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林锐彬敲定之后,我就又去找了彪哥,告诉他林锐彬非常想要跟着他学,彪哥哈哈一笑,就让我把林锐彬重新喊上去。

  我把林锐彬带去之后就下去酒吧看了看,发现乐天和张越良这时候都不看节目了,而是在酒吧里面帮忙。

  李杰从边上过来对我说道:“三哥!我刚才和他们说了,以后让他们每天都过来帮忙,这样我们就有时间练拳了!”

  我翻了翻白眼:“这事要和师父他们商量的吧?毕竟给工资呢。”

  “给什么工资?不用给!我和我师父说了,让他们就在这里白干,然后我和你有时间练拳,工资照样发给我们。”李杰说道。

  我就草,这也太过分了吧?

  “哪有你这样对兄弟的?”我问道。

  李杰对我翻了翻白眼:“谁叫他们现在手受伤了?大不了回头等他们好了,一起带着他们练拳呗,干活就当时交学费!”

  “长毛红答应教他们打拳?”我问道。

  李杰拍着胸脯说道:“我答应就行啊!我让他们拜我为师!我都不收他们学费,也不用磕头下跪的!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就草了,真的是被李杰这家伙给打败了,也只有他的发散性思维可以想出这种事情来。

  我和李杰两个人练了一晚上的拳,下班之后我们五个人加上沈佳宜一起往回去。

  沈佳宜还要去医院,就先走了,她走了之后,林锐彬开口说道:“三哥,我已经和彪哥说好了,一个星期之后,就跟着他离开济南。”

  “什么?离开济南?”乐天有些吃惊的问道。

  林锐彬低着头不说话,我拍了拍他和乐天的肩膀,然后替林锐彬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乐天和他关系最好,听完之后乐天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好吧,既然是你的决定,做兄弟的没有二话说,支持!”

  “我一定会学有所成!然后回来帮你们!”林锐彬说道:“这次我做错了事,差点害的三哥和李杰都要被打废,我师父说了,明天就帮我去讨回公道,到时候五万块不但要叫他们吐出来,而且还要收利息!”

  “等到以后,我牛逼了,哥几个,我们还是可以一起闯的!”林锐彬说道。

  我笑着点头:“要学就学到彪哥的真本事才回来,否则就不要回来了,如果只学了什么赌钱的话,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就是!一定要学到真本事,学个三脚猫的话,就别回来丢人了!”李杰也说道。

  张越良这时候说道:“唉,我真羡慕你啊锐彬,我反正以后只能回去继承我老爹的工厂了。”

  林锐彬过来一把搂住张越良的肩膀:“怎么会呢?你还这么年轻,应该自己闯一闯的,只要三哥进英豪,你们也都跟着去,在英豪闯出名声,等到你们毕业,我也差不多学有所成,正好回来大干一场!”

  “嗯,大干一场!”张越良说道。

  昏暗路灯下的街道,是我们年轻的誓言。

  林锐彬就要离开了,但他的离开,会是更好的发展,做兄弟的,打心眼里都为他感到高兴,我们五个人今天干脆就不回去了,找了个夜宵摊子喝酒。

  喝到最后,五个人都喝多了,这还是第一次,大概到了夜里三点钟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听,是吴嫂打来的,吴嫂在那头问我怎么还没回去?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这时候喝多了的李杰就在一旁对张越良他们说道:“是女人!有女人打电话给三哥啦!”

  “哈哈,我来接!”张越良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手机,对着那边就说道:“喂,是嫂子吗?”

  那边的吴嫂听到忽然有人喊嫂子,一下就说:“啊?我是吴嫂。”

  结果张越良听到对面居然承认自己是嫂子,直接就误会了,他神秘兮兮的对其他人说道:“是嫂子!三哥有了女人不告诉我们!太不仗义了!”

  “喂!嫂子好!我是张越良,我告诉你啊,三哥在喝酒,他说他很爱很爱很爱你!”张越良说道。

  那边的林锐彬抢过手机,拿在嘴边对着手机里面就喊:“嫂子啊!三哥说他现在很想你!”

  “很想要你呀!”乐天在边上大声喊道。

  我他娘的想要抢回手机来,却被李杰个逼人拦住,李杰早就听出是吴嫂了,看到他们三个在胡闹,反而阻止我,这家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这被他们这么来一下,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吴嫂?但又都是兄弟,没法怪,我好不容易把手机抢过来,对着那头解释:“吴嫂,是我朋友,都喝多了!”

  “你这孩子!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害的人家都担心死了!你在哪呢现在?怎么喝酒了?”吴嫂在那边开始碎碎念。

  “我一个兄弟马上要走了,我们喝点酒的,吴嫂你先睡吧,今晚我们可能不回去了。”我说道。

  “吴嫂吴嫂,以后喊我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看你回来我不好好收拾你!”吴嫂最后“好好收拾”四个字说的那叫一个嗲。

  我只能心里默默的把李杰张越良这帮混蛋给骂了个遍!

  第二天到学校,我们五个人都几乎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天,一直到放晚学的时候才集中起来,我打了个电话给彪哥,告诉他我们放学了,彪哥让我们说个地点,要过来和我们汇合。

  林锐彬说就在二十九中边上的春竹小区门口,于是我就告诉了彪哥。

  我们先到那里开始等,在等的过程当中林锐彬打电话给他那个骗他和王守仁赌钱的同学,那个同学一听林锐彬还要赌,然后电话就被交给了王守仁。

  “林锐彬你妈了个巴子还敢赌?不是诈老子吧?老子不怕!”王守仁在那边说道。

  “让你爸接电话!我叔叔说了,要和他赌!”林锐彬按照昨天晚上彪哥的指示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王守仁他爹接过电话牛气冲天的说了句:“小子!你们把我儿子手弄脱臼,这事我还没去找你们算账,你们居然自己还敢送上门来,好!有种!过来吧!你知道地点的!带多少人来,我也不怕!”

  ,$看正`版章!节,‘上¤n酷匠CD网

  林锐彬挂了电话之后给我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又等了一会儿,街道尽头传来一道声音:“山仔!阿杰!还不快快远迎?”

  我们回头一看,只见一头长发,穿着一件皮夹克的长毛红和打扮普通无比的彪哥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第三更会晚,等不及的同学先睡,别影响正常学习生活,明天早上看也一样,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