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把想要拉住李杰,结果他跑太快,这一把上去,刚好拉住的是李杰的短裤,一下就把他裤头给扒下来了。

吴嫂正好从卧室里面出来,一眼看到李杰的裤头被我拉下来,她脸都红了,赶紧转过头去不看这边。

李杰一下捂住下面,也不敢吭声了,我们三个都尴尬极了。

结果这天早上一直到我们出门去上学的时候,吴嫂才说了句要我们晚上放学之后回家来整理一下搬过去。

我本来听了昨天晚上李杰的话还想拒绝来的,但是这时候这么尴尬,也不好说,只能先去学校了。

我和李杰两个人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张校监带着两个老师,站在校门口。

“这干吗呢?今天怎么还有老师值日了?”李杰问道。

我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上课了,对李杰喊了声:“快跑!”

然后带着李杰就朝着校门口冲去,李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习惯听我的话,直接也跟着我跑了起来。

我跑到校门口的时候,张校监那家伙看着我冷笑,仿佛在说今天算你走运一样。

我和李杰刚跑进校门,张校监忽然就喊了一声:“保安!关校门!”

然后他就和两个老师站在校门口,把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走进学校的学生全都给拦了下来。

“我靠!这鸟毛搞什么啊?”李杰问道。

我回头看了一眼,对李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注意点,这个张校监不是什么好鸟,昨天在办公室的时候,我顶了他,估计会找我们麻烦。”

李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看这家伙不是好鸟。”

“回头给所有兄弟社的兄弟都提个醒。”我给李杰说道。

然后就带着李杰去了班级。

我们现在刚来学技术,基本上上的都是理论课。

我和李杰上课的时候就把我们兄弟社内门的名单全都拿出来研究了一下。

“三哥,我们兄弟社现在加起来正好是一百零七个人!差一个就是一百零八将啊!”李杰说道。

“不差,还有阿炳啊。”我说道。

“对对对!加上阿炳,正好一百零八个,真是太巧了!”李杰有点小兴奋。

我看了他一眼,又抬头看了看李老头,然后小声问道:“你手下的那些家伙,现在怎么样?”

“能怎么样?遇到我还不是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谁敢在我面前跳,那就真是一个死字!”李杰嘿嘿笑着说道:“我保管叫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行了行了,别逼逼。”我对李杰说了句:“你那个什么联谊会,搞的怎么样了?”

现在我们兄弟社在这种敏感的时刻,想要扩大势力,就只能靠这种办法了,说实话李杰的方法是绝对能可行的,而且确实很有创意,这家伙鬼点子还是很多的。

我这么对李杰一说之后,李杰开口说道:“三哥你放心,我就打算这个礼拜六搞,我这不是礼拜五晚上要和我家莉莉好好商量商量嘛嘿嘿...”

我翻了翻白眼,商量?你那是和人家滚床单。

“别搞出人命来!”我对李杰说了句,没过多久就下课了。

下课之后,林锐彬和乐天还有张越良忽然来找我了,我一看他们三个一来,就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三哥,收到消息,陈培栋今天被新来的张校监抓了迟到,和张校监发生冲突,现在已经被记了留校察看。”林锐彬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猜到了。”我点了点头,带着他们到了厕所里面,给他们每一个人都散了一根香烟,点上之后,这才说道:“那个张校监,是瞄着校董的位置来的,他和贾副校长是竞争对手关系,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兄弟社之所以上次没有被打掉,就是因为我和贾副校长达成了盟友关系。”

“盟友?”林锐彬惊讶的看着我。

“三哥你真是太牛叉了!这都能办到!”李杰说道。

张越良这时候一副回过味的样子:“我说上次为什么会表扬我们而不是处分,原来那天你在办公室的时候和他已经谈好了...”

乐天用左手抓了抓脑袋说道:“看来我这直来直去的,只适合做三哥手下一个红棍了。”

“这次那个张校监要和贾副校长做对,我们就要帮着贾副校长,否则的话,让那个张校监当上校董的话,到时候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我说着把他们每个人都看了一遍:“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发现,那个张校监根本就对我们学校的情况不了解,而且他有想整顿学校风气,所以我们可以来一个借刀杀人!”

“三哥你什么意思?”林锐彬看向我,乐天张越良他们也全都紧紧的盯着我。

我掸了掸烟灰,看向林锐彬:“锐彬,你是不是确定要跟着彪哥走?”

“当然!”林锐彬说道。

“那好,在离开之前,你就为兄弟社,遮风挡雨,扫清障碍吧...”我说道。

林锐彬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三哥我明白了。”

“我不明白啊,什么意思?”李杰那家伙问道。

乐天一巴掌拍在李杰脑门上说道:“这都不懂,三哥这招叫做借刀杀人!”

张越良在一旁狠狠抽了一口烟,拍了拍林锐彬的肩膀,说道:“那这次就看你的了,最好能把那些家伙全都搞走!”

林锐彬点了点头说道:“恩,第一个,就是陈培栋!”

我们五个人抽完香烟之后,就能从厕所里面出来。

商量了一下,准备下一节课下课之后,就开始我们的计划,逼退陈培栋,让他离开大蓝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