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乐天问李杰怎么就这么惨,我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张越良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拦下一辆的,打车去医院,因为时间距离上班很近了,所以我就打了一个电话给长毛红,告诉了他情况。

长毛红在那边听了之后先是一阵沉默,然后说道:“山仔,你替我告诉杰仔,我四岁就死爹了,照样活这么大!他爹死了也没关系,还有兄弟和师父...”

我就草...虽然长毛红的道理是对的,但是有这么说话的么...这家伙果然是不靠谱啊。

通知完长毛红之后,我又发了一个信息给沈佳宜,叫她今天辛苦一下。

沈佳宜回复了一句知道了,你有事就去忙,我会加油的。

在车上的时候,我和林锐彬一直发信息,林锐彬不断告诉我们最新情况,李杰他爸送到医院之后,直接进了抢救室。

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我直接把钱交给林锐彬,让他去付钱。

李杰坐在急救室外面的长凳上,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赵莉莉在一旁陪着他,看到我们来了,赵莉莉喊了一声三哥,然后拍了拍李杰的肩膀。

李杰没有抬头,我在他身边坐下,什么话也不说,这种时候,就只能坐在他身边安静的陪着他。

我不知道李杰究竟在想什么,但肯定心里不好过吧。

乐天和张越良也都不说话,一个靠着墙站好,一个坐在了长凳上。

林锐彬交完钱之后过来,把多余的钱给我,我接过来的时候发现李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他脸上的泪水不断往下落,地上都湿了一片。

我看着他不断耸动的肩膀,伸手拦住了他的肩膀,开口说道:“难受,就哭出来吧,没人会笑你。”

“三哥...我混蛋...我到现在才知道,我舍不得我爸...我舍不得他啊...我爸苦,是真苦,这都怪我妈,要不是我妈走了的话,我爸也不会这样,这么多年了,我爸就是放不下我妈,否则他也不会这样,他打我骂我,是因为我长得像我妈,可是小时候,他真的对我很好啊...”

李杰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赵莉莉在一旁也忍不住落泪了。

乐天忽然一抹脸:“妈的!这都什么事儿!”然后一拳重重轰在墙壁上。

张越良过去拍拍乐天肩膀说道:“走,抽根烟去...不然我怕我也会哭...”

张越良和乐天离开之后,我对李杰说道:“要不我们也去抽根烟?”

“不去...我要等我爸,我要等到我爸好好的出来。”李杰说道:“只要我爸好好的出来,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他...”

虽然李杰他爸已经很久对他都是拳脚相加,但毕竟血浓于水,那是他爸,李杰这时候是真的害怕了,对于他来说,他爸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

就在这个时候,抢救室里的灯忽然亮了,接着门被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和李杰还有赵莉莉林锐彬一下子全都站起来。

医生看向我们,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李杰往前走了一步,嘴里无力的喊了一声“爸”然后一下就晕了过去。

我一把抱住李杰,医生也过来给李杰查看,我们七脚八手的把李杰放在长凳上,医生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然后掐他人中。

好不容易把李杰掐醒,我见他睁开了眼睛,就和他说话,问他怎么样了,李杰看了我一眼,眼泪水儿再次从也眼角滑落,他张了张嘴,眼神空洞的看着走廊屋顶:“爸...”

李杰的爸爸走了,毫无预兆,李杰也一下子倒下了,在医院暂时住了下来,医生说李杰是太伤心。

因为当时也是送来的武警医院,所以我们就让医生把李杰和江文柄安排在同一个病房,江小燕看到李杰被推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弄清楚原因之后,也跟着眼泪往下掉。

赵莉莉却显得坚强多了,忙进忙出,帮李杰安顿下来之后,又安慰江小燕。

我和李杰说了很多话,他一句都没回我,最后他说了句:“三哥,我累了,很困,你们先走吧,我要睡觉了。”

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不肯多说一句话。

我和乐天他们没办法,只能让赵莉莉先留下来照看李杰,毕竟还有江小燕在,两个女孩子也可以互相照顾一下,然后我们又找到医生,帮李杰爸爸后面的事情全都安排了一下,这才离开医院。

出了医院的时候,才只是十点多钟。

我站在医院外面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之后抬头看向天上,也许是城里的灯光太亮,根本就看不见一点星光。

下午放学,五点多钟,到现在,才十点多钟,就是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李杰的爸爸就走了。

生命真的是很脆弱啊...“三哥,你说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乐天忽然问道。

“应该会有吧,好人是会上天堂的。”张越良说道。

林锐彬啪的一声点了一颗烟:“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那都是骗小孩的,那么多坏人都活的好好的,这社会,只有自己过的好,对自己好的人过的好,才是王道!”

“好人,就是对我好的人。”我抽了一口香烟之后说道:“哪有什么好人坏人?”

我们在马路边上走了一段之后,我丢掉烟头,然后说道:“好了,哥几个,我先去酒吧了,你们呢?”

“我们也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乐天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张越良说道:“越良你就留在医院吧,她们两个女孩子,万一晚上要出去买个什么东西什么的,不方便。”

张越良点头说好。

于是我和乐天还有林锐彬三个人打车去酒吧,到了酒吧外面的时候,刚好看到水哥那个家伙带着好几个小弟在逛。

我心情很差,就没理他,都走过去了,水哥忽然在后面喊道:“那个傻小子呢?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啊?死了爹还是死了妈?”

我停下,回头看向水哥:“死了爹了。”

“哈哈哈哈...你脑壳子坏掉了吧?”水哥忽然捧着肚子夸张的笑起来,指着我对着他的小弟说道:“还真的死了爹了...”

“水哥。”我看着他说道:“我好想揍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