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艽,若有个机会,你可以成就梦想,但是你必须背离纲常伦理,你会怎么做?如果,我们去帮助那些大逆不道的‘匪’‘盗’做事情,即使这个事情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失败,你我将背负千古罪名……”

  “我不害天下苍生即可,那么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什么黑与白吗?文成兄,你不是叫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又为何自己如此为难……”

  “我不为难,我不过是……”他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明天,和我去见一个人,那个人,也许就是将来的帝王!我拒绝了他好多次,这次无法推脱,而我也没有其他后路!”

  “恩!”秦艽不语,恭敬立于他的身侧。

  “可是,秦艽。如果见了他,你将无法过闲云野鹤的日子,而你更要过着隐姓埋名,影子般的生活,你愿意吗?”

  “我愿意,文成兄,这么些日子,有你的倾心相授,我明白,我能找到我最终的自由的,未来很清晰的在眼前,即使我看不见我自己的,更看不清齐眉的,这都没有关系……”

  “那好!我们就一起为你我的梦想赌上一把!”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8

  浙江·应天府

  秦艽跟在文成身后一起进了应天府,堂上坐着一个人,秦艽垂眼,用眼睛的余光细细大量了此人:此人额高,眼细眉吊,鼻凹口阔,两耳偏小,耳廓却厚,颧骨突出,下颏肥硕,身长八尺有余,背弓,腿过两膝,弓腰,腰粗而肩窄,手阔而指细瘦长,行动如虾下水。此容貌既有大贤之厚度,又有大奸之残忍,是个能同辛苦共患难,而不能同享受共安康的人。

  此人就是那位之前一直到茅屋请文成出山的朱元帅。

  “刘先生,一路劳顿辛苦了,请喝茶!”

  “客气,见过朱元帅!”文成略略一拜。

  朱元帅非常客气,亲自为文成斟茶。

  文成依旧是他那副无所谓懒散的态度,即使眼前的人刻意放低身架迎合他,他也只是淡淡作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回话也是有一搭没有一搭的。

  当他问到关于如何建立功业时,文成随机想出了治国十八策,说得朱元帅不断点头称是,不断亲自为刘伯温斟茶,继续向刘伯温征求有关创业的大计,这时,秦艽看到,文成原本无所谓的眼神开始变了。他那一直冷漠冷淡的眼神,慢慢开始变得火热。秦艽明白,文成已经开始走向了自己的命运。

  所谓卜人不自卜,秦艽眼前如画般开始出现了文成的命运线索。他震惊,更无法抑制内心的悲伤,他不能轻易去改变任何命运的轨迹,更何况,这是文成自己所选的一条道路,或许在文成的心里是已经很明白了的吧。神机妙算的文成,怎么会不知道将来的结果呢?而朱元帅的面相,文成怎么会相不透呢?

  秦艽坐在文成身侧,静静喝茶,而朱元帅也将他看做是透明人一般。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只能看文成和自己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命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兮说:

  开始和历史穿插了,希望大家喜欢,多多提携,多多给出意见哦,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