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林锐彬带着大头那帮人当中的一个叫逸风的家伙打车来到了张校监住的小区。

下车之后林锐彬就把一封信交给逸风,对他交代了之后就站在小区外面的一个角落里面抽烟。

逸风拿着信封找到张校监家,按了门铃,门开了之后是一个中年女人。

“你找谁?”张校监的老婆开门之后有些警惕的问道,自己老公这段时间走背运,整天回来都是和自己发脾气,摔这个摔那个,这几天搞的她也有点神经紧张。

“找你。”逸风笑了笑,直接把手里的信封伸了过去。

张校监的老婆看到信封,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有人找自己老公办事,这是送礼来了!赶紧打开门,喜笑颜开,一把接过信封,捏了捏,还挺厚,这下更开心了,但是却不忘多留一个心眼:“原来是找我家宝宝的啊,快进门。”

“不了不了,我先走了。”逸风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张校监老婆还在后面大声喊了一句:“同学,等我家宝宝放学回来,我让他打电话给你!”心里想着这样四周的邻居就以为这人是来找自己儿子的,不会被人发现是送礼的。

逸风听到后面张校监老婆的喊声,摸了摸鼻子,骂了句:“宝你妈了个巴子!儿子多大了?还喊宝宝!”

出了小区之后,逸风径直走向林锐彬,到了面前,林锐彬递给逸风一根香烟,忽然他余光瞥见了张校监的车从远处开来,微微往黑暗中缩了缩真正。

逸风正要点火,林锐彬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等到张校监的车开了过去,林锐彬这才松开,开口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妥妥的!”逸风说道。

林锐彬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戏。”说完了之后带着逸风往里面走去。

张校监下了车之后关山车门就往自己家里走去,打开门之后发现屋里灯都没开,一边换鞋子一边骂道:“妈了个巴子!死黄脸婆又打麻将忘了做晚饭!”说完重重的把钥匙往鞋柜上面一甩,拖着拖鞋就往里面走去。

他忽然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发现是自己老婆之后,直接开口骂道:“妈了个巴子!天这么黑了不开灯,想吓死我啊!”

沙发上的人毫无反应,张校监发现有点不对劲,听到厨房煲汤的锅里发出嗤嗤的声音,扭头一看发现那边的汤已经煮沸了,又看了看沙发上的老婆,开口说道:“想死啊?锅里的汤都冒出来了...”

“想死想死我想死!”张校监的老婆不等他把话说完,忽然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用力把身前的茶几掀翻,庞当一声,玻璃碎了一地,把张校监吓了一大跳。

她站起身来之后直接就冲过来一只手揪住张校监的头发,另一只手揪住他的衣服领子,这些天一直受气,本来想着男人事业不顺,自己就多担待点,但是今天送来的那封信里面的那些照片,让她彻底抓狂了。

“你干什么?你疯了?”张校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自己老婆一下子就给顶到了门上,头发被她揪得生疼,忍不住低了头,赶紧伸手就抓她手,但是这婆娘像是疯了一样,嘴里不断的喊着我就疯了!疯也是你逼疯的!一边喊还一边用脚踢自己,他毛了,直接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张校监的老婆被他一个耳光直接打得跌倒在地上,趴在冰冷的地板上捧着自己的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张校监喘了几口粗气,这才开口问道:“你究竟发什么疯?”

就在这时候,张校监身后的门上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门打开之后,在一中上学的儿子走了进来,屋内黑灯瞎火的,还有妈妈的哭声,他走进门一看就呆住了,赶紧绕过自己的爸爸,走到妈妈身边把妈妈扶起来问道:“妈,怎么了?”

“呜呜...你爸不要我们了,你爸是畜生...”张校监的老婆抱住自己儿子哭了起来。

“你真的是疯了!瞎说什么!”张校监看到儿子回来,伸手按开了灯。

灯一打开,张校监老婆就从儿子怀里抬起头来,满脸泪水,眼眶通红的指着张校监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娘给你把儿子都养这么大了,你还在外面乱搞...呜呜...”说着又趴在自己儿子怀里哭了起来。

张校监一下子呆住,这时候他忽然看到前面不远的地面上,茶几碎裂的玻璃片内,有散落的照片,眼皮一下子就跳动起来,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张校监的儿子这时候也看到了地上的那些照片,他把自己的妈妈缓缓扶起来,然后转身走到张校监面前,忽然狠狠一拳就砸在他脸上,直接把他鼻子打爆。

“你滚!你给我滚!同学都说你是被学校开除的!说你和英语组的王艳瞎搞!我现在每天进去都被人指指点点啊!”张校监的儿子朝着他疯狂咆哮,又是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踢得撞在门上。

张校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儿子一发怒,顿时他老婆也呆住了,听到儿子这么说,这一下更确定了那些照片的真实性,在后面哽咽着说道:“好啊,我还说你这段时间从一中出来,事业不顺,你发脾气,我都忍着,原来是搞这种事情被开除的...你...你给我滚!滚滚滚!”

张校监的儿子回头一把抱住自己老妈:“妈...不哭,我...我宰了这混蛋!”说完了红着眼睛就冲进厨房,拿了菜刀冲出来就要砍张校监,这下可真的把张校监和她老婆两个人全吓住了。

张校监老婆从后面一把抱住他儿子,然后对着他大声喊道:“你滚啊!你还不滚!难道你还想害了儿子吗?”

张校监捧着被打爆的鼻子,转身开门,外套和鞋子都来不及换,就想出门,刚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定睛一看,是小姨子他老公,赶紧向他求救:“大林,你来了正好,赶紧帮我劝劝...”

“砰!”的一下,他话没说完,大林直接一拳就砸在了他脸上,把他打得重新跌会屋子。

“狗娘养的!叫你搞我老婆!我今天非废了你不可!”大林从身后抽出一根铁棍,一步跨进去对着被打倒在地上的张校监猛抽:“搞我老婆?啊?爽吗?上次问你借一百块都不给我!”

“干就干了,还老是让那贱人拿你和我比!你和我比什么?不就戴了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文吗?斯文败类!”

“你搞我老婆!我他妈打断你的鸟啊!”

大林发了疯一样的对张校监出手,张校监已经完全被打懵了,他只感觉忽然之间天就塌了下来,怎么就一下子全都败露了呢?这不可能啊...张校监的小姨子,也就是她老婆的妹妹这时候从后面追了过来,一把抱住自己老公,声泪俱下的喊道:“大林,你够了...你不要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大林回头一巴掌扇开自己老婆,用棍子指着她骂道:“妈了个巴子!我让你偷人!偷人就算了!每次找你要一百块钱都不给我!还老拿这个王八蛋来酸我!”

这时候四周的邻居听到声音全都过来围观,大林指着自己的老婆和张校监,对着那些邻居喊道:“这对狗男女姐夫ca小姨,还不给我一百块,我要一百块都不肯给我。”

“大林你丢不丢人?”大林老婆看到有这么多人围观,小声说道。

“丢人?丢人丢人你不丢人?发生关系一百块都不给我!”大林说着忽然蹲了下来,捂着脸哭了起来:“我做生意失败赔了钱,你厉害,里开店能赚钱,我就带孩子看家,到头来,你这钱是给姐夫赚来的...”

林锐彬和逸风两个人站在楼下,虽然没有上去,但是他们的吵闹声整栋楼都能听见,给听了一个一清二楚。

“走吧,已经搞定了。”林锐彬拍了拍逸风的肩膀说道。

我带着大头和水哥他们回到酒吧的时候,林锐彬还没有回来,我又等了半个小时,林锐彬终于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接起来问了一下情况,林锐彬在那边将张校监家里发生的连环大战给我说了一遍,然后我让他早点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我点了一根烟,没想到啊,张校监这家伙还真是不作不死,今天居然会这么巧,先是他儿子回家,接着又正好被妹夫给逮住,这一下,张校监真的可以说是众叛亲离了。

香烟青色的烟气在我指尖缓缓袅绕,明天,张校监那家伙,一定会更加疯狂。

“三哥!”水哥忽然从边上摸了过来,嘿嘿笑着对我说道:“今天我这几个小兄弟办事咋样?”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看了一眼正站在角落里,一脸渴望的看着舞台上那些跳舞女孩的大头,开口说道:“还行,不过你就打算让我带着这些人去帮你抢回保险箱?”

“怎么不可以吗?这些都是我阿水精心挑选过的!三哥!说到保险箱,我打听到黄毛他们今天晚上和别人开战,十点的时候家里肯定没人,我们要不要动手?”水哥问道。

“你确定?”我斜眼看着水哥。

“确定以及肯定!我阿水在钱上从来不含糊!”水哥说道。

我呼出一口青烟:“等我确定下,如果是真的,那就动手!”该出手时就出手,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