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被祖师爷们封印了四百年的邪恶化身—鬼基从封印里逃出来了。”众人脸上个个神色紧张,面色发黄。

  在茅山派最大的密室里,掌门正在给各位弟子紧张得布置任务。

  “被祖师爷们封印了很多年的邪恶的化身鬼基今天打破了祖师们的封印,从封印中逃了出去。”“鬼基是邪恶的化身,如今逃离到现代社会,必定给现在的社会带来一场浩劫。我们身为茅山派,必须抓回鬼基,给天下苍生一个交代。

  这个时候,一个风流倜傥,眼神明净,身材魁梧名叫尤明城的年轻人站了出来。

  “师傅,就把抓鬼基的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一定抓回鬼基,给天下一个交待。

  “不,明城,你不是鬼基的对手,你去太危险了,我不放心。

  “师傅,弟子竟然身为茅山派的一员,就有责任去抓回鬼基,请师傅相信我,我一定不付重托,一定完成任务。”明城坚毅的说道“明城,你自己一个人去一定要小心啊,不可大意。”

  “放心吧师傅,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明城,你一定要在两个月之内抓回鬼基,以为祖师们的封印如果是封印鬼基的功力的话,最多可以维持两个月,如果两个月还不能抓回鬼基,世间就真的有大灾难了。”

  “知道了师傅,弟子一定两个月把鬼基抓回来。”明城有信心的答道“明城,另外你要记住,到了现代社会不能使用飞行的法术以及一切法术,只能使用武功。”

  E酷/匠网《i唯一正B●版F‘,其k$他◎都qB是(t盗$版

  “我知道了师傅。”

  明城带上了自己的宝剑,离开茅山派去追踪鬼基了明城来到了一座深山里面,两旁的树木一眼望不到头,天空黒释黒释的,树林中泛着寒气。突然天空中闪过了一道绿光,像流星一般的划过。明城以前听师傅说过,鬼基飞行的时候身上泛的就是绿光。

  明城来不及细想,就使用飞行术去追鬼基。

  “别跑,鬼基,你自己居然敢打破封印一个人跑了出来,今天我就是抓你回去的。”

  鬼基把头一扭,看到了尤明城。这小子怎么跟来了?鬼基知道明城是茅山派最得意的弟子,自己的功力又还没有恢复,今天不能和这小子硬碰硬。

  “小子,有本事你先追上我。”鬼基蔑视的说道。

  “等我抓到你,定将你永久的封印。”

  “鬼基,今天我一定要抓到你。”明城狠狠的说道。

  在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明城和鬼基已经飞了几百公里。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居然能跟我飞那么久。

  不能跟这小子耗下去了,得找个地方恢复我的功力才行。

  二人又飞了几十公里,眼皮底下出现了一座大都市—上海。看来我得躲到这里了,这里人多,尤明城这小子肯定找不到我的。这时,明城依然死追不放。

  正好眼下出现了一所现代化的学校,鬼基化作一道绿光就消失在了学校的上空。

  明城还不罢休,到处寻找鬼基的踪迹。“鬼基,你在哪儿,给我滚出来。”可是喊破喉咙也没动静。

  明城四处又找找鬼基的踪迹,还是找不到。“这次让鬼基逃走了,下次一定让他好看。”

  竟然鬼基是从学校的上空不见的,那他肯定躲进了学校,为了恢复他的功力,肯定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我得进学校找找。

  明城下落到了地面,准备进学校去找找鬼基的踪迹。明城走到了学校门口,刚要进去,却遭到了学校保安的拦截。

  “你是干什么的?来学校有什么事?保安问道“这位大哥,我是茅山派的大弟子尤明城,因为我们茅山派封印了四百年的邪恶化身鬼基逃离封印,所以我就是受师傅之命来抓回鬼基。”

  “刚才我看见鬼基化作一道绿光消失在了学校,所以想进去找找。”

  “小子,你有病吧!什么茅山派,什么鬼基,我看你是图谋不轨来我们学校偷东西的吧,滚滚滚。”

  “我真的有要事在身,就让我进去吧。”明城恳求的说道“给老子滚,走走走,再不走我叫警察了。”

  明城只好无奈的离开。

  现在已经是半夜11点,天空中泛着微微的黄光,路旁的树木静静的矗立在哪里。

  我堂堂茅山派的大师兄,师傅最得意的弟子,今天看来只有沦落街头了。哎,明城的眼神中泛过寂静的忧伤。明城一个人在街头行走,一个人回忆着以前的快乐时光,想着很多以前的事。

  想着想着,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我记得我是11岁被姐姐送到茅山派学校法术了,现在已经过了十年,居然连家都忘了。明城静静的回忆着以前小时候的事,他记得自己的家好像就是在上海,接着又继续回忆着家的住址。

  但无论如何却怎么都回忆不起家的具体位置,只回忆起一些大概的位置。明城打车到了心中的大概位置,下车后,发现这个地方是如此的大,那里是我的家呢?明城陷入沉思当中。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天空中偶然可见一两颗星星,皎洁的月光印照在明城忧伤的脸上。

  明城在马路上一个人寂静的走着,想着怎么找到鬼基的方法。明城想的入神。

  忽然听到一个女子大喊救命的声音,明城闻讯赶紧跑了过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被三个男人调戏。三个男人的嘴里说着各种*荡的话语,空气中充满了*荡的空气。他们撕扯那女的衣服,三个男的却在狰狞的笑着,那女的脸上浮现出了无奈和伤心的表情。

  那女的大喊救命,根本就没人听到,或许就算有人听到了也不敢帮忙。明城心中的火山终于在狰狞的笑和无奈伤心的对比中爆发了。

  明城冲了上去,给你最高个那男的一拳,那男的当场鼻子和嘴直冒献血。另外两个男的见状立马伸出了拳头,当拳头只离明城十公分的时候,明城来了个瞬间移动到两个男的身后,一人来了一个飞腿。

  两个男的鼻子嘴巴的鲜血冒个不停。

  三个男的赶紧站起来,惊恐的望着明城落荒而逃。

  “你没事吧?”明城说道“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我叫王雪,你叫?”王雪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尤明城。”

  “那你住在哪儿?改天我好登门拜访啊!”

  “我没住的地方,我刚到这里。”明城答道“那你救了我,我没有什么好感谢你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住在我家,我家就我一个人,所以还有一间房是空的。”王雪说道。

  “那样不太好吧,一男一女耶。”“你想什么呢!只是为你感谢你一下。”王雪鄙视的说道。“那好吧,我正好愁没有地方住,你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谢谢你。”

  于是明城就跟着王雪来到了她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