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彪哥看了看地上的王守仁他爹,然后又看了看脸色不好看的豹哥,点了一根香烟,开口问道:“你们还赌吗?”

豹哥不肯开口说话,王守仁他爹也是不说话,彪哥就说既然不赌了,那我们就走吧。

这时候围着我们的那些人当中有人说道:“出千赢了钱就想走啊,哪有那么容易?”

我扭头看向那人,一眼就认出是昨天晚上跟着王仁义他爹一起的人,长毛红没有什么反应,我于是也就不吭声。

“刚才是谁说的?出千就剁手?”彪哥问道:“我有出千吗?既然是开场子的,就要敢让人赢钱,有人赢钱就说人出千,这样谁玩啊?这么多人看着,谁说我出千的,站出来,请告诉大家我是怎么出千的?”

彪哥这么一开口,顿时一个人也不开口了。

这时候之前豹哥请来的那个高手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来到彪哥面前,开口说道:“还请等一等,我老板听说有高手在这里,想过来会一会、”

豹哥一听那人这么说,脸上立即露出喜色,开口说道:“真是多谢了,回头请你一条龙!”

那些围观的人这时候全都议论纷纷。

“快手兔的老板是谁?”

“不就是宝石猫吗?”

“不过我估计宝石猫不会出手吧…这么小的地方,她来都不会来的。”

“哇!就算不是宝石猫来,只要是天虹里面的高手,随便一个都可以啊,这外地人这下要倒霉了。”

“有手艺也不能这么来,太凶了,这么赢,摆明了是来砸场子的!”

豹哥这时候也是一脸兴奋,他看着我们,得意洋洋地说道:“天虹有人要来,你们就先等等吧,今天我豹头要给天虹面子,他们的人不来,你们一个都别走!”

王守仁他爹这时候更跳,从地上爬起来,站在豹头边上,开口说道:“豹哥,谅他们现在也不敢出千了,我们继续来,趁着天虹的人没来,先赢回来。”

豹哥一听,立即点头说好,又要开局。

这时候彪哥只是笑笑,说了句:“既然你们要送钱,我乐意收。”

豹哥和王守仁他爹当彪哥在硬撑,冷笑了几声之后就开始继续推牌九,结果彪哥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一会儿功夫,就又从他们那里赢了三十万,加起来,彪哥进来两个小时不到,都已近赢了一百万了!

钱堆在彪哥面前,老高!看的我都眼晕,生怕对方直接上来抢,害得我动不动就扭头看看长毛红,长毛红却像是根本看不见眼前的钱一样,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三十万输掉之后,豹头眼睛里面已经遍布血丝,红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他这地方只是一个小场子,一下输进去一百万,已经把钱都输光了!

四周的人这时候全都议论纷纷,摇头叹息,说今天这事大了,不可能善了了,毕竟这可是一百万,对于赌徒而言,一百万真的是会杀人的!

有一些胆小的人,这时候已经开始悄悄的离开,生怕等下发生什么大事情被牵连到,房间里面明明有三十多号人,但却出奇的安静,气氛非常压抑。

终于,外面的门被人敲响,之前那个豹头请来的高手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彪哥抽烟,这时候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去开门。

门开了之后,我听到那人在低声对别人说:“真的是高手,完全看不出来。”

“拿牌手势没有问题,动作也很慢,都很规矩,牌就是这个场子的牌,豹头没理由自己坑自己。”

“我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人。”

那人一口气说了很多话。

那人说完之后,房门口那里传来一道很好听的女人声音,这声音非常清楚,却又听着叫人觉得有点不安。

“我见过这样的人。”那女人说着就踩着高跟鞋进了门,跟着她进来的还有七八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那些男人一上二楼,直接就把二楼的所有房间门都打开,窗户也打开,让里面的烟气散出去。

一直等到屋子里烟味没那么浓了,楼梯上才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在这个过程当中,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忍住不说话,只有王守仁他爹和豹头两个人坐立不安,紧张无比。

听到楼梯口终于传来了声音,王守仁他爹忍不住开口问豹头:“豹哥,是宝石猫来了吗?”

“宝石猫也是你叫的?”豹头对王守仁他爹骂了一句,然后看向楼梯口附近,连上神色复杂无比。

终于,楼梯口那里的脚步声越来越响,高跟鞋的主人一步步走了上来,我忍不住回头看去,看见一个身材非常娇小,大概只有一米五多一点,但是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一头酒红色波浪卷发,大红色的皮衣包臀裤,十二公分的粉色高跟鞋…

加上一张涂了艳红口唇的烈焰红唇,这一切,形成的画面非常具有冲击力!我一直以为这样的装扮只会在舞台上出现,从来没想过现实当中居然也有人会这么穿,最关键的是,她娇小的身躯,竟然完全驾驭得住!

“猫姐!你要为我做主啊!”豹头虽然被人喊豹头,一副凶悍像,但这时候在宝石猫面前,完全就是一只哈巴狗。

宝石猫看都没看豹头,从上来之后,眼神就一直落在彪哥身上。

“猫奶奶!就是这个家伙出千,坑豹哥的场!”王守仁他爹更夸张,跑到宝石猫面前就直接跪下了。

可以想象,这个宝石猫,在济南的地下世界,地位一定非常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