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对我笑了笑,伸手示意我随便发,结果就算是我发牌,整副牌从洗牌到一直发牌发到彪哥面前,彪哥都没有空接触派。

  这时候彪哥开口说道:“光是这样发一发没意思,不如我们来小赌一下,我只看牌,不洗牌也不发牌,就是标准的诈鸡,来不来?”

  我和林锐彬为了让彪哥展示手艺,就答应了,结果半个小时下来,我和林锐彬已经输了不知道多少钱了。

  当然这个钱只是一个虚数。但是彪哥简直就好像是神人一样,一副牌在手中,好像不管你给他发什么牌,他都能知道一样。

  “诈鸡是最容易出千的了。”最后可能彪哥和我们玩的没意思,然后他就开始给我们讲解。

  t最新{章K节XX上F酷'匠网

  一开始的时候,彪哥给我们讲的是最基本的发牌技巧,最最基础和简单的就是把三张编辑好的牌放在底下,发的时候,把这三张发给自己。

  然后高级一点的就是洗牌的时候在中间稍微把一张牌切出一点边来,以这张牌为界限,把自己想要的牌编辑在这张牌上面或者下面,发的时候再发出来。

  彪哥说的这一手,我和林锐彬都已经感到很难练出来了,但是根据彪哥自己所说,这只是最简单的。

  还有偷牌,彪哥可以在瞬间就把一张牌给弹进自己的衣袖,当然是通过手上有个动作的掩盖来完成。

  另外彪哥还可以在瞬间完成对已经发好了的牌的编辑,这像是魔法一样的手法,把我和林锐彬都看花眼了。

  彪哥最后说道:“我展示给你们看,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和林锐彬都摇了摇头,这时候彪哥开口说道:“我展示给你们看,为的是让你们知道,在牌局上,真正的高手究竟是多么容易出千,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赌钱,尤其是不要在牌局上面意气用事,因为千术高手想要出千赢你们,太容易了。”

  “另外就是给你们做个示范,防止你们以后在这方面吃亏。”彪哥说道:“我刚才展示给你们看的,都是最简单的千术,你们还年轻,千万不能沉迷赌博知道吗?”

  “彪哥,我想知道你不碰牌的时候,为什么还是能够总是赢我们?”林锐彬问道。

  彪哥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从桌面上抓起几张牌,接着在手上摸了摸,然后就把牌放在了桌上,接着就把上面的花色和牌全都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

  “因为我不用翻开来看,就可以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牌,当然可以赢你们了。”彪哥说道。

  我和林锐彬对他这一手都很感兴趣,但不管我们怎么求彪哥,彪哥就是不肯说,最后没办法,我就问彪哥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彪哥说这次林锐彬既然是被对方用千术给骗了钱,那我们也就要用千术给把这个钱赢回来,而且是加倍的赢回来!

  我和林锐彬听彪哥这么一说,都很激动,说实话,那五万块钱,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彪哥既然肯出手,那五万块钱,肯定就不是事儿了,想要回来,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彪哥让我先把林锐彬送走,然后让我自己上来,我把林锐彬送下去,让他先去和乐天他们一起喝喝酒,看看表演。

  林锐彬在过去之前,在楼梯间拉住我说道:“三哥,这次多亏了你了,要不然的话,我真的...恨不得去死...”

  “都是兄弟,说这话干吗呢?记住彪哥的话,明天你带我们去你输钱的那个场子,有彪哥在,这点事情还不是小事一桩?”我说道。

  林锐彬连连点头,接着他又问道:“三哥,你怎么认识这么多牛逼的人?”

  我见林锐彬这时候心情恢复正常了,也就听着胸口装逼说道:“那是!你三哥谁啊,牛逼人自然认识的都是牛逼人!”

  林锐彬在我心口打了一拳,笑骂了一声就去找乐天张越良他们了。

  我回头返身去找彪哥,刚一进门,彪哥就让我坐下,他对我说道:“山仔啊,你这个兄弟,稍微有点心术不正。”

  “彪哥,锐彬是我兄弟,我了解他,他这次只是一时糊涂而已,平常的时候很好的。”我说道。

  彪哥点头说道:“对啊,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说只是稍微有点心术不正了,你这个兄弟啊,适合走我千门的路,我一看他那双手,就知道是一块好料,但是心性上面还欠缺了一点,有点太急躁。”

  我心想如果林锐彬的性格都算是急躁的话,那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不急躁?

  彪哥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他对我说道:“唐山,我说他稍微急躁了一点,是对于我千门来说的,如果放在普通人里面,这样的年纪,已经很不错了。”

  我看彪哥似乎很有收林锐彬为徒弟的样子,但刚才为什么又不肯教呢?而且还让我单独返来。

  “彪哥,您的意思是?”我试探着问道。

  彪哥摸出一盒烟来,我赶紧上去给他点上,彪哥抽了一口香烟之后对我说道:“鬼哥手下这么多年,我毫不夸张的说,鬼哥有将近一半的资产,都是我帮他挣得,我做的事情,就是出千,说白了就是骗。”

  “千术,需要的是脑子,混我们这行的,没有千门支撑,很难混下去的,香港那些大字头,背后都有专门在千门内混的人,所以啊,唐山,你是时候应该要为你这些兄弟考虑考虑未来了!”彪哥说道。

  彪哥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哪里可能还不明白?彪哥是想要收林锐彬为徒啊!

  “彪哥,我去问问锐彬的意思,我估计他肯定会答应的。”我说道。

  说完之后我站起身来就要下楼,走到门口的时候,彪哥在我身后说了句:“对了,忘记告诉你,如果做我徒弟,是要跟着我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跑的,这几年,你们兄弟是别想聚首了,但他要是有本事,三年能出师,那就让他出师咯。”

  分别吗?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