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猪伸手想要用棍子挡住他,但是张越良的棍子根本就没有真的砸老猪,他跳到老猪面前,而是对着老猪一脚!这一下加上了惯性和他自己的全部力量,直接把老猪两百多斤的体重也踹得往后跌。

  张越良落地之后伸手把地上的乐天拉起来:“兄弟!一起杀啊!”

  那边疯了一样的李杰一棍子又一棍子不要命一样的朝着陈培栋猛打,陈培栋拿着两根棍子,一开始还占据上风,抽了李杰两下,但是李杰根本就不怕也不挡,猛的一逼!几下之后就打的陈培栋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夕阳西下,我和李杰他们五个人因为冲的太猛,虽然把老猪邱志伟陈培栋都打得节节败退,但是我们因为冲的太猛,却被高二的人给包围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们就已经都被打了好多下,就在这个时候,景旭终于带着人冲了过来,一下子把从后面围住我们的人放翻。

  前面的老猪邱志伟陈培栋终于招架不住,掉头就跑。

  “妈了个巴子!”我大吼一声:“一个都别想跑!”这个时候我也打火了。

  陈培栋他们几个一跑,本来就已经被我们打得退到了山坡上的高二人马直接溃败,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这时候天色也黑了下来。

  乱哄哄的一百来号人一起向着山下跑,绕到陈培栋他们后面,准备偷袭的老虫一下子就傻眼了,正准备从后面偷袭呢,忽然一百多号人呼啦啦的就掉头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结果老虫那三十多号人一下子就给冲散了,好几个都给冲的从山上滚了下去。

  老虫也被从前面冲下来的陈培栋一棍子抽翻。

  我们一直从山上追到山下,到最后完全乱了,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人,只能停手,但是陈培栋他们却是跑掉了,站在山脚下,我们回头看去,山坡上,山上,到处都是被打趴的人。

  有高二的,也有高一的,但基本上都是高二的。

  “三哥!我们打赢了!”李杰激动地说道。

  “赢了!”我也大吼一声。

  “兄弟社!赢!”乐天举起手里的棍子,大吼一声。

  漫山遍野,兄弟社的人马全都跟着高呼起来:“兄弟社!赢!兄弟社!赢!兄弟社!赢!”

  一声又一声,回荡在后山上。

  “三哥!赵磊带过来了!”几个兄弟社的人把赵磊从后面带了过来,赵磊之前就被李杰打翻,鼻子被打出血,这个时候已经止住,他反而伤的不是很重,被人带到我们面前之后,又被人从后面两脚踢在膝盖弯弯上,给踢得跪了下来。

  “赵磊!你这旗,还扛不扛?”我看着赵磊问道。

  赵磊抬起头来看着我们几个,他咬了咬牙,然后叹了口气:“你们狠!我输了!”

  “好!今天你把话撂下了,我就信你一次!明天,就把你的风雷社给解散了!那些被你逼着交钱的人,也都还给人家。”我用棍子点在赵磊脑袋上说道。

  赵磊不说话,低下了头。

  “赵磊!以后少管我和赵莉莉的事!”李杰这时候在边上说了句。

  赵磊一下子抬起头来,恨恨的看着李杰。

  “怎么?不是你自己说的?打赢你,你就不管?现在这样还不算是赢的话,那究竟要怎么才算赢?一定要把你打废了?”李杰问道。

  赵磊没有说话,扭过了头去。

  最;:新l章节上R酷G匠?网j

  “赵磊,你要是想跟我们,以后也把你当兄弟看,省的你和李杰以后为了赵莉莉再闹矛盾,就当是为了赵莉莉,给你一条路走。”林锐彬这时候开口说道。

  赵磊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了李杰一眼,然后看向林锐彬:“如果是你追莉莉,我二话不说,因为你林锐彬有脑子,但是李杰,无脑!”

  赵磊骂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

  “你妈了个巴子!”李杰在后面举着棍子要上去抽他,我一把拉住李杰:“你草谁呢!赵磊他妈也是赵莉莉她妈!”

  李杰摸了摸脸,嘿嘿笑了笑:“不知道赵莉莉她妈还年轻不?”

  我们几个人同时愣住,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大骂李杰丧失!

  这一仗,我们打赢了,但是代价也不小,五十多个兄弟,伤了十来个,我把口袋里剩下的七百多块全部掏了出来,张越良又拿出了一千块,加在一起一千七。

  兄弟们今天打赢了都很兴奋,也不算什么大伤,就是破了皮或者被打肿了,然后五十多个人一起去学校边上的大排档吃了顿饭,差不多一千七正好花完。

  吃过饭之后,我又喊了几个兄弟留下,然后让其他人都散了。

  “三哥,还有什么事?”其中一个兄弟开口问道。

  “今天晚上还有一场架要打,不过不会打的这么辛苦,有几个家伙准备晚上堵我,他们人不多,我们直接围着他们打一顿就行。”我点了一颗烟说道。

  “什么时候?在哪里?”乐天问道。

  “我家那边,晚上我和李杰要去酒吧打工,今天早点回家,大概十二点多吧,你们能去的就说一声,到时候集合。”我说道。

  “行!三哥一句话!我们肯定到!”

  “那你们去吧,我带兄弟们上网去。”张越良站起来说道:“你们下班后,就打电话给我。”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香烟放在桌上:“拿去抽吧。”然后拍了拍正在和赵莉莉发信息的李杰:“走,上班去。”

  走出去几步之后,林锐彬从后面跟了上来:“三哥,这几天四眼杨小伟那边又收了一百多个人,还有两千块。”

  “恩,明天先把张越良的钱还了,然后收人!但是内门的人不能再收了,最多收到一百人,外门的,有多少,收多少!”我说道。

  “行!我知道了!”林锐彬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我和李杰走到最近的公交站台,公交车还没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一段时间不见,已经变成蓝翔猛龙了啊。”

  我回头看去,是周冰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忙到手抽筋,每天只有睡觉前和上厕所拿手机看,群里怎么乱成那样?废话不多说,胡乱攻击骂人的自己退群,十点之后我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