里,长毛红这太帅了我草!

  围着我们斩的,可是将近三十来号人!

  他出现之后,因为面包车就这么小,很多人捞不到斩,所以有将近二十来个人是朝着他冲去的!

  $☆酷O匠he网A}首)发‘

  结果他点爆机车,爆炸直接震翻十多个人,落地之后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动动手腕,就把剩下的七八个人全部抽翻!

  眼看着长毛红已经到了十来步之外,那些围着面包车的混混再也不敢呆下去,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然后全都扭头就跑。

  长毛红走到破碎的车窗外面,单手搁在车窗上,朝着我喷了一口烟:“山仔,你红哥出场费,值不值二十万?”

  “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