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有多重,心里的痛就有多深……

  自古,有谁的人生会是一帆风顺,无忧无愁?就如林风,

  :…酷il匠网v首发

  众人眼中羡慕的贵公子,相貌好,家庭好,能力好,又深得父亲的器重,谁知道他心中的痛与苦?

  一年幼孩童跪在一垂危妇人面前喊道:“娘,娘,你怎么了?”

  床上的夫人气若游丝:“娘要去找你爹去了,麟儿,从今以后,你的爹娘就是老爷和太太,知道吗?”

  孩童的眼中有丝恐惧,然而又闪过成人般的眼神,说道:“麟儿记住了,麟儿还会照顾好弟弟的。”

  妇人轻轻点了点头,她这一生,最骄傲的就是这个孩子,早慧,懂事,而且坚强不屈,跟着老爷,以后一定能成大器。

  妇人想着想着,眼神越来越黯淡,终于,撒手归西。

  床边的孩童哭成了泪人,然后,孩童跪着爬到了林亿面前,重重得磕了三个响头,哭道:“我的亲爹娘都去了,从今后,麟儿和弟弟的亲人就是老爷您,老爷,请你一定不要抛弃我们。”

  林亿叹气,如此聪明的孩子,命运却是如此多舛,而自己,成亲多年,也不曾生下一男半女,以这孩子的天分,不如就让他们兄弟俩成为自己的孩子,将来也有人养老送终。林亿抱起习麟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林亿的儿子,从今天起,你就叫林风,是我们林家将来的掌柜。”

  习麟擦了擦泪水,还没有完全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他知道,从此,他的人生就会开始改变……

  辞去了现有的仆人,重金安置,再换些新人进来,没有人知道大富人家林亿居然无子嗣。

  风风雨雨几年过去,林风初长成少年,在林家,除了老爷夫人,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十年了,他开始慢慢适应这样的生活。谨慎,带着点谦卑。最初的几年,他过的很辛苦,凡事谨慎而小心,对于林亿,完全以下人对主人之礼般,以至于府中仆人深感奇怪。

  时间久了,林风,自己也开始忘却,尤如当时仍在襁褓中的林寒,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所以他过的自信而快乐,不象他,即使现在和林亿的感情也已经如亲父子般,依旧会生出淡淡的谦卑。也许,这样的谦卑,是他终身都难以遗忘的痕迹吧。

  小心做事,谨慎的生活,不过多张扬,凡事皆以林家为先,林寒时常嘲笑这个哥哥少年老成,忧虑过重,明明生活优渥却依旧愁眉不展,太过小心,也太放不开。

  人说,风少爷年纪轻轻便潇洒如风,相貌俊美,深得父亲宠爱,人说风少爷,天资聪颖,文武双全,少年便有领袖气质。人说,风少爷,虽拥万贯家财,却依旧简朴低调,深得下人的人心。

  人还说……

  林风掬起一捧水洗了洗脸,今年,他已经十六了,水面中年轻的脸庞的倒影,在他自己的眼中看来是那么的苍凉,今天是清明节,从去年起,林风就告诉林亿他要在每年清明的时候去祭拜他的亲生父母。林亿并不反对,只是要求不要让林寒知道真相。林风没有反对,不知道事实真相的林寒,可以过的比他快乐,也更潇洒,这个也是他自己的希望。

  他的亲生父母,被林亿合葬在一块,青山绿水的环绕,很适合他们的长眠。

  林风摆上祭品,点燃上香烛,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

  风吹过,林风觉得心里一阵酸涩,十几年了,就这样过去了,也有十几年了,他一直都没有在提起习麟这个名字,久到当他在父母面前提起自己的名字时,陌生的仿佛是在说另一个人一般。

  林风想哭,但是他没有,只是象往常那样,淡淡的扯出一抹微笑。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不是放弃自己太久,所以,他忘了什么是喜,什么是悲,什么是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他想要的是什么呢?

  林寒可以象林亿撒娇,可以无理取闹要他想要的东西,他不会,他只会淡淡地做好每件他能做地事情,默默地承受林亿交给他地某样东西,比如家里地生意,比如林亿对他的希望,林亿希望他习武,他做了,林亿希望他学习商业,他做了,林亿还希望他在诗词上颇有造诣,于是,他便努力学习,林亿还希望他博学多才,于是,他从六岁起每日泡在书房废寝忘食,饱览群书。每当,离林亿的希望和要求近些时,他便觉得些许宽慰,而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却从来不曾离开过他。心性并不如风,而恰似寒冰。林风学会了自我解嘲和自我放松,如果当自己对什么都不能不在意的时候,那么便淡淡微笑而过吧,想也没有用,不如将之深藏。

  人生的苦难,不在于饥饿,不在于露宿街头,而在于心。当自己将心禁锢无法释放时,那便是人生的牢笼。而林风的牢笼,就是他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