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了,反正是林可欣先惹得我,而且她还给了我一把掌!我没还手已经够给她面子了。

  我们正要往回走,项阳突然叫住我:“任廷誉,别说我没提醒你,李天宝看好林可欣了,你最好小心点。”这是这个帅气的一塌糊涂的项阳跟我讲的第一句话。本来我是应该感谢他的提醒的,但是看他一副冷淡的样子,我就毫不客气地说道:“那又怎么样,只要我开心,我想泡林可欣都可以,李天宝?我会在乎吗?”

  项阳没说话,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誉哥,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项阳也是好心提醒你,你看看你。”沈天佑说道,余鹏飞也看着我,我估计他也是这么想的。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但是我看不惯他那装逼的态度。我已经够能装逼了,无法忍受比我还能装逼的人。”我们几个嘻嘻哈哈的就往寝室走了。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拉近。我有预感,总有一天,这两个人将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中午我们回寝室休息了,我寻思着今天中午整谁呢?不能整余鹏飞了,他要是再被整,非得跟这帮室友闹翻不可;也不能洒水了,因为我要是洒水,余鹏飞该知道上回也是我干的了。得想点别的办法整人了。

  我正想损招呢,就听见“哒哒”的脚步声,应该不是教官。果然,来敲门的是孔雪。

  最/新)J章节|V上酷)s匠网=t

  她进来以后红着脸低着头,因为毕竟是男寝,几个人都光着上身,沈天佑更变态只穿着小裤衩。孔雪红着脸说:“任廷誉,班主任叫你过去。”我一听,就知道好事要来了。赶紧穿上衣服下地,然后踹了沈天佑一脚说:“操,你怎么不把裤衩也脱了。”沈天佑说:“屁股太白怕你们嫉妒。”我心中一阵恶寒:这小子怎么这么骚?

  我跟孔雪出了男寝室,我急忙的问她:“班主任找我什么事?”孔雪出了男寝室如释重负,对我说:“我把你跟林可欣的事儿跟她说了,班主任好像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就说让我找你过去。”我看着孔雪说:“孔雪,太感谢你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然后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孔雪小声地说了句讨厌。

  后来孔雪告诉我,就是这一刻,她对我的误会更深了。

  孔雪回了自己的寝室,我来到班主任的寝室门口,礼貌的敲敲门。

  班主任亲自来开的门,我又看见了这个百看不腻的美人。但是我并没有表现出内心见到她的欣喜,因为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都听孔雪说了,你跟林可欣的事...老师跟你道歉。”进门以后班主任率先发话。“哦,那还有别的事吗?”我面无表情地说道。班主任细声细语地说:“我当时也是太生气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解释呢?你要是解释了,我会听的啊,就不会闹成后面那样了...”班主任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几乎都要听不见了,这是她感到愧对于我的表现。一向对人心理比较有研究的我,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抻,一定要装好逼,这样才有可能搞得定班主任。于是我说:“哦,没别的事了?我的碗呢?把碗还我,我走了。”“任廷誉,你到底想怎么样嘛,老师也跟你道歉了,要不等回去了,老师请你吃饭!”班主任有点急了。“我差你一顿饭吗?”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那你到底想老师怎么样啊!”班主任突然站起来。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这就给她最后一击:“你现在是生理期,情绪波动对身体不好。就这样吧,没别的事儿我就走了。”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现在的班主任,对我的羞愧应该比之前更大了!我刚迈出一步,就感觉到手臂上一阵顺滑,我低头看着班主任白生生的小手正抓着我的胳膊,我回头看着她说:“你要是实在愧疚,那你亲我一口?”

  班主任俏脸一下红了,然后眯着眼睛说:“任廷誉,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我这才想到,尼玛我在班主任面前玩36计,难道被看穿了?但是所谓的装逼高手,就是要有像我一样的修为:内心翻江倒海,表面波澜不惊:“我好像又被误会了,那没事了,我走了。”“哎,你别。”班主任拽着我的手并没有松开。她红着俏脸说:“就一下啊,你不准跟任何人说。”我听后心里一喜,就忽然觉得一股香气钻进鼻息,班主任对着我的脸轻轻的琢了一口。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爽,这感觉就像是看A片,前面是男女主角登场了,然后什么都没做,男主角就射了!我摸着脸说:“大姐,你这也叫亲啊?能不能再来一次?”班主任瞪着大眼睛说:“不行!反正我已经亲你了,今天误会你的事就这样算了!”我点点头说:“行,算你狠。对了,今天的事,你也别找林可欣谈话了。就当是我错了吧,别在班级同学面前给我翻供。要不,对林可欣名声影响不好。”说完之后我就走了,出门前我又对班主任调笑道:“下次等你想亲我了你还接着误会我哈!对了,抹点口红,我现在连你嘴的型号都不知道呢!”“滚!”班主任一个枕头砸过来。我灰溜溜的跑了。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哼着小曲。一想到班主任在我脸上琢的那一下,我心情就特别舒畅。不过也可惜,要是我提出的是“你让我亲一口”那就好了!看着班主任那性感的嘴唇,不知道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就在我得意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个大事:尼玛我碗呢?

  我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寝室楼下,看着我们寝的窗户正大开着,窗边的应该是沈天佑,机会来了?我捡起两块石头,以我对篮球的钻研,想把这两块石头从窗户扔进去砸到沈天佑的床并不是难事。果然两块石头下去,我就听到沈天佑那特有的公鸭嗓音:“操你妈的谁啊!”然后我立刻跑进楼内,我一步一步晃晃悠悠的走到寝室门口,发现沈天佑已经穿好衣服站在走廊里...沈天佑看见我后睁大眼睛张大嘴,我微微一笑点点头。我们都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是你不快乐我也是说: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