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事,若遵照命运行走,究竟是对或是错,若一个人深知自己的命运,甚至知道自己最终的结局是不好,依旧不改变初衷,究竟是对命运低头,还是顽固不化?或者是一个人的执念太深?

  秦艽已经无法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无法知道究竟在文成的心里是否和他一样悲哀,难道他执意窥探命运的秘密也错误的?以至,多年后,当秦艽泪流满面为文成料理身后事时,依旧无法忘怀。

  朱元帅为了笼络知识界的人士,专门修了一所礼贤馆,对知识界人士给予很高的待遇,而且一旦听到他们有什么高明的见解,朱元帅立刻予以采纳,并重赏他们。文成见朱元帅诚心诚意,自认为遇到了明主,便死心塌地追随他,利用自己的军事才能为他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即使最初文成是因为天下大乱,异族统治,百姓受苦,而留了下来。而秦艽,也渐渐的成为朱元帅幕下一个举足轻重的影子人物。唯一不同的是,文成处明,而他处暗。文成和秦艽说过,我拉你入伙,让你在这几年失去自由,这是为了你所追求自己内心的渴望必须付出的代价,而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彻底拉他入水,所以,秦艽无官无职,也几乎无人知晓,这反而在某些时候如天意般,或者是文成有意而为的,让秦艽在多年后逃避了一场原本也将属于他的没顶之灾。

  那么这是他的命运吗?

  一天,朱元帅在自己房中设酒席款待文成,秦艽依旧向往常一样默默跟在他们身侧,朱元帅征求他对天下时局的看法。文成听完他的述说,微微笑着,抚摸着酒杯,款款地向他发问道:“您可知道山中猛虎的故事吗?”他被问得一头雾水,“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

  m看H正版Dz章5u节上酷)匠网

  文成笑着说:“从前有一只猛虎,整天在山林里觅食,有两只狼也想贪些便宜,便和猛虎争食,猛虎追那只狼,这只狼来吃它的东西,猛虎白白猎获了很多美食,最后竟然饿死在山林中。现在您就好象那只猛虎,而陈友谅和张士诚二人就好象那两只狼,如果您想安安静静地独坐天下,该怎么办呢?金陵地势险要,但也不过是一只肥免,天下之大,才是可逐之鹿,若想雄霸天下,必先除掉二狼,再北定中原,那时您就可以面南背北了。”一番话说得朱元帅热血沸腾,豪气大发。他说:“若不是先生教我,我终不过饿死之虎耳,此为天意,使先生助我也。”从此,朱元帅把文成当成心腹谋士,事无大小,都要同他商量。他称文成只用先生,而不呼其名,以示尊重。也常把文成比作汉初的张良,三国时的诸葛亮。这就更加增加了文成报答知遇之恩的愿望。形势发展果然如文成所料。文成在战略上为朱元帅制订了先灭陈,后平张士诚的方针,为朱元帅获取夺天下的主动权。当西边平汉战火渐渐平息之后,朱元帅立即集中优势兵力掉转矛头挥师东进,扫平张士诚所建的吴国。陈友谅、张士诚灭亡,方国珍降服之后,朱元帅的势力日益扩大。

  元·至正二十四年一月,在李善长、徐达等人的劝进声中,朱元帅即位为吴王,任命李善长为左相国,徐达为右相国,文成为太史令。

  元·至正二十八年一月,朱元帅在取得决定性胜利后称帝,改元年为洪武,定都金陵,任命文成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

  而此刻,秦艽已经在逐步的从他们的视线中隐去,但是文成先生已经无法脱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兮说:

  请大家还是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