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刘老不但要合作,而且要大量进购郁氏断续膏,凌锋心中暗爽。

  于是,他当即表态:“刘老,这没问题,你需要多少,我们郁氏药业公司敞开供应。不过,我们这个郁氏断续膏属于新研发的药物,还没建立生产线,所以,若要大量供货,你们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他打定主意了,回去后,就让郁可晴投资建立郁氏断续膏的生产线。

  “这没关系,这么好的药,简直是骨科伤病患者的福音,我们等一段时间也不要紧。”刘老激动道。

  “那好,我待会就打电话让公司派代表过来,与贵院洽谈合作事宜。”凌锋笑道。

  刘老点了点头:“没问题。”

  二人达成共识,均是会心而笑。

  这时,已经从惊喜中回神过来的仇局长,来到凌锋面前,激动地握着他的手,道:“谢谢你,谢谢你。”

  凌锋淡淡一笑:“仇局长,客气了,小事一桩而已。”

  “话可不能这么说,别人都束手无策的重伤,你却能化腐朽为神奇,不简单。”

  仇局长赞赏了他一番,随即豪气地道:“我决定了,一定要大力推广郁氏断续膏,造福广大的伤病患者。而且,我回去后还要致函嘉奖你们公司,希望你们继续将咱们华夏中药发扬光大。”

  有了仇局长这番表态,郁氏药业公司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谢谢仇局长,我们公司一定再接再厉,不辜负仇局长你的期望。”凌锋慨然表态。

  人逢喜事精神爽。

  从重病监护室里出来,凌锋急忙去找寻乔颖儿,准备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她,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乔颖儿竟然不见踪影。

  “奇怪,她去哪儿了?难道去卫生间了?”

  凌锋心中疑惑。

  耐心等了几分钟,乔颖儿仍未现身,他不由得有些急了,于是拿出手机,拨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然而,接听电话的却是一个说着阿拉伯语的女人。

  “尊敬的魔影殿下,你好啊。”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揶揄的味道,但凌锋从中听出了阴冷的感觉。

  不是乔颖儿!

  凌锋心中一惊,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急道:“你是谁?”

  “哟,魔影殿下,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女人嗤笑一声。

  “哦?”

  凌锋眼神一眯,稍一细想,他便醒悟过来,骇然色变:“姬玛?”

  “咯咯,魔影殿下,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女人娇笑不已,但凌锋却从她的笑声中,听出了滔天的恨意。

  想想也是,自己将她的手废了,她能不对自己恨之入骨才怪?

  “你把乔颖儿怎么了?”凌锋咬牙道。

  他现在非常懊恼,要不是刚才在重症监护室里给人治病,乔颖儿哪有机会给这个黑寡妇擒走?

  据他所知,黑寡妇这个杀手组织里的女人,往往心狠手辣,特别是在失去丈夫后,心性扭曲变态,乔颖儿落到对方手里,恐怕凶多吉少。

  所以,他现在非常担心乔颖儿的安危。

  酷匠-网@首uw发¤#

  “魔影殿下,放心好了,乔颖儿在我们手里,我们现在正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她呢。”姬玛轻笑一声道。

  “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乔颖儿有半点闪失,哪怕少了一根汗毛,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就连你们黑寡妇这个组织,我也会连根拔起!”

  凌锋目光如冰,那幽深的眸子里,瞬间折射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滔天杀气。

  “放心吧,魔影殿下,我们哪敢呢?”姬玛戏谑道。

  “少废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凌锋竭力压制住胸中的怒火。

  “我也不想怎么样,你断我一只手掌,我也断你一只手掌好了。”姬玛阴森森地道。

  断我一只手掌?

  凌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黑寡妇,简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不过,眼下不是犹豫的时候,救人要紧,先答应了她再说。

  一旦见了这黑寡妇的面,再见机行事,以自己的手段,不愁救不出乔颖儿。

  如此一想,他心神大定,爽快道:“好,你要我断一只手掌,这没问题,说吧,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愧是魔影殿下,这么快就决定了,有气魄,现在你到保健院大楼的后山来吧。”

  后山?

  凌锋一听,哪里还忍得住,急急下楼,直奔后山而去。

  不过,为了预防埋伏,他特地隐了身。

  到了后山,他首先透视过去,果不其然,在后山一处林子里,他发现了潜伏在其中的姬玛身影。

  她依然是黑寡妇那身阿拉伯女人装扮,不过右手已断,用一只钢制假手套着。

  这个钢制假手上,带着一个锃亮的锋利弯钩,看着令人心惊胆战。

  “这黑寡妇真狡猾,果然没有将乔颖儿带在身边,看来是吸取了教训,故意将乔颖儿藏在别处,好让小爷我有所忌惮,拿她没有办法。”

  凌锋脸色一沉,眉头大皱起来。

  不过马上,他又冷哼起来:“哼,你再狡猾又怎样?小爷我手段多的是,只要设法逼迫你交代出乔颖儿的藏身之处,要救出乔颖儿,还不是小事一桩?”

  如此一想,他随即潜行了过去。

  不多时,他便到了姬玛身后,然后现身,伸出手来,像拎小鸡一样,捏着她后颈将她拎了起来。

  “啊!”姬玛惊呼失声。

  不过,出于本能,她迅速展开反击,那带钩的钢手瞬即往凌锋的胸口划去。

  “哼,找死!”

  凌锋冷笑一声,另一只手后发先至,抓住那带钩的钢手,狠狠一掰。

  “啊!”

  姬玛惊叫声中,那带钩的钢手已经给凌锋扯落下来,扔得远远的。

  此时,姬玛已经看清了袭击者的真面目,当看清楚是凌锋的面孔后,她那眸子里射出深深的仇恨之色:“是你?”

  “嘿嘿,没想到吧?”

  凌锋哂笑一声,忽然,笑容渐渐收敛,被一副阴冷的面孔取代,冷冷道:“快说,你把乔颖儿藏在什么地方了?”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姬玛咬牙切齿地道。

  “不说是吧?我让你尝尝小爷我的手段!”

  凌锋说着,将她的断手处狠狠一捏。

  “呃……啊啊啊……”

  下一瞬,撕心裂肺的剧痛,便在姬玛这个黑寡妇的断手处蔓延开来,痛彻心扉。

  “说不说?”

  凌锋阴森森地道,那阴冷的神情,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