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了你的一切 与你的邂逅

  下午一晃就过去了,明城根本就听不进老师到底在讲什么,心里面满脑子都是怎么抓到鬼基这类的想法。下午放学了,因为明城他们在学校外面住,所以晚自习就不用参加了,正好王雪也没课,两人就又骑着电动车回家了,王雪的头发还是被风吹到了明城的脸上。

  两人回到家已经6点多了。王雪说:我去做饭去了,你自己先坐着,看看电视。明城连声的应答着。到一会儿的功夫,王雪就把晚饭给弄好了,那手艺没得说。“赶快过来吃饭吧,晚饭已经弄好了。”来了。“哇,王雪老师,你的手艺可真不赖,三道菜,色,香,味俱全啊。”“哪里哪里,这是作为一个女人的基础,谈不上什么色香味俱全。”

  “对了,你也别总是叫我王雪老师了,听着怪别扭的,以后在学校你就叫我王老师,在外面的话叫我雪姐吧。”

  “好的,雪姐,其实我也觉的怪别扭的。”“对了,雪姐,你知道我们班有一个叫沈晴涟的女生吗?”

  “知道啊,怎么了?难道你想追人家啊?”“不是,我就是问问,今天和她相处下来发现她特别的沉默,而且眼神中还透出一丝忧伤。”

  “哎,这个苦命的孩子。”

  “怎么说?”

  “沈晴涟的爸爸原来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那个时候她家可风光了,后来他爸走上了不归路,贩卖毒品,被警察抓了,听说数量特别巨大,判了十六年。她妈妈因为她爸吸毒,从此就不管她了,去了国外找了一个外国老公,现在沈晴涟没父没母,只好由她外婆供她上大学,他们俩婆孙也挺不容易的,家道中落啊。明城仔细的听着。

  “那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愿意跟她玩?就像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明明我的后面还有很多位置,为什么她都不敢去坐呢?明城问道。“这是因为晴涟的父亲是个贩毒分子,所以大家就把她当成了坏人的女人,所以大家几乎没有人愿意跟她一起聊天,一起玩。”

  “这样啊。”明城的眼神中显现出了同情和无奈。

  “不过你认为她在学校一个朋友没有那你就错了,晴涟在我们学校有一个从小学到现在的一个闺蜜,自从晴涟的父亲被抓只后,都是周小逸一个人在劝晴涟,恐怕现在晴涟也只有周小逸这一个朋友了。”

  “人们就是这样,太现实了。”王雪感叹的说道。

  “这么说来周小逸的人品还真不错。”明城满意的说道。

  “那雪姐,这个周小逸也是在我们班吗?”明城问道。

  “这倒没有,她在我们隔壁班,二班。”王雪说道。

  两人吃完饭,明城很自觉的把碗给洗了,在别人家吃人家的,住人家的总得做点事吧。

  第二天上学,明城刚进校门口,就看到有一群人围在哪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明城走到前面一看,这不是沈晴涟吗!

  沈晴涟因为走路不小心摔倒了,膝盖的地方被划伤了,血一点一点的往下流。四面都围满了人,大家都用讽刺,嘲笑的眼光看着沈晴涟,就算你长的再好看,你爸也还是一个贩毒犯,你就是贩毒犯的女儿。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沈晴涟,这时的沈晴涟就像一个小丑,呆呆的坐在哪里,默默的忍受着大家鄙视的目光。为什么大家都不去救她,难道他爸有错就是他有吗?这样对沈晴涟太不公平了,明城心里这么想着。或许这样也让来自茅山派的明城看到了现代社会的现实和人与人之间的瞧不起。

  我必须得帮助这个女孩。明城的心意已决。

  明城推开了围成一团的人们,小跑到沈晴涟的面前。众人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明城的一举一动。明城一把抱起沈晴涟,两个人的眼光又第二次的相对,这次沈晴涟的眼神中没有忧伤和迷茫,眼神中只有幸福和感激。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和自己才刚认识一天的尤明城会帮助她。

  明城抱起沈晴涟一路小跑来到校医室。明城推开了校医室的门,大喊:医生,这里有人受伤了。“来了来了。”医生应答着。“这不是沈晴涟吗?医生说道。”“没错,她是沈晴涟,别那么多废话了,赶快替她包扎伤口吧。”明城着急得说道。“对不起这位同学,全校人人皆知沈晴涟是贩毒分子的女儿,全校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如果我给她治疗那我肯定也会被全校同学骂的狗血淋头,以后也就不用在这里混了。所以,沈晴涟的伤我不能治。”

  “你他妈的是什么狗屁校医,你还配做一个医生吗?医生的职责就是挽救生命,不管是谁医生都应该一视同仁,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教你吗?”明城的脸上充满的愤怒和无奈。

  医生听明城在旁边这么骂他,脸上挂不住,直接走出了校医室。吵闹的校医室顿时安静下来。墙上的“救死扶伤”四个字讽刺了刚刚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校医室只剩下了沈晴涟和明城,两人对望都显出无奈。“晴涟,就算没有有给你包扎,我来给你包扎。”明城说。“谢谢你,我不知道这个学校除了我最好的朋友周小逸还有人对我这么好。”“说什么呢,作为同学我也会帮助你的,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我都一样的会帮助你。”明城温柔的说。两人的目光又是第三次交会,这次沈晴涟的目光中充满了依赖和感动。

  明城在茅山派学法术的时候,磕磕碰碰那是常有的事,所以包扎伤口的小事对于他来讲自然是小菜一碟。

  明城找来包扎用的白布,找来双氧水,轻轻的用棉花蘸酒精替沈晴涟的伤口上消毒,明城小心翼翼,就像呵护天使一般。明城蹲下去用布慢慢的包好伤口,并偶尔问问痛不痛。不过五分钟,沈晴涟的伤口已经包好了,并不比校医包的差。“谢谢你,尤同学,今天多亏了你,没想到你包扎的技术这么好。”明城笑道:我是专业的嘛。

  “我看以后你也别叫我尤同学了,叫我的名字吧!叫我明城就行了。”明城说道。“恩恩,那你以后就叫我晴涟吧,你是我在这所学校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晴涟说道。脸上泛出一丝笑容,这是明城以前所没有见晴涟表现出来过的表情。

  我已经帮你包扎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去上课了。

  沈晴涟想走回教室,谁知道一走第一步就又准备摔跤了,幸亏明城扶了一把。“你看你这样根本不能走回教室的,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干脆我背你回教室吧。”听明城这么说,晴涟的脸马上就红了一大圈。“没事的,刚才我还是抱你过来的呢。”明城说道。

  晴涟默默的点点头。晴涟很轻很瘦,所以明城背晴涟根本不费什么劲。对于晴涟来说,这可能是除自己爸爸外如此的和一个男人靠的那么近,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是那么的帅,那么的通情达理。感觉他的后背好温暖,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只有躺在他的背上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明城背晴涟慢慢的走,路旁的树木在招手,天空中射出一道阳光正好打在两人的身上。旁边有很多同学看见了这一幕,很多女孩子更是羡慕嫉妒恨,这么帅的一帅哥居然被这个衰星给遇上了,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明城把晴涟送到了她自己的位置,自己也在旁边坐下。“晴涟,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我,我就坐你旁边哦。”明城说道。“恩恩,放心,我没事的了。”

  放学了,明城又背着晴涟来到了她家。在路上,晴涟向明城诉说了自己家里的遭遇,自己现在只和外婆生活在一起,生活没有了颜色,她告诉明城,自己很想念当初的那个家,想念父亲,想念母亲。一路上晴涟一直在诉说,不知不觉中明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肩膀部分的衣服湿透了。

  过了二十分钟,到了沈晴涟的家。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一层楼的平房。外面摆满了杂物,晴涟引明城进入到了房子,房子外面虽然看起来很旧了,但是房子里面却很干净。明城心里明白肯定是晴涟收拾才会把家里收拾的那么干净。家里有几张凳子,两个单人沙发,一张吃饭的桌子,在最里面是晴涟的卧室,里面很是干净,别晴涟弄的很温馨。卧室里出来一张床,床的旁边有一张电脑桌,上面有一台崭新的电脑,看起来刚买没多久。

  明城还注意观察到在桌子还摆放了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片里面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现在却妻离子散。“这是你新买的电脑吗?”“恩恩,是我打工三个月买的。”晴涟答道。父亲在监狱,母亲在国外,现在只有这台电脑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了,没事的时候我就和我妈聊天。”

  “闺女,你回来了?”

  “外婆,我回来了。”外婆从外面走了进来。外婆有着满头的白发,粗糙的大手有着厚厚的老茧。显然这是多年严重的劳动力所导致的。“小涟啊,这位是?”外婆问道。

  “外婆,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桌,今天我摔到了腿,多亏了有他的帮忙。他叫尤明城。”晴涟介绍道。“你摔到了,受伤了没有,严重不严重?”老太太紧忙的问道。“没事了外婆,明城已经帮我包扎过了,没啥大事。”晴涟说道。“小伙子,真谢谢你啊,我家小涟是个苦命的孩子,能有像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气。”老太太说道。“老婆婆你太客气了,晴涟是我的同学我当然会帮助她啦。”

  酷7(匠:网@首&发

  “老婆婆,晴涟,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明城说“恩恩,好的,今天真的谢谢你.”“婆婆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