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锐彬回来之后,我就让林锐彬带着人去水哥以前住的地方查看情况。

  林锐彬和大头他们几个人都和脸生,加上林锐彬足够机灵,所以这件事我让他去做,林锐彬回来之后只喝了一口水,就又带着人马不停蹄的离开。

  乐天对我说道:“三哥,要不然让锐彬别走了,他要是走了的话,我们都够呛的。”

  我摇了摇头:“锐彬适合走那条路,兄弟们在一起,开心当然重要,但也要为他想想,就算他自己不想走,我也会逼他去,跟着彪哥,才能有大前途。”

  乐天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三哥!我也一定要变得牛起来!锐彬走锐彬的路,我乐天就走我乐天的路。”

  “你什么路?”我问道。

  乐天朝着我翻了翻白眼:“当然是跟着你的路咯。”

  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上楼去练拳,到的时候,李杰已经早就在练,这家伙自从他爸走了之后,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每次打拳的时候我看得出来,都异常凶悍!

  “李杰,练练?”我拿了两付拳套。

  李杰一拳打在沙袋上,停了下来,然后他看向我:“好!”

  我把拳套丢过去,然后自己一边带一边朝着练功房里的拳击场上走去,走到边上单手一撑,翻身上了拳台。

  李杰在下面带好拳套之后,直接冲了过来,到了面前双手轻轻一撑,然后正面跳上了拳台。

  我们两个慢慢走到拳台中央,带上了拳套的双拳轻轻一碰,然后迅速分开,就在分开的刹那,李杰直接朝着我的脑袋迅速三拳连环轰来。

  我之前看他肩膀抖动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出拳,所以猛然低头躲开。

  李杰三拳不中,腹部反而被我打了一拳,往后退了半步,直接抬腿就朝着我抽了过来!

  我用手臂挡住,整个人仍然被踢得往边上移了半步,但是李杰却像是发了疯一样,继续用腿不断的抽打我,踢的我不断的往边上移动。

  连续五腿之后,已经把我逼到了拳台边缘,我的左手也挡的有点吃不消,在他第六腿扫过来的时候,我猛然后撤,避开他抽腿的同时一脚朝着他站在那里的左脚踹了过去。

  李杰被我踹中,重心不稳,直接一下趴在地上,我上去就要揍他,却被他一下子抱住了脚,一拉扯,我整个人都向后跌倒。

  咚的一声,我倒在了地上,再次和李杰打平。

  “三哥,我想打架!”李杰在那边喘着粗气说道。

  “我也好想打架。”我说道:“今天晚上就有机会,等锐彬调查回来看看结果。”

  我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把李杰拉起来,两人走下拳台之后,又开始打沙袋。

  一会儿的功夫,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果然是林锐彬。

  “三哥,情况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黄毛今天晚上确实要和人开战,开战的人是双飞,最近黄毛接手水哥的场子之后发现在这段时间双飞把好几个桑拿中心的小姐都带走了,黄毛现在放出话来,要把双飞砍出酒吧一条街。”林锐彬在那边说道。

  只是几句话,就已经把当事双方以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的一清二楚,我在心里叹息一声,林锐彬确实是一个好帮手,不过兄弟有更好的发展前途,我肯定是不会阻拦的。

  “锐彬,我知道了,你先盯着,他们那边动手的话,我们这边也就动手。”我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李杰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和黄毛开战的是双飞,双飞就是钟鹏飞和唐云飞,这两个家伙合称双飞,手底下的小弟二十多个,各个都是奶油小生,专门到处诱骗良家妇女过来卖。

  这种人其实就是贾正京的徒子徒孙,在香港被称为姑爷仔,是最不入流的混混,打不能打,还只能赚女人钱,最关键的是他们的手段非常恶劣,是最被看不起的一群人。

  但是在大陆,因为社团文化不发达,或者说是被极大的遏制住了,所有的人都是朝钱看,这些姑爷仔平时有数不清的漂亮女人玩,玩完之后就用她们赚钱,然后再去寻找新的目标,不愁吃,不愁穿也不愁女人,钞票还是哗哗的来。

  很多小混混都对他们羡慕无比,但想要当姑爷仔,必须要有一张漂亮脸蛋,这就让许多混混没法和他们混在一起,那些家伙也一个个把自己当做韩国天团花样美男,平时穿的花里胡哨,根本也看不起其他混混。

  这次黄毛要砍他们,估计也不是因为一天两天的矛盾,毕竟那些家伙平时眼睛都长在天上。

  但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矛盾,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帅哥保险箱里的八十万。

  我得到林锐彬肯定的答案之后就带着李杰从二楼的练功房下来,到了下面,乐天张越良他们都在。

  我看了一下,我们这边现在有,我,李杰,张越良,乐天还有就是水哥和大头的那几个人。

  大头他们一共六个人,加上水哥,七个人,我们一直是五个人,加起来十二个人,黄毛那家伙可是有四五十号人,想要搞到那笔钱,就只能趁着黄毛和双飞打起来的时候偷袭!

  我把人数在心里过了一遍之后,走向长毛红,长毛红给我倒了一杯酒:“山仔,准备动手咩?”

  “红哥,晚上准备好,可能要你出手。”我说道。

  长毛红微微一挑眉:“我出场费很贵的,鬼哥应该和你说过,我要二十万的,而且只打一场架哦。”

  “我知道。”我端起酒杯,一口喝干。

  “哇,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大事情是吗?究竟是什么事?”长毛红问道。

  我笑了笑:“红哥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就知道。”

  “我挑!还卖关子!”长毛红说道。

  “不是卖关子,是给你惊喜呀红哥,要不然现在就告诉你,你会没有激情的。”我说道。

  长毛红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山仔你真是了解我。”

  喝完了酒之后我就单独找到水哥。

  水哥见我这次是单独找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张越良和乐天离的这里有点远,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口问道:“三哥,什么事?是不是准备动手了?”

  我点了点头,递了一根香烟给水哥:“水哥,黄毛那家伙这么对你,你恨不恨他?”我问道。

  “当然恨了!我恨不得踢爆那家伙的卵蛋啊!”提到黄毛,水哥的情绪就有些激动。

  我点了点头帮水哥点着香烟:“踢爆卵蛋就不用了,毕竟黄毛不是姑爷仔,你捅他几刀废了他就行。”

  水哥正在抽烟,一听到我的这话,直接就吓了一大跳,被香烟呛住了。

  “三哥,你...你说什么?”水哥问道。

  “我说今晚废掉黄毛。”我吸了一口烟,然后重复一句。

  水哥惊讶的问道:“不是拿钱吗?”

  “是拿钱,但是也得废掉黄毛,否则的话,这钱拿了,你有命花吗?”我盯着水哥问道。

  水哥沉默了一下之后狠狠抽了一口烟:“妈了个巴子!黄毛那家伙本来说要废掉我的,幸好老子机智,跪地求饶喊爷爷,这才留了一个全手全脚,我水哥纵横酒吧一条街这么多年,什么时候那么丢人过?我是真想废了他!不过三哥,那也要有机会啊...他们可是四五十号人呢。”

  我笑了笑,从卡座上站起来,看着水哥:“既然你跟了我,我当然就会给你一个机会!”

  水哥抬着头呆呆的看着我,忽然咕噜一声咽下一大口口水,然后他站起身来:“三哥!你说吧,怎么干?”

  “到时候自然你就会知道,你上次和我说你准备的那些东西都在哪里?”我问道。

  “我放在我睡觉的包间里了。”水哥说道。

  我就草,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居然都在这里住下了?虽然黑玫瑰确实有很多包间是用不上的,但水哥也太自来熟了吧?

  不过长毛红他们都没有意见,那也不关我事,我喊上他们所有人,跟着水哥一起去他的睡觉的包间。

  走进去之后,水哥就从按摩床下面拖出一大包东西来,打开之后,全是砍刀等打架用的东西。

  我转头看向其他人:“今天晚上我们要动手,谁怂谁到时候被人砍,现在都先想好了,还有机会退出,要是到时候不敢冲给我掉链子的话,我他妈绝不会放过你们!”

  我这些话是说给大头他们几个人听的,大头他们几个属于最不入流的混混,甚至说连混混都算不上,这时候看到这是要来真的,脸上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妈了个巴子!请你们喝酒的时候一个个吹的牛轰轰!告诉你们!今天晚上三哥是要做大事!成了,从今之后酒吧一条街,就是我们的天下!不成,那不可能!因为我已经全都打听好了,今晚黄毛和双飞大战,我们等他们先打起来,去抄了黄毛的老窝,然后再去砍黄毛,那时候他们都打的差不多了,我们一上去,那就是直接砍翻他们的节奏!怕死不是共产党啊!”

  “水哥...我共青团员都不是...”大头说道。

  “妈了个巴子!别废话!到时候紧跟我水哥就行!有我水哥为你们开路,还怕个毛线!一人一把刀,给我拿好了!谁不去我现在就斩了谁!”水哥朝着他们吼道。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觉得奇怪,这时候水哥表现出来的水平,和平时差异很大啊,他要是一直都有这样的表现,怎么会被小弟翻了天呢?而且那么多小弟没有一个跟他...大头他们在水哥的忽悠和怒骂之下,一个个全都拿了刀。

  水哥在那边教他们怎么藏刀,怎么在第一时间抽出刀来砍人,砍哪些部位最有效并且不会死人。

  我看着水哥他在那边教的有模有样,然后扭头看向张越良乐天和李杰。

  “不去学?”我问道。

  李杰直接走上去,在包里面翻出一柄消防斧来,抓在手上:“这个才符合我晒马王的身份。我让我师父教我去。”说完之后直接扛着消防斧就往外面走去。

  “李杰现在够猛啊!”张越良说道:“消防斧很重的,我用估计都有点悬。”

  他说着也上来找武器,翻找了一下忽然他眼睛一亮,在包里面找到两根棒球棒,合金的。

  张越良把两根全都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乐天一根:“我们手刚刚痊愈,还是用这个比较爽。”

  乐天把合金球棒接在手里,舞了舞:“很趁手。”

  “三哥你呢?”乐天看向我问道。

  我看了一眼水哥那个包里面的东西,摇了摇头说道:“我师父送了我一副拳套,终于可以用上了。”

  我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肥仔陈送给我的一副拳套,这副拳套,手掌和手指骨面都有金属铁面,尤其是指骨前段,还有突刺。

  真正的拳手,是不会用这种手套的,他们会用泰式指虎,但我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只能牺牲双手手指的灵活性,加大金属覆盖面。

  套上手套,把手腕处的带子全部系好,帮结实之后,电话正好响起,我拿起来一听,林锐彬在那头说道:“三哥,黄毛带着人出门了,屋里好像留了几个人。”

  “我知道了,你让逸风留在那里等我们,你跟着黄毛去看,一旦他们打起来,你就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说道。

  “好!”林锐彬在那头说道。

  “三哥!小弟们都训好了!”水哥在那边喊我,我扭头看向他,然后从乐天他们中间走过,乐天和张越良在后面跟着我,走到水哥面前,我又看了一遍他们,然后说道:“不要紧张,你们要知道,今天晚上打的,都是混混,只要你比他狠,只要你比他强,那么你就能打趴他,而且警察也不会找你。”

  说完之后,转身带着他们就往外面走去,走到吧台附近,长毛红正在教李杰用消防斧,我走到面前听到长毛红在对李杰说道:“师父最最最最有用的一条经验就是,砍人的时候,先送上去被人砍一下!然后这个时候你就毛啦!被人砍了之后你就发狂啦!你一发狂,别人就怕你了!他们会想,哇!被砍了都不怕,还这么猛!简直战神呀!”

  我就草...砍人难道还和打架一样?一不小心就被砍进医院好不好?长毛红真的不是在坑李杰?

  最关键的是,李杰那个家伙这时候偏偏还听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我走到吧台对长毛红说道:“红哥,给兄弟们一人倒一杯酒,我请客。”

  我们这时候每个人都拿着武器,在吧台那里站了一排,明明应该是非常震撼的画面,但是酒吧里的那些客人却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一样,一个个都淡定无比。

  只有沈佳宜满是担忧的看着这边。

  长毛红给我们每个人倒了一杯酒,最后把剩下的酒直接对着瓶喝掉,然后举瓶对着我们。

  我第一个端起来,然后李杰张越良乐天水哥大头他们一起端起来,一口喝下之后,除了我和李杰之外,其他人全都一口喷了出去。

  “我...这他妈什么酒...”张越良说道。

  “我的特制酒,混合了十一种酒的酒,一般人喝不到...”长毛红说道。

  我强行喝下这一口酒,胃里火辣辣的,也是差点没喷出来,这酒我和李杰要不是以前喝过,这一下也得喷出来。

  “走!”我一挥手,出了门去,十个人全都挤上面包车,然后朝着水哥以前住的房子杀去。

  在半路上的时候,林锐彬就打来电话说黄毛和双飞已经快要干上了,我们到达水哥之前住的那个房间,林锐彬说他们已经砍起来了。

  逸风见到我们下车,赶紧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三哥,屋里面应该还有五个人。”

  我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向后面:“水哥,你开车带李杰张越良和乐天去找锐彬,把他们送到地方之后马上就回来接我,记得把林锐彬带过来,然后我再带着大头他们和你一起过去。”

  水哥一愣,说了一声好,直接就带着李杰他们开车走。

  cW更:e新最f快0上q☆酷匠网i《

  我这样做,就是要让水哥没法玩花样,李杰他们跟着他去那边,大头他们跟着我在这边,互相之间就全都岔开,而且制约。

  他们的车子刚刚发动,我对大头他们一挥手:“跟我上!”

  加上逸风,一共七个人,六个人带着武器,朝着上面冲了过去。

  水哥的那间屋子是二楼,我到了二楼,让他们全都靠边站,我也靠边站。

  逸风走上前去,暗响门铃。

  “谁啊?”里面一个家伙把门打开一点点问道。

  “有人叫了外卖送这里的。”逸风说道。

  那混混一听有外卖吃,直接就开了门,我趁着这个机会从边上闪出身来,直接一脚踏在地面上,砰!的一声,地面的力量从脚底板传到腰部,然后腰部发力,一记贴山靠!

  “砰!”的一下,门直接被我用肩膀顶开,站在后面那个家伙一下子被门撞得摔倒在地上,滑出去两米远,我从门外直接冲进去,那家伙正要从地上爬起来,我扑上去直接一拳轰在他下巴上,拳套上的突刺把他下巴打出两个血洞,牙齿崩飞好几颗,整个人因为下颌遇到巨大震动,一下子晕了过去,直挺挺的躺下。

  这时候在客厅里的打牌的两个家伙这才反应过来,全都扭头看向我。

  我从地上慢慢爬起,大头他们从后面走了进来,我扭了扭脖子,右手拳套还在滴血,大头已经一声大喊,举着手里的砍刀,朝着那两个打牌的家伙冲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三合一超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