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文成自知来日无多,找来两个儿子交代后事。交代完后事时,又让刘琏从书房拿来一本天文书,对他说:“我死后你要立刻将这本书呈给皇上,一点都不耽误;从此以后不要让我们刘家的子孙学习这门学问。”又对次子刘璟说:“为政的要领在宽柔与刚猛循环相济。如今朝廷最必须做的,是在位者尽量修养道德,法律则应该尽量简要。平日在位者若能以身做则,以道德感化群众,效果一定比刑罚要好,影响也比较深远,一旦部属或百姓犯错,也较能以仁厚的胸怀为对方设身处地的着想,所裁定的刑罚也必定能够达到公平服人,和警惕人改过自新的目的;而法律若能尽量简要,让人民容易懂也容易遵守,便可以避免人民动辄得咎无所适从,又可以建立政府的公信力和仁德的优良形象,如此一来,上天便会更加佑我朝永命万年。”又继续说道:“本来我想写一篇详细的遗表,向皇上贡献我最后的心意与所学,但胡惟庸还在,写了也是枉然。不过,等胡惟庸败了,皇上必定会想起我,会向你们询问我临终的遗言,那时你们再将我这番话向皇上密奏吧!”

  文成又叫来秦艽,让他赶紧回家,因为他的孙儿这几日也马上就要出世了。

  秦艽犹豫,他很想陪在文成的身边,但是他看文成的眼神那么坚定,也就不再辩驳。他挑了匹良驹,急忙往家中赶去,他必须要在文成走之前赶回来。

  日夜兼程,就快要到家的时候,天上乌云密布。秦艽隐隐看见天空中有颗明星摇摇欲坠,他知道。文成大限已到,此刻。他很想马上掉头直接回去找文成,但是一望家中方向,那儿恐怕也不妙呀,一股紫光之气和一团黑气在空中肆意交缠,而眼看黑气慢慢占了上峰吞噬了黑气。而隐约中,他看到一个婴孩的身影也正要被那团黑气吞噬。

  黑气越来越来,在半空中卷起巨大气流,一时间,飞沙走石,暴雨狂作,整个世界霎时黑的像是在午夜之中。秦艽明白了。他策马,朝家奔去,不顾雨水将他的视野打的一片模糊……

  突然,天空响起一声巨雷。接着一道惊人的闪电从他上空中划过。接着,那颗摇摇欲坠的明星。慢慢化作一颗流星向他的方向飞逝……

  秦艽此刻已经分不清他脸上到底是雨水多还是泪水多了,他跳下马,那匹千里神驹也因为体力透支能倒在地上起不来,大口的喘着气,他一把推开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血流满地的儿媳。

  秦艽顾不上擦脸上的雨水,急忙给她接生,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婴,沾满了母亲的血污降生在秦艽的大手上。

  此刻,天上的流星在远方坠落。大地在瞬间颤了颤,秦艽感到莫名的恐惧。他温柔的给婴儿拭去血污,而此刻文成的影像就好像突然浮现在他眼前似的,他说道:“秦兄,小莲终于来了,小莲,她是你我的接班人呢……,小莲注定该接承你我的衣钵……,秦兄,告辞……”

  秦艽别过脸去,这画面似乎只有他看的见,他的眼眶当中有泪水滑落。他将婴儿放到齐眉的手上说道:“天地有变,恐怕是天地之间的那位奇人已经不在了,齐眉,我必须走了……”

  秦艽没有回头,走出门去,扶起那匹神驹,给他喂了粒百年人参为主药的药丸,对它说道:“马儿呀马儿,又要劳烦你载我回去了,文成兄恐怕已经不在……”

  马儿好像听懂了它的话,朝天长鸣一声,那声音似乎也是在为文成哀悼,它撒开四蹄,飞奔而去……

  洪武八年四月十六。

  文成先生卒于故里,享年六十五岁……

  秦艽赶到时,家人已经帮他穿戴好,收敛入棺。秦艽忍住悲伤,急忙派人到太祖处报丧,并按文成先生身前吩咐,将棺材在屋内,面朝金陵而立。

  几日后,太祖的使臣到来,目的就是为了察看文成先生到底死了没有,秦艽跪于地上,泪下如雨,他对使臣说道:“先生一身鞠躬尽瘁,临时之时依旧不忘太祖的愿望,死后,也要向生前一样效忠太祖,为太祖分忧,因而,他死也不愿将棺材着地。太祖一天心思未了,文成先生便不愿入土为安。

  使臣听完后,无语离去……

  六月,文成先生葬于乡中夏中之原。

  处理完文成先生的后事,秦艽再次回到朝廷。他象调查到底是不是胡惟庸下的毒。但下毒是否为太祖的授意,已成悬疑。不过这出自朱元璋的授意可能性极大。首先,文成先生死于四月,胡惟庸进中书省是洪武六年七月,那时胡入相时间不长,地位并不稳固,还处在“考察期”,又有汪广洋牵制,未必能够胆大妄为到这个程度。胡惟庸虽然嫉恨先生,但并无深仇大恨,弹刻刘基的奏章也强词夺理,没有能令人信服依据,如果没有来自太祖方面的一些默许,本身就有诬告嫌疑,很可能反过来惹火上身。更何况文成已归隐,不可能对其地位权势构成威胁,做下毒这种风险很大而毫无回报的事,对身居丞相高位,且以精明干练著称的胡惟庸而言,应该还不至于笨到这个程度。再者,不露痕迹地毒杀功臣是太祖的拿手绝技,李文忠、徐达也是这样因病受到探望和赠药之后便不明不白的死掉的。而文成先生之死仅仅是一个开始……,而他最后也无法保住文成先生的2个儿子。

  洪武十年,刘琏和胡惟庸党羽冲突,被胁迫坠井身亡……

  而刘璟始终无法听进秦艽的劝,一直对太祖心有怨言,后来,终于被太祖软禁于宫中,任何人都不得相见……

  jV最:t新章R节上@酷匠^网R

  秦艽搭救无门。

  五年之后,大清算终于来了。始于追查文成的死因的胡惟庸案发生于的洪武十三年,最终的罪名则是不可饶恕的谋反。“词所连及,坐诛者三万余人”,实际数目远高于此,因为被杀的都是以家族为单位,杀一人也就是杀一家。坐胡案死的有李善长、朱亮祖二国公二十列侯,身为太子老师的宋濂虽免于死罪,但死于流放途中……

  太祖铢杀屠戮,用恐怖手段造成了至高无上,森严可怖的皇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