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和陈培栋开战,我想了想之后说道:“那就去看看,征仔怎么说也算是帮过我们,而且打的是陈培栋,要是他吃亏,我们就帮手。”

  我话说完之后,林锐彬开口说道:“三哥,此一时彼一时,征仔最近一直在打高二,高二已经被他打的差不多了,今天中午这一战,基本上就能决定高二的生死,如果征仔赢了,那高二就被他拿下了,下一步,就会打我们,我觉得如果要帮,应该帮陈培栋。”

  听到林锐彬说出这样的话来,乐天第一个不同意,他开口说道:“这怎么行?最多两不相帮,陈培栋那家伙,上次要不是他跑的快的话,我们就给他砸了!”

  张越良说道:“陈培栋肯定是不能帮的,我们最多就过去看看就好。”

  李杰却皱着眉头,他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我还是比较同意锐彬的观点,这就和美国打朝鲜一样,要是朝鲜被打没了,那就要打中国了,我们现在就是中国,一盘散沙的高二就是朝鲜,现在征仔在打高二,那我们就应该抗美援朝。”

  “可是征仔毕竟帮过我们。”乐天说道。

  林锐彬冷笑一声说道:“帮我们那也是帮他自己,如果当时他不撑我们的话,程龙统一了高一,肯定会和他们对着干,所以其实他也不是帮我们,我觉得我们没必要感觉自己有什么亏欠他。”

  林锐彬说着又对我说道:“三哥,现在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只有五个兄弟了,我们现在还有一百来个内门兄弟,两千多外门兄弟等着我们照顾,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了。”

  我知道林锐彬说的有道理,毕竟现在兄弟社已经发展壮大成这样了,我要是一不小心把兄弟社给坑了,那我对不起大家。

  但今天这事他们在后山打架,要是征仔没打过,还好说一点,要是陈培栋打输了,高二就被砸了,征仔可是曾今和程少东一直对着干的牛逼人物,要说他是个善茬,没人会相信。

  打完高二,他是肯定要打高一的!

  现在我们这边乐天和张越良都手上了,林锐彬本来就不能打,而且还马上就要离开,就我和李杰两个人,很难撑住,据说征仔那个家伙很猛,他手下那帮人也很猛,毕竟是原来只带几个人,就敢和程少东对着干的人物。

  所以这次,陈培栋绝对不能输,但我也不能去坑征仔,毕竟曾经他帮过我。

  我左思右想,忽然看到学校里面,贾副校长的汽车正缓缓开出校门。

  我有了主意。

  “这事我们就不去看热闹了,吃午饭去。”我说道:“随他们怎么样去吧。”

  我发话了,李杰他们也都没意见,就去吃午饭了,我趁着他们点菜的时候,借口去上厕所,到了卫生间里,我拨打了贾副校长的电话。

  “喂?哪位?”贾副校长在那边问道。

  “是我,唐山,贾副校长,今天中午,高二和高三在学校后山打群架,我听说已经有人放风给报社了,可能会有记者过去...”

  我话还没说完,那边的贾副校长就骂道:“这群小崽子!不收拾他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我听到贾副校长这句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学校一般不处理发生在学校外面的学生争斗,但是如果加上有可能出现记者的话,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有了这个电话,征仔和陈培栋,就算是打起来了,也分不出输赢,就要被学校给赶散,而且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学校绝对是要对高三和高二进行整顿的。

  毕竟校董事会最近正准备给下面的人提上一个董事来呢。

  我在卫生间洗了一个手,一打开门,就看到林锐彬站在外面抽香烟。

  “三哥,干的漂亮!”林锐彬说道。

  我知道我刚才打电话的事情被他听到了。

  不等我说话,林锐彬又说道:“我知道你不告诉兄弟们,是担心我们误会你,你放心,至少我不会,为了兄弟社的未来,这样做没什么,我本来还担心我这跟着师父走了,你一个人会撑不住,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

  “有句话说的好,无毒不丈夫!”林锐彬狠狠抽了一口香烟之后说道:“我们兄弟社,走的是以前没有人走过的路子,不管是程少东和程龙,还是其他学校的周冰清他们,我们和他们都不一样,我们兄弟社的宗旨就是保护弱小的同学,所以用手段,只要达到好的目的,那就怎样都可以!”

  我点了点头,难得林锐彬这么理解我。

  “锐彬,你爸妈怎么说的?”我一边和林锐彬往外走去,一边问他。

  看\正"%版章G节.上◇酷k匠Se网

  林锐彬叹了口气说道:“我回家和我爸妈说认识成人班一个人,那人要带我出去闯,我能爸妈不同意,说我年纪还太小。”

  “那你不是不能出去了?”我问道。

  “出去,当然出去!”林锐彬掐灭烟头:“这么好的机会,我不能错过,大不了出去之后我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很好,我已经这么大了,只要我平安,他们也不会担心的。”

  我点了点头,对于林锐彬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彪哥那么看重他,绝对会教给他许多真正有用的东西。

  一顿午饭还没吃完,我就看到好多高二高三的人纷纷从外面走进来吃午饭。

  “妈了个巴子!学校老师和保安怎么会忽然出现?吃错药了?本来都把高二打趴了啊!”一个高三的说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谁说你们能打趴我们?是我们打趴你们才对吧?”高二的那帮人当中的一个学生说道。

  “吆喝!你跳的很啊!”高三的人和高二的人还没吃饭,就剑拔弩张,要在小吃店里打起来的样子。

  我注意了一下,这两帮人,在高二和高三年纪里面,都是蹩脚货,因为知道学校这次肯定要整顿高二和高三,所以我决定趁着这个当口,把我们兄弟社的名头再往外推一推!

  “叫什么叫!要打架滚出去打!没看到我在这吃饭吗?”我直接抓过一把筷子,就朝着那两帮快要打起来的家伙们身上砸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