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帝亲至,那么刚才跟他平等对话的俊美男子,除了西方守护者黑帝斯还能有谁?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号称西方第一强人的黑帝斯,居然是一个如此俊美的年轻男子。

  叶帝扫了一眼众人,最后落在下方重伤的鬼瞳道人身上,脸色也是微微已经,身体瞬息闪掠下来。

  “鬼瞳,你果然还活着!”叶帝那阴沉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笑容,随后右掌拍出一道浑厚的能量灌注到鬼瞳道人的身上。

  有了叶帝这道能量的治愈,鬼瞳道人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不少。

  “唉,你为何不能早点过来?”鬼瞳道人摇头轻叹一声说道。

  若是叶帝早点过来,兴许陈青阳不会做出与虚鬼灵王同归于尽的举动,那么他也不会身死。

  如今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抱歉,我闭关时关闭了六识,如果不是本源力量在消失,我也不会知道这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叶帝歉声说道。

  他之前的确是在闭死关,只是本源力量的消失触动了他的灵魂,方才苏醒过来。

  等他赶到这里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鬼瞳,刚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哪两位仙人在这里大战?”这时黑帝斯开口问道。

  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而且那力量让他们这个级别都感觉到颤栗,绝对是仙人打架无疑。

  鬼瞳道人目光微冷地看了一眼黑帝斯,然后说道:“是一尊从不死仙山内走出来的恶灵,乃是一位仙人的邪念所化。”

  “恶灵?那我怎么感觉到这里有天使一族的腐烂气息?”黑帝斯皱眉问道。

  他本来以为那是一尊复活的天使族强人,没想到居然是一尊仙人邪念所化的恶灵。

  “它生前融合了一尊堕落天使的古尸。”鬼瞳道人微微咬牙说道,脸上满是自责。

  如果不是他打开那一口魔棺,虚鬼灵王就不会抢夺到那一尊恶灵,也不会发生今日悲惨的局面。

  “堕落天使?难道是一股腐烂的气息!”黑帝斯冷声说道。

  堕落天使,乃是上古时代天使一族的叛徒,他们向邪恶之灵献祭自己的灵魂,来获取更为强大的邪恶力量,不过最后在天使一族的清剿下,堕落天使已经彻底消失在地球内。

  “那么与它同归于尽的人又是谁?”叶帝不解问道。

  另外一道气息,如果叶帝没有感应错的话,应该才刚刚踏入圣域境不久,可是却迸发出难以置信的恐怖力量,恐怕都能与他相媲美。

  可即便是叶帝亲自出手,也绝不可能拦住虚鬼灵王。

  而那人却奇迹般跟虚鬼灵王同归于尽,的确有些匪夷所思。

  鬼瞳道人微微沉默了片刻,说道:“他叫陈青阳,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什么?鬼瞳,你脑子没毛病吧?当我们是三岁小孩?”黑帝斯冷声问道,显然不相信击败虚鬼灵王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父亲,击败那尊老妖物的确是一个年轻人,而且他的实力本来只有先天境五阶,可是不知为何他的力量一直在疯长,最后强行踏入圣域境。”一旁的叶潜山说道。

  叶帝和黑帝斯两人脸色都微微一变,就连一旁从未开口的那名白衣女子,周身的冰雾也微微颤动了一下。

  先天境五阶,实力短时间内疯长到圣域境,古往今来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般逆天神人的存在。

  “鬼瞳,这到底怎么回事?”叶帝惊骇问道。

  “他的体内,有一尊来自修妖界的强大灵体,强行让他的力量短时间内疯长到那般境界。”鬼瞳道人解释道。

  “修妖界的灵体?可即便如此,他区区一个先天境五阶的武者,身躯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如此狂暴的力量?”黑帝斯依然不相信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鬼瞳道人没好气说道。

  这个答案,除了陈青阳外,没有人能解答。

  可惜陈青阳已经死了!

  “潜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叶帝神色突然间冰冷地看着叶潜山问道。

  叶潜山也不添油加醋,从林尺涯和厉古墟两人的争执开始,说道厉古墟动用摄魂术逼迫一名女子结婚时,叶帝的眼眸中明显闪过一抹冷意。

  厉古墟此刻也只能脸色难看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面对叶帝这样的强人,他想跑也跑不了。

  最后谈及到鬼瞳道人于漓遥圣母的恩怨战斗,叶帝则微微皱眉。

  当年两人的恩怨纠缠,叶帝自然是清楚,只是没想到,时隔数百年,两人会再次生死相向。

  “漓遥圣母呢?”叶帝冷声问道,他的神念完全探测不到漓遥圣母的气息。

  “已经跑了。”鬼瞳道人淡淡说道。

  在叶帝他们到来之前,漓遥圣母就趁乱遁走了,鬼瞳道人想阻拦她也有心无力。

  “厉古墟,你身为蜀山剑宗宗主,居然做出如此卑劣下作的行径,当真有辱蜀山剑宗威名。”叶帝陡然间盯着厉古墟冷声喝道。

  厉古墟低着头,声音带着忏悔说道:“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还请叶帝责罚!”

  “哼,你自行退去宗主之位吧,十年内不得踏出蜀山剑宗半步,这样的处罚可有异议?”叶帝说道。

  十年内不得踏出蜀山剑宗,这对于常年闭关的厉古墟并不算什么,不过叶帝让他自行退去宗主之位,无疑是在干涉他们宗内之事,而且还是当众罢免厉古墟这宗主之位,一旦传出去,蜀山剑宗今后哪还有半点威严?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叶帝的话,无疑就是圣旨,他只有遵从这一个选择。

  “没有。”厉古墟咬着牙说道。

  就在这时,虚空中那位神秘的白衣女子突然降落下来,出现在舞台之上。

  “她,我带走!”

  声音冷漠如万年寒冰,让所有人内心都为之一震。

  南宫韵神情不由一滞,双手下意识松开昏迷中的秦洛神。

  白衣女子挥出一道能量将秦洛神包裹住,正要离开时,叶帝突然间上前拦住了她。

  “阁下还未表明身份就将人带走,这不符合规矩吧?”叶帝淡淡说道。

  白衣女子身体没有停顿,径直从叶帝的身旁经过。

  叶帝的身体好似没有反应一般,眼中却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惊骇目光。

  “我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声音还未消失,白衣女子便带着秦洛神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