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他爹跪在前面宝石猫面前,拦住了宝石猫的路,宝石猫的目光都没从彪哥的背影上转移到他身上一点,也没开口说话,只是伸出手像是驱赶苍蝇一样轻轻一挥手。

立即就有两个穿着西装的壮汉上来把王守仁他爹直接架走。

“把手打断。”宝石猫再次开口。

那两个架走王守仁他爹的壮汉直接就把王守仁他爹的手放在楼梯口的栏杆上,一个人从西装口袋里面取出一根软鞭来,抓在手上一甩,啪的一声,软鞭变成直鞭。

“啊!”的一声惨叫,王守仁他爹一直到被砸断了右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砸断了!

王守仁他爹拼命挣扎,嘴里不断发出惨叫,右手以奇怪的姿势变形扭曲着,那两个壮汉却好像丝毫看不见一样,直接把他另一只手也抓过来,一鞭子下去,再次砸断!

屋内一片死一样的寂静,这时候之前没有离开的人已经后悔刚才为什么要留下来看热闹。

“豹哥!救我….”王守仁他爹的双手被砸断之后,直接被人丢在了地上。

豹哥还没开口说话,宝石猫再次开口:“掌嘴!”

“啪!”的一声,王守仁他爹直接被一个巴掌就给扇晕了!

那边的豹哥这时候直接被吓成了小花猫,大气都不敢出。

没有人知道宝石猫为什么要对王守仁他爹出手,我站在彪哥身边,看到宝石猫一步步走向彪哥,但是彪哥却一动都不动。

一直等到宝石猫走到彪哥身后,彪哥这才叹息一声,开口说道:“这么多年,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改。”

彪哥这句话一出,顿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宝石猫来这里,忽然就出手伤人,竟然真的是因为这个相貌非常平凡普通的中年人!

那些之前和王守仁他爹是一伙的人,这时候全都微微往后退,担心自己被认出来,至于豹头的那些人,这时候也都是一脸惊恐,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会不会倒霉,普通的赌客,现在更是搞不清楚状况,但是谁都知道,这次豹头和老王是真的惨了,以为宝石猫会过来帮他们主持公道,谁知道宝石猫过来之后竟然认识外地人,而且直接出手废了王守仁他爹!

“这么多年了,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吗?赌王彪,这一次,我一定要赢你!”宝石猫开口说道。

彪哥微微一笑,转过身子看向宝石猫:“现在济南的场子这么乱,我没兴趣。”

宝石猫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她转过身去,看向豹头,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豹哥的脸色变得比死还难看,他低着头咬牙说道:“猫姐,我很规矩,今天是这个人过来扫我场子的,我的场子都被他扫了一百万了,我小本生意,一百万,都够买我的命了啊!怎么还是我的不对了呢?”

宝石猫冷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赌王彪出千来赢你?你算什么东西!你不犯错,赌王彪会来扫你的场?”

豹头听到宝石猫的这句话,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他终于确信,自己在宝石猫面前,连那个一开始被他看不起的外地人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那个外地人,究竟是什么人?和宝石猫明明不是朋友,但是宝石猫却这么尊敬他!

“是…是老王啊!”豹头说道:“老王前几天出千赢了一个学生的钱,那位先生,是那个学生的叔叔…这事情我不知道,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豹头一下子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再也不敢有任何隐瞒。

他把这些话一说出来,宝石猫就开口说道:“道上规矩都忘了?小孩病人不能骗!”

“饶命!猫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这时候王守仁他爹在地上喊道,豹头直接冲过就对着王守仁他爹就打,把王守仁他爹打的哇哇乱叫。

“叫你坏规矩!叫你坏规矩!”豹哥一边打一边喊道。

王守仁他爹也知道现在表现的越惨,才会有更好的下场,所以一直喊的很大声。

宝石猫皱了皱眉头,转身重新看向彪哥,开口问道:“你说怎么处置他们?”

“唐山,收钱。”彪哥对我说道,然后转身看向宝石猫:“差不多就行了呗,现在又不是以前,人心不古啊,世道这么乱,还有谁守规矩?”

宝石猫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搭了一个手印,对着彪哥说道:“别人不讲规矩,你赌王彪一定讲规矩,我向你挑战!”

“你这又是何苦?”彪哥叹息一声说道。

宝石猫的双手再次向前拱了拱,开口说道:“山印以出,不能反悔!”

“好吧,老地方。”赌王彪说道。

宝石猫听到赌王彪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脸上竟然露出了小女儿神态来,显得非常高兴一样,她往边上一站,让开身子,示意是在给彪哥让路。

彪哥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山仔,阿彬,拿钱!”

说完之后,彪哥就带着我们向外走去,我和林瑞彬还有李杰乐天张越良五个人把那一百万捧在手心里赶紧跟着他们身后走。

这么多钱捧在手里,真感到紧张!

长毛红那个家伙走到宝石猫面前忽然停下,甩了一甩长发,对宝石猫说道:“猫妹妹,彪哥石头心来的,你怎么追也没用,你红哥我就不一样啦,我最懂女人也最疼女人啦!你不如跟我呀!我保证你明年就能抱上儿子!”

长毛红这家伙真是逆天,连宝石猫都敢调戏!

“啊呀!彪哥!母老虎发威了!十公分的高跟鞋就想爆我菊花呀!彪哥你不收拾她,没意见的话我就替你教训,反爆她呀!”

听到长毛红在身后这么喊,我见到走在前面的彪哥浑身一震,差点一跤摔倒。

出了春竹小区之后,彪哥让我们拿了十万块,然后剩下的钱全部用塑料方便袋包好,交给长毛红,让他带回去给鬼哥,然后他们就走了。

“瑞彬!我现在真是好羡慕你能有这样牛的一个师傅!”乐天说道。

“要说牛,我觉得李杰的师傅长毛红更牛呀!”张越良打趣李杰说道。

“宝石猫都敢调戏,我师父当然牛叉啦!”李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想起宝石猫那勾人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要说宝石猫那个娘们,真够有味道!”

我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那个说我有味道的,给我过来!”

我们回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宝石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