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俊顺着城中大街一直走,尽头处一片高高矮矮连成一片的瓦房出现眼前,想必这就是县府,辰俊从高高的侧墙翻了进去,抓住一个巡夜的侍卫,问出了县令寝宫所在后打晕了他,绕过府内稀松的守卫,快速向寝宫逼近。

  宜城县令彭大人此时正在床上干那“嘿咻”之事,辰俊从梁上落下来的时候他竟一点反应也没有,听着床上传来的污言碎语辰俊眉头一皱,一剑把这狗官抹了脖子,两个陪寝的侍女吓得晕了过去。有这狗官在,胖子和耗子肯定在宜城过得不舒服,积点阴德就积点阴德吧,就当是给宜城百姓做好事了。

  辰俊叫醒其中一个侍女,开口便问:“你们两个谁是菡烟?”那侍女被辰俊目露凶光的样子吓到了,慌张地说:“菡烟不在这里,她因不愿侍寝大人,被大人关进了地牢。”

  “地牢在哪?”

  “寝宫地下就是地牢...”

  “啪”辰俊一掌打晕了她,神识往地底一探,果然下面就是县府大牢,还看押了一群犯人,辰俊依旧采用粗暴的办法,直接用火焰剑撬开了寝宫的地砖,从天而降落入地牢里。

  周围的犯人一看见有人来了,立即大声骚动起来,辰俊也不怕他们看见,他一身黑衣蒙面别人肯定认不出他,神识一扫之下就发现了菡烟,因为整个地牢就这一个女犯人。

  一队巡逻的狱卒闻声赶到,看见辰俊一袭黑衣,立刻喊了起来“有人劫狱!”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人正在快速赶来。

  辰俊毫不犹豫地立即动手,飞身上前和那群狱卒交起手来,几拳几脚过后,五六个狱卒全被干趴下了,辰俊沿着走道快速向菡烟方向靠近,拦路的狱卒全部打晕,这群狱卒平时疏于训练,没一个是辰俊的对手,不一会,辰俊就看见牢房中蜷着身子蹲在角落里的菡烟。

  辰俊一剑劈断了牢门的锁,闪身进来便道:“菡烟,跟我走吧!”

  菡烟抬起了头,露出一张脏兮兮但是清新脱俗的俏脸,困惑地说:“你是....”

  “来救你的人,我带你去见吕浩。”

  菡烟一听见吕浩这两个字,浑身立即颤了一下,欣喜地看着辰俊,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轻轻地摇了摇头,“谢谢你,我不能走,彭大人不会放过我。”

  辰俊道:“彭大人已经被我杀了,王拐子也被我杀了,今后没人能对你怎么样。”

  菡烟惊讶地看着辰俊,似乎不敢相信他能把县令和王拐子一起杀了。

  远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辰俊忙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的丈夫还在等你回家。”

  听到这句话,菡烟微微一愣,随后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辰俊一把将菡烟背在了背上,沿着原路返回,路上他只敢将那些狱卒打晕,出了牢狱,辰俊从避人耳目的小巷一路赶回了悦家酒楼,路上辰俊也帮菡烟驱逐了体内邪气。

  耗子正在酒楼大堂里坐立不安地等待。

  “哐!”辰俊直接撞开了酒楼的大门,看着辰俊背上的人儿,耗子激动地哭了,大喊了一声“菡烟!”扑了上去。

  辰俊放下菡烟,菡烟也激动得满含热泪,在耗子扑上来时却轻轻地推开了他,眼里满是哀伤,“我...我已经脏了,你还要我吗?”

  耗子大叫“要!当然要,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菡烟喜极而泣,和耗子相拥在一起,久别的夫妇终于团聚。

  ...第二天,县府中的所有捕头捕快全部出动,全城搜查刺杀县令大人和王拐子的黑衣人,宜城的大街小巷全部戒烟,连悦家酒楼也里里外外盘查了数遍。

  当然,他们是找不到辰俊的,宜城的百姓们统统暗地里齐声叫好,黑衣人帮他们杀了这两个恶贼,老百姓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还有人赠外号“黑衣侠客”,以表达对黑衣人的敬仰之情。

  县令彭大人被刺杀身亡后,朝廷又新派了个李大人过来主持大局,李大人是新科进士,朝廷把他安排在地方官,是想考察他的政绩看他是否是块当官的料,李大人自然不会放过这等表现的机会,一到宜城就誓要大干一场,要把宜城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对欺压百姓,欺压民女的行为绝不纵容!

  ....“辰俊哥,你要走了吗?”

  耗子,菡烟还有胖子和如娟一起看着准备离开的辰俊。

  辰俊笑道:“是啊,宗门里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耗子等人也知道,辰俊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同以往,十几年过去,耗子和胖子都已步入中年,辰俊却依然年轻,彼此已是不同世界的人了,耗子突然拉着菡烟一起跪下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辰俊哥啊,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啊。”

  辰俊拉了耗子一把,居然没把他拉起来,辰俊怒道:“你在这样我就生气了。”耗子赶紧站了起来,辰俊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臭小子,想让我折寿是不是?”

  一旁的菡烟和如娟一听,同时捂嘴笑了起来。

  耗子捂着脑袋道:“哪能啊,我们几个寿命加起来也没你长啊,折成几段也比我强多了。”

  I最/#新S√章。J节上√~酷xw匠,R网o0,

  “你...”辰俊一阵气急,这臭小子,岁数是长了,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上趟。胖子一掌拍了过去,“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拱手对辰俊道:“辰俊哥,保重,前程锦绣,祝你一帆风顺,以后有空的话来看看兄弟们就行。”

  辰俊笑着点了点头,“一定,保重。”

  耗子道:“辰俊哥,你在修仙门派里,就没遇到好看的仙女吗,我和胖子都成了家,你啥时候也带回来一个,给我们瞧瞧仙女长啥样啊。”

  辰俊一听,又想到了葛雪琳,脸色一片暗淡。

  胖子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揪着耗子对他脑门上“括括!”两巴掌,“你不说话会死啊?”

  菡烟听见自己的丈夫竟然还想看仙女,气得也在他脑门上重重地打了一下,“就是,你怎么说话呢,非要气死恩人吗。”

  耗子捂着脑袋直哼哼,“辰俊哥,我错了,我不是有意要提起你的伤心往事,看来仙女姐姐都不好追,没关系,实在不行,我姐姐还单着呢,如果实在找不到,可以找俺姐凑合一下,有我帮你说媒,肯定一拍即合!”

  话音刚落,几个拳头一起招呼到了他脸上,辰俊也被他气得加入了扁人行动,对着他的屁股连踹了好几脚,儿时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他们几个曾经也是这样嬉笑打骂,不分你我,只是如今却少了一个张栋栋,不免遗憾几分。

  “走了!”闹腾了一阵后,辰俊挥了挥手,如今大家都有了不同的目标,走上了各自的道路,但是对童年那份美好的回忆还在,随着时间的沉淀越发醇厚,每次回忆起来脸上会不禁意地绽满笑容。

  辰俊架起飞盘,一飞冲天。

  底下的好兄弟们一声长长的“保重”越过云层传来,辰俊听着心里火热,“你们也要保重啊。”心里默默的念叨,向云来峰飞去。

  ....转眼间,距离掌门约定进入坠凡仙的时日已经只剩七天了。就在今天,五行灵宗发生了一宗骇人听闻的案件,紫霄峰的虎喯真人暴跳如雷地找到掌门清泉真人。

  “掌门,有人到了我府上来杀人,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们五行灵宗放在眼里!”

  清泉真人道:“师侄稍安勿躁,发生了什么事且细细说来,我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虎喯真人愤怒地说:“就在昨晚....”

  清泉听完后,皱眉沉思,脸上也闪过一抹愠怒,“竟然有这种事。”

  虎喯真人道:“掌门,宗门这些年过的太安逸,警戒大大松懈,很容易就让周边的宵小之辈有机可乘!此事如果不拿到凶手,震慑周边,宗门恐怕危在旦夕啊!”

  清泉真人立即道:“传崔玉心,让他速来紫霄峰,即刻破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