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的门被推开,落日余晖中,一个中老年男子出现在秦艽的面前,看岁数,并没有大秦艽太多。

  他耳阔手长,额宽如场,两只小眼炯炯有神,声如洪钟。青丝中隐隐透出几缕白发,这白发反而更加让他风姿卓然。

  他走到秦艽面前,淡淡作揖。秦艽见状,赶忙回礼道:“可是刘文成,刘先生?”

  “正是在下!”

  “敢问刘先生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风起,竹叶随风吹落满地,文成先生风姿如仙,小眼精光四射,他答道:“仰以观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始终反复,故知生死之说。”

  秦艽犹如醍醐灌顶,他找到他一直以来,内心的疑惑和自己的渴望。

  易经中云:乾以易知,坤以简能。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原来自己要找的东西这么近,又那么远!

  清风中,秦艽再一次深深鞠躬,“先生,请收我为徒!”

  文成扶起秦艽,道:“其实我不过痴长你几岁,没有资格作为你的师傅,而你我的相见,也是命定的缘分。而你我要走的路,相同也不同!”

  N酷k匠●网c{唯}¤一=_正O版Z,1√其sm他都是mY盗版

  “为什么这么说?”

  “我有自己的心结,你有你的心结。而我的心结,就是我的仕途!至少我无法象你了无牵挂,悬壶济世。或者说,即使我胸怀天下,也有我自己的野心,那么与我的相遇,注定将你,以及你身后之人牵扯入这个浑浊世界,那么你愿意吗?”

  晚风吹乱秦艽的头发,他立在风中久久不语,而内心的渴望……,他道:“为什么?”

  “因为,你以后的孙儿,她注定要成为你和我的接班人,那么你愿意吗?”

  “我?”

  “是的,你是否愿意为了你内心的渴望而牺牲你的孙儿,以及你的家人?为了你所谓拯救苍生,救人于水火的崇高理想?”

  “我……”秦艽再一次被他问到无语,“那么宿命是不是一定不能改?”

  文成看着秦艽,道:“一切都还没有被注定……”

  “那么。”秦艽心里燃起希望,“那么我愿意……”

  “恩,”文成拉着他走进茅屋,茅屋里,满满都是书,还有他之前看到的郁离子,夫郁郁,文也;明两,离也;郁离者,文明之谓也。非所以自号,其意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底文明之治耳。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书,书中详于正已、慎微、修纪、远利、尚诚、量敌、审势、用贤、治民,本于仁义道德之懿,明于吉凶祸福之几,审乎古今成败得失之迹,……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我将遇到一个人。而我最终也将成为众人眼中不耻的叛国求荣之人,我将帮助另外一个人成就帝位,这就是我的宿命,而最后……,我也将为此付出代价。那么你也有你的宿命,你还敢吗?”

  “我……,”秦艽顿了顿,“既然已经来此,也就没有好回头的……,这也是我的命!”

  “很好,那么我一定倾囊相授,那么,你就先成为我的影子吧,你不可以叫我师父,你应称我为兄,为我做事,为我成就我的梦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兮说:

  周末两更哦,早晚九点半左右,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