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扑,扑……”

  一只灰色的信鸽盘旋几周,悄然立于窗前徘徊不肯离去,然后,一双修长的手将信鸽抓了起来,解下其脚上缚着的纸条,原本轻松的脸色霎时变的凝重起来,俊逸男子穿过曲折回廊,走到一位白发而不失威严的老者面前——

  “爹,寒儿被擒,现在人被关在十王爷府。”

  老者拧眉:“寒儿不是第一次出去,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搞清楚情况了吗?”

  “原本寒儿只是假意被擒以打探王府动静,但是他没有想到十王爷这个老狐狸早就下了陷阱等他来钻,等十王爷搞清寒儿和我们有关时,那就麻烦了,若让十王爷知道寒儿的真实身份,恐怕我们林家少不了一劫。”

  酷¤l匠k网…正版首E发(

  “风儿说的是。”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天下人都知道秦神医和林家的关系,也知道秦神医留了宝贝在林家这里,恐怕,这给十王爷落下借口来夺取宝物,毕竟,刺杀王爷的罪名可是要杀头,甚至诛九族的。

  “你们把莲儿叫来吧!我们需要她的能力才能完成这件事情!”

  “莲儿,寒儿被擒了,我希望你能和风儿一起去解救他,风儿需要你的帮忙。”

  “林二哥被抓了?为什么?”

  “他前些日子去十王爷府打探,不幸陷入圈套。而十王爷一直对你爷爷的东西念念不忘,现在整个江湖估计都知道,东西在我们家了,你说,他能不被抓吗?估计,他的身份也暴露了,那就更麻烦了!”

  “可是爷爷没有什么旷世医书,也没有武功秘籍啊。他的那些医书,全天下,都可以买的到,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相信这些东西呢!”

  “世人皆信谣传,世人也非圣贤!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是他的确留下了一个箱子,我已经将它转移了,你爷爷说那个只有你能打开。”

  “好的,我明白了,伯伯,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

  林风摊开一张王府的平面图,说道“王府本身的结构不复杂,难就难在王府的戒备十分森严,守卫的武功都还不错,更何况,十王爷的幕后之人就是四王爷,里面一定少不了四王爷的人的防范,小莲也和他们2次冲突,此刻,他们一定不会再向之前那样,那么容易让我们得手的。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即使我们武术略胜一筹,我们也没有把握,所以我们只能偷袭,不能惊动任何侍卫。问题也就在这里,王府的巡逻制度十分严密,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动所有的侍卫的,如果那样的话,别说救人,我们也自身难保。”

  “我明白了。”小莲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大哥是希望我用摄心之术混进去,然后在溜出来?”

  “对。”林风笑道:“小莲真是聪明。”

  小莲仍然有顾虑,“摄心术是好用,可是它也极耗内力,我怕我内力不够。”

  “不用怕,如果你内力不够,还有我,我可以传给你。”林风答道:“我已经考虑到了,要不怎么会想到要你帮忙呢,而且,我还知道,寒,他也吃过你摄心术的苦呢。”

  月,悄悄地躲进了云里,正是机会。

  林风和秦小莲身着夜行衣,潜伏在十王爷府外的一棵大树上。夜半时分,巡逻的人略显疲惫,但是,尽管如此,仍然十分警觉,可见他们所受的训练极佳,难怪林寒会栽在这里。

  林风从怀中拿出准备好的小卵石,

  “嗖,嗖,嗖——”

  几盏灯笼应声而灭。侍卫们骚动起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趁乱,林风和小莲无声无息地跃上房顶,揭开其中的几片瓦片,钻了进去。

  打开房门,一个侍卫就守在房门口,小莲毫不畏惧,迎了上去,小莲拍了拍背着她的侍卫的肩,他回头,刚要喊,就撞上了小莲清亮的眼眸,小莲低低的声音如梦幻般传来:“我们是朋友,做你该做的事情,过了今晚,你就会忘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顿时,侍卫的眼睛变得迷离起来,他陷入混沌之中,小莲和林风转个弯,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这时,侍卫才反应过来,他骚了骚头,咦,自己怎么在发呆?他四处看看,一切如常。

  “第十五个了,”小莲低语,似乎,体力有点不支,她打了个踉跄,几欲摔倒。

  “小心!”林风的手从后背托住了她的腰,防止她的摔倒,然后,小莲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林风温暖的大手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她的身体之中,低低的声音传来,带着点微愠的味道“耗力过度了吧,别硬撑,你早该告诉我了啊。”

  小莲的精神逐渐缓过劲来,这样的温暖,让她有些恍惚,而这样的温暖竟也如此熟悉,仿佛在许久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样的感觉似的。

  小莲没有来的及多想,就被林风拉着闪过一个侍卫,躲到一个角落中,他继续说道,“不要让你一时的逞强而毁了今天晚上的计划,现在不是你逞强的时候。”他手上的力道变紧了,好像是要惩罚她的任性,然而,他输送的内力并没有减少,小莲深深吐了一口气,“对不起,我知道了。”

  他松手,示意她藏在草中不动,他跃起,隐入夜色中,不一会,他再次出现,“寒就关在前面的屋里,外面两个,里面还有五个,他们和我们刚才遇到都不一样,他们是真正的武林中人,你有把握吗?”

  “当然。”小莲拿出了上次林寒给他的柳哨儿,吹了起来——

  黑夜中,传来了柳哨的声音,那声音忽高忽低,忽近忽远,那声音极细,极为柔和,仿佛天籁,可又隐隐约约,让人忍不住竖起耳朵,想听个明白。

  林寒抬头,这柳哨的声音,很熟悉,对了,是他送给小莲的,他们来救他了?林寒在心中想到,不过,这个小莲未免太有闲情逸致了吧,居然在这个时候吹哨?不对,林寒听这哨声似乎有些诡异,她不是那种没有大脑的人,林寒的直觉跳了出来,他想到了上次在青莲池畔小莲使用的摄心术,莫非?林寒撕下衣角,将布团塞入耳中,直到听不见音乐为止。林寒盘腿坐下,屏气凝神,陷入冥想之中。不让依旧在脑中萦绕的柳哨的声音干扰他的心智。

  不一会,林寒发现,侍卫们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混沌之中,他们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只是僵硬得在牢前走来走去。然后,门被无声无息的推开了。

  “小莲,你说的对,果然寒听出了你的哨声,而且真的没有被你的摄心术给摄了神智。”林风的声音压的很低,但是仍然掩不住兴奋,他直冲牢前,三下两下打开了牢门,“寒,我们来了。”

  林寒点头,穿过兄弟的身影,小莲一脸疲惫,但是,见到林寒的惊喜让她强打精神,她对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能听懂的。”小莲脸色微变,嘴角渗出血来,“我……”

  林寒抢前一步,在她晕倒之前,抱起她:“小莲……”他拍拍她的脸,没有反应,“这个,哥,怎么办?”

  “没事,小莲不过是因为一时耗力过度,气血上涌所致,休息一两天就好。”

  “哥,我们必须马上赶去杭州,王爷他们已经知道爹把师父的东西藏在那里了,在不走,我们就迟了。”

  “什么?”林风说道:“他们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清楚?除非我们家里有内贼?我必须告诉父亲叫他小心。”他飞身跃出牢外,又甩出一条长绳将其缠绕在王府不远处的树上,最后将带着八爪长钩的另一头牢牢钉在王府的屋顶上,林寒抱着小莲一跃抓住绳的一端,顺着高低落差,直接滑出了王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