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道声音,王守仁他爹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豹哥!这家伙出千!”王守仁他爹指着彪哥,话却是对另一个走进人群的家伙说的。

之前开口说谁出千就剁手的是这家赌场的老板,外号豹头,像是王守仁他爹这样的人,就会喊他豹哥。

豹哥一看就知道是混江湖的,长得有些胖,光头带纹身,脖子上套着一条小拇指粗细的金项链,一脸的杀气,老子是黑社会这几个字几乎写在脸上。

豹头走进来之后看了一眼王守仁他爹,微微点头,王守仁他爹立即面露喜色。

我不知道王守仁他爹在这个赌场里面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我很清楚,豹头肯定是要帮他的,因为不管怎么样,王守仁他爹都至少是熟人,但是我们,就是陌生人,在赌场人的眼里,我们就是来搅局砸场子的。

这只是我的理解,后来我才知道,赌场里面规矩很多,就像是这种不入流的小赌场,也有一些规矩是必须要遵守的,这其中就包括如果抓不到对方出千的把柄,那就绝对不能动对方。

一些不规矩的赌场往往在抓不到的情况下会动手打人,那是行业大忌,那样搞几次的话,是会没人愿意在赌的。

“出千了?”豹哥走进人群之后眼神凶狠的在彪哥身上停下,开口说道。

彪哥笑了笑,淡淡说道“他说我出千,我还说他出千呢!做人要厚道,愿赌要服输嘛!

豹头听到彪哥说这话,又转头看向王守仁他爹,开口说,老王你说人家出千,人家不承认阿,你说怎么办?

王守仁他爹一听到豹头哥这么说,立即精神杠杠的说道:“出不出,豹哥你火眼金睛,有您在边上看着,谁都服气,老小子!有种牌九走起!”

面对王守仁他爹的嚣张气焰,彪哥只是淡淡问了句,你还有钱吗?

不等王守仁他爹开口说话,豹哥就说老王你今天要多少我都借给你。

王守仁他爹当下就向豹哥借了十万块,要和彪哥决一死战。

因为这边的动静闹的挺大,所以一开局,大家全都围了过来看,我和林锐彬还有长毛红三个人站在彪哥身后,形成一个护卫圈,把彪哥围在中间。

李杰他们也全都上来,但已经只能站在外围了,我注意到,开始赌牌九的除了王守仁他爹以及另外一个之前和彪哥赌诈鸡的之外,就只有豹哥了,加上彪哥一共四个人。

“红哥,会不会有事?”我回头小声问长毛红,长毛红微微摇头,小声对我说,山仔,你真是没见过世面呀,想当年我们出去嫖霸王鸡也都不怕的呀!

我就知道他娘的是没法和长毛红进行正常人类之间的交流的,不过见长毛红这么说,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牌九开始之后,彪哥一路高歌猛进,直接碾压,气势强的一比,和他那平凡的近乎木納的外表形成截然相反的表现。

仅仅是十多分钟之后,桌子上的钱就已经全都到了彪哥面前,现场一片安静,在这整个过程当中,王守仁他爹不断的看豹哥,希望豹哥能够看出彪哥究竟是怎样出千的。

到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彪哥在出千,但就是在十几二十多个人的眼皮子底下,硬是没人能够看出彪哥究竟是怎么出千的。

“你们,没钱了,还赌吗?”彪哥开口问道。

豹哥抬起头来冷冷地看了彪哥一眼,然后说道:“当然要继续!”

豹哥回头对一名手下说了些什么,他那个手下就去拿钱了,这时候我有注意了一下钱,彪哥都已经赢了大概七十万了!这在小赌局当中,是绝无仅有的,不说有这样高超出千技术的人不会来这种小赌局,就是来了,也不会赢的这么嚣张。

在小地去拿钱的时间当中,豹哥开口说道:“兄弟哪里混饭吃的?怎么有兴趣来我这场子玩?|”

“我侄子的学费在你们这里输掉了,我总要讨回来你说是不是?不赚小孩钱,不赚病人钱,谁赚谁扑街!”彪哥说道。

听到彪哥说这句话,豹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他转头看向王守仁他爹,然后看了看林锐彬:“你还在上学?”

林锐彬点了点头,这时候豹哥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

但他依然是没有任何表示,这意思是要撑王守仁他爹到底了。

豹哥的小弟大概等了十分钟才把钱送来,送到这里的时候,还带来了一个人,豹哥看到那个人之后脸上终于出现了轻松的神色,也不多说话,直接就让那人代替了他的位置来赌。

这时候王守仁他爹已经二十万输下去了,他见到新来的那个男人,咬了咬牙,表示自己不赌了,彪哥淡淡一句,你是正主,你不赌,我怎么还赌的下去?

豹哥一听立即甩了十万块给王守仁他爹:“赌!要借多少我都借给你!”

“豹哥…我…我还不起啊…”王守仁他爹哭丧着脸说道。

“还不起?你妈了个巴子骗小孩钱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时候豹哥也火大了,直接就说道:“既然是你坏规矩,别人找上门来,你就要陪到底!这是我的场子,有人找上门来,我也会陪到底!”

王守仁他爹不得不继续玩牌,但是只来了三局,那个被豹哥请来的人就表示自己玩不了,认输了,豹哥急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让那人给帮帮忙,实在不行的话,也请一点高手过来。

那人看了一眼彪哥,开口说道:“估计只有宝石猫才能和他玩一玩了。”

“宝…宝石猫?”豹哥直接呆了。

那个人也没有马上走,而是走到另一个房间去打电话,豹哥跟进去之后很快就出来,出来之后脸色很难看,走到赌桌面前,直接对王守仁他爹说道:“你赌!你继续赌!”

“豹哥,你不来了吗?”王守仁他爹问道。

豹哥没好气地说,摆明了输钱我还来什么?王守仁他爹都快哭了,说豹哥摆明了你让我输阿,结果这话一出口,就被豹哥一脚给踹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