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听到水哥这么说,全都笑了起来,水哥这个家伙真是太搞了。

  “你们还笑!你们有没有人性呀!”水哥大声叫道。

  “水哥,你这老大混成这样,真是够惨的,你这样当我小弟,我都不愿意收你。”我说道。

  水哥拉着脸说道:“三哥,猫姐不要我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你有什么用?”我问道。

  “我业务熟练!酒吧一条街,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东西!”水哥说道。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的眼睛亮了起来,我看着水哥问道:“那你知道酒吧一条街,哪些人可以花钱买来当马仔的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水哥拍着胸口说道,接着又苦着脸说道:“要不是黄毛那小子吞了我的钱,我花钱找人都可以弄死他呀!”

  “吞了你的钱?有多少?”我来了兴趣。

  “八十多万!都是我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我不相信那些戴眼镜的斯文人,我的钱不放银行,就放在我房间里,黄毛那个家伙直接占了我的屋子,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我...”

  我听水哥巴拉拉的说完之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水哥真的是有八十万的,但是他们之前住的那个房子,并不是他们的,是他们霸占下来的,原来的房屋主人不住在这边,那屋子是出租的,他们出了第一次的钱住进去之后就一直没给钱,那个房屋主人也只能自认倒霉,得罪不起这些混混,所以那房子一直就被他们霸占着。

  水哥在房间里面弄了一个保险箱,把搜刮来,吃喝玩乐用剩下的钱全都放在里面,结果现在宝石猫撤了,他直接就被小弟反水。

  屋子被占了不说,钱也被占了。

  “黄毛有没有动那笔钱?”我问道。

  水哥说他不知道,我想了想之后就说道:“假如我帮你把那笔钱给弄回来,你觉得应该分我多少?”

  “六四开!”水哥说道。

  “九一就好了。”我说道。

  水哥苦着脸说道:“三哥...九一的话,我就只有八万块...”

  “够你买棺材了!”我大喝一声:“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当我没说,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了!”

  水哥想了想,咬着牙齿说道:“那好吧...可问题是,黄毛他们现在五十多个人,怎么才能把这笔钱拿到啊?”

  酷1匠网永$久¤免)费#|看小f说

  “当然是抢了!”我狞笑一声,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水哥暂时就在我们这里留下,我打发他去打扫厕所,在下面干了一会儿活之后就准备上楼去练拳,不管怎么样,练拳不能放下,我到现在其实还只能算是刚入门。

  练拳这种事情,靠的是积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的积累。

  只要时间长了,我的功夫自然就涨上去了,这种事情,是不能有任何拖延的。

  但我刚要去的时候,忽然沈佳宜喊住了我,我回头问她什么事。

  沈佳宜到我面前之后小声对我说道:“明天是我生日,我想请你来我家和我一起过生日。”

  “去你家?”我愣了愣。

  “嗯,上次你借我钱,我妈妈说要感谢感谢你。”沈佳宜说道。

  沈佳宜她妈说要感谢我?我一下子傻住了,沈佳宜把我都给她妈说了?

  “你...你怎么和你妈说的?”我问道。

  沈佳宜低着头,红着脸小声说道:“我没怎么说,就说是我同学正好遇到了...”

  我一看她这扭捏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和她妈说了一些事情,至少也告诉她妈她喜欢我了。

  要是她妈知道她喜欢我,还让她请我去她家的话,这是什么节奏?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你不愿意去吗?”沈佳宜抬起头来看着,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我...我那个,恩,是这样的,我白天要上课的,晚上要来这里,我姐姐还住在医院...”我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沈佳宜说着转过身去,低着头走开了。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我中午放学可以去。”

  “真的吗?”沈佳宜一下子转过身来,几步小跑到了我面前,一把勾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在我嘴巴上亲了一下,然后跑开了。

  我砸吧了一下嘴,有点甜。

  沈佳宜总是可以把我的火气勾出来,我上楼之后发了疯一样的打沙袋,现在两仪式我在酒吧已经不站了,因为我每天上课的时候,已经不坐板凳,而是让屁股和板凳保持一个距离,扎着马步坐着。

  我感到我的体力,身体协调性,还有反应速度一天天都在增加,现在的话,就算是同时和三个人打,我也不怕。

  当然只能是学生,如果人多的话,我就只能想办法迅速击倒一个,然后吓住他们,毕竟学生不够狠,很容易就吓唬住。

  但如果是和混混打,或者经常打架的人,我最多也只能打两个估计,还够悬。

  一句话,功夫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炼成的,长毛红他们,都有着十几年二十多年的功夫,他们几个都是从小就开始练拳,现在三十岁左右,正是最能打的时候,一个人放出去,分分秒干翻好几个,一个打十个不在话下。

  虽然说一个打十个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实际上已经是吊炸天的存在,想想看,对面三个人,就可以完败你们这边三十个人,这还怎么打?

  就算是一百个人对上他们,分分秒被放倒十个人,剩下的九十个人就算不跑,也不敢上了,混混再能打,也不是军人。

  所以这次,我只要有钱,从鬼哥手上随便借一个人,然后再花钱买一下别的人来帮我卖命,那打趴黄毛或者其他杂鱼,根本不在话下。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首先要有第一笔钱。

  打完拳之后,在酒吧的包间内冲凉,冷水浇下,从头顶一直流下,水珠滑过我的胸口和背部,然后顺着身体继续往下。

  我低头睁开眼睛,看着一条水柱从我的丁丁上像是尿一样往下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吴嫂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

  大部分男生,在洗澡的时候都会有过这样的幻想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包间门被拉开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谁?”

  “是我,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洗好烘干了。”沈佳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今天明天两天网站改版测试,如果发布的章节看不了,整点再刷新下,测试期间,看不了的章节等待两个小时之后就能看了。测试结束就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