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美景,令人心醉,然而,在这样的美景中却蕴藏多少刀光剑影和阴谋。

  杭州,有多少江湖豪杰聚集,又有多少江湖鼠辈藏在黑暗的角落觊觎着这里的一切。

  光明与黑暗,永远都是这样共存的。

  :最新7e章节上?(酷匠2网t

  既然来了杭州,不去泛舟西湖是不是一大遗憾?更何况,那些觊觎秦神医宝贝的人都还没有全部现身,现在就打草惊蛇,不是错过一番好戏?不如让他们窝里斗,斗够了,再去收拾剩下的那帮人,这样岂不是轻松很多?

  昨天夜里,杭州最大的帮派火龙帮血洗青阳客栈,将住在那里的,来自云南的异教灭门,据说来自云南的,声势浩大的从云南过来的异教,目的,就是秦神医留下的盖世武功秘笈。也因为他们如此猖狂的在杭州大肆宣扬他们的目的,因而惹来了今日灭门之灾。不仅江湖中不入流的门派如此,包括武林中各名门大派也被卷入这场莫名的漩涡之中。秦艽生前和武林中各名门大派的一些人物有不少交情,因此,也有不少门派惹了不少麻烦。这场武林的争斗,它的漩涡在慢慢扩大,而它的中心,马上就要卷其新的一轮风暴……

  “月冷寒泉凝不流,棹歌何处泛舟?”

  秦小莲三人,找了一条小游船,在西湖上游游荡荡,很是惬意。湖中,不少文人墨客吟诗做对,湖中,游船不断,灯笼光点点,笑声不断,人,诗,景,完美融合。即使小莲他们三人粗衣布裤,尽管在这么多文人墨客之中,小莲他们三人还是不断引起他人的注意,自古,才子配佳人,小莲清秀可人,眉眼之间透出灵气,林风、林寒两兄弟相貌俊美,气质不俗,刚才,林风脱口而出南颂诗人苏锐的诗句更是引来他们的赞叹,能够知道一个名气不大的诗人的诗句,的确是不容易啊。原本,林寒打算带黑纱帽来掩饰他脸上的伤疤,可是觉得太惹人注意,所以没有采用,虽然现在他披散着一头长发,已经很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是相比黑纱帽,这个已经是好了很多了。

  难得,一向不喜欢与外人打交道的林风居然会吟诗,居然还会与周围的文人墨客笑脸相迎,与他们谈古论今,吟诗作对。,一向严肃老沉,不苟严笑的林风居然有这样的一面。小莲托腮,望着那个突然变身的林风,对林寒说道:“大哥今晚,很不一样哦。”

  林寒也觉得意外,“大哥的文采,我是知道的啦,不过今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他太高兴了?”

  “莫非,他被今晚的美景所收?”小莲若有所思。

  “对啦,”小莲从荷包里翻出一枚小火炮,递给林寒,“不如我们放这个助兴?这个本来是去救你时,怕会失散,作联系用的信号。现在作为烟花来放,倒也满合适的。”

  “对啊。”

  火炮升空,然后炸成万朵炫目火花,坠空而下,引起湖上人一片唏嘘。

  “咦,小莲,你掉东西了?”林寒捡起刚才他脚下的一个小东西,“一只玉兔?很精致啊!”

  小莲从他手中接过玉兔,擦拭干净“可能是刚才拿火炮的时候掉的吧。”小莲仔细看了看,没有被踩坏“还好。你没有踩坏了,要是踩坏了,我跟你急!”

  “哦,是吗?”林寒笑道“这么宝贝啊,呵呵,有故事哦。”

  林风从小莲手中拿过玉兔看了看,“小莲,这个是……?”

  “好了好了,告诉你们就是了。”小莲说道“这个是一个人给我的,我在我小时候见过他一次,后来我们一起掉到悬崖下面,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他不见了,我就发现了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他掉下的,还是他有意送给我的,我就当他送给我了。”

  林寒的笑意更深了“小莲,那个人是男的女的?”

  “男的。”

  “小莲,你说的小时候,有多小啊?不小吧?”

  “小莲,你还是没有说实话哦。”林寒拍了拍小莲的脸“不好意思了啊?”

  小莲拍掉林寒伸过来的狼爪:“我说就是了啊,他,他,他曾经是我的意中人!”小莲闭眼,那个人,从小莲情窦初开,就一直停留至今,占据了小莲整个青春岁月,当时出门远游行医,也是为了能够与之再相遇,不过始终不能如愿。后来,遇到了林寒,当自己投入一份真正感情中时,回首,那人的身影没有模糊,反而清晰起来。年少的爱恋,单纯而热烈,小莲曾怀疑这样单纯的执恋也许源于自己多年的习惯和信念,当真正恋爱时,小莲明白,这的确是爱,不曾变过,沉在心里难以忘却。

  林寒忍不住笑出声:“我就说嘛,要不你怎么会这么宝贝这么紧张这只玉兔。”林寒搂过小莲“哈哈,那我现在不是很幸运,现在你喜欢的人是我吧?”

  “林寒!你!”小莲窘迫万分,“林寒,你别得寸进尺!”

  小莲使了点力,一个转身——“咚!”

  林寒被小莲推入湖中。

  “哈哈!”小莲得意的看着在湖中极为狼狈的林寒,笑声响彻半个夜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