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样的一双手,青葱白嫩,却疤痕满布,她蒙着脸俯身藏在林府主屋外侧的大树中,看屋内的那群人温馨的画面,从她露出的眼中,可以看到,她此刻内心的不平静,她时而蹙眉,时而圆睁双眼,好像那双眼中仿佛可以喷射出万丈火焰,烧死屋内的人似的,而更多时候,她凝视屋内的某一点,流露出的却是深深的悲哀……

  她看了一会儿,跳下树,从林府暗处,闪出一个人影,悄悄的将这个蒙面女人又引出了林府,她在这个影子耳语片刻,便又隐入黑暗之中……

  “郡主,您今日夜探林府,有何收获?”

  这个蒙面的黑衣女人摘下黑布,露出了一张,可怕的,如老妪般的脸,和她细嫩的双手竟如此的不相称,这个女人,身上的一切,实在是太怪异了!她在桌边坐了下来,说道:“林寒果然没有死,你们要小心,那天晚上,和你们交手的,就是他,当日,我不方便露面,但是林寒的一些路数,我是熟悉的,他这个人,以攻为守……,他最大的弱点在于,他的确不擅长防守,更不擅长躲避暗器,你明白该怎么做了吗?”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安排。”男子说道,“属下,这次一定不会吃亏!”

  “下去吧,本郡主也要休息了!”

  男子走出门去,她放下屋内的重重纱帐走入内间,现在,这里是安全的……,她伸手一抹,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从她的脸上取了下来,这是一张艳丽无双的面孔呀!白皙的肌肤,漂亮的大眼,秀挺的鼻,厚薄适中的红唇……,老天太厚待这个女子了,天下的男人都会为她这样的脸庞着迷的。

  她坐在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水饮下去,然后便有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而此刻,她冷漠的眼神也在瞬间瓦解,她喃喃到:“娘,十年了,十年过去了,您知道,这对我而言,多么痛苦吗?娘,您放心,您想报仇我一定会帮您杀了那个负心人,可女儿呢?您想过女儿的感受没有?您究竟爱过我吗?如果您爱我,你怎么舍得这样做?让我……让我……”她一度哽咽,“娘,帮你报完仇,我就去地下找您,好好和您问个清楚……”

  风刮起了屋内的纱帐,重重随风舞动,里面的女子,黯然起舞,步履凌乱,动作肆意而疯狂,点点泪水洒落烛台,谁也读不懂她的悲哀,命运的线,将她束缚,她宛如木偶,无能为力,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另外的一双黑手带着,脱离自己的人生,而成为别人命运之中的傀儡……

  仿佛,是感应到你屋内女子的紊乱气息,有人,在门外吹起了树笛,而屋内的女子,在听到这样的树笛声后,反而安静了下来,她吹熄蜡烛,坐在黑暗中,任自己毫无掩饰的悲痛,肆意奔流……

  “王爷,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难过吗?”她依偎在王爷的怀里,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他搂紧了,情爱之后,身体疲惫,他昏昏欲睡,不免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那我死了你会难过吗?”她的眼里忽闪忽闪的,即使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最爱,她依旧希望能够听到她想要听的答案,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爱她爱的可以连性命都不要,那么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恩,我想我会吧,毕竟你那么特别……”他的眼睛都快阖上了,他心里不免有点烦躁,原来清冷如她,也不能避免俗套向男人索取承诺和爱,也许,是他太过于娇纵她了,女人果然是不可以太疼爱的。

  看)9正4A版|章I节kr上¤酷"5匠6网g#

  “只是这样而已吗?”她的眼底滑过失望,原本紧紧贴在他胸前的手又收了回来,她低低的说道:“难道这就是爱吗?”

  “别多想!”他霸道的将她的手拉回,“我就是喜欢你不会象其他女人那样索取过多,也不会给我的生活和霸业添乱,换做是其他女人,我连伤心都不会,你该满足了,女人如果不会满足的话,下场一定不会好!”女人果然麻烦,他的睡意全无,很想起身马上离开,他是爱她的,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任何的个人感情而阻碍了他内心对于权利的追求。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今夜如此伤感的想提死,莫非……

  “你是不是有事瞒我?”他问道。

  “没有”,她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道,“我怎么会!”

  他不吭声,犀利的眼神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今天的她,太过去反常了,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能让她如此的,莫非是,感情?

  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指尖冰凉,他觉得他好像就要失去她了……

  “后面的事情,你都别插手了吧,我让别人去做,你现在给我好好的呆在王爷府里,哪都别去!”

  “不,不,我一定要去!我要为我的母亲手刃仇人,这是母亲的遗愿,我必须完成!”

  他用手捏着她的下巴,“你,不许胡来!”

  “我知道,我不敢!”她垂眼,怕他看出了她内心的端倪,她说道:“我已经设计好了,诱捕林寒,让十王爷去做!”

  “恩!”他满意的点点头,放开她,翻身陷入梦中。

  黑夜中,她睁着双眼,久久不能入睡,她心底有了计划,若计划成功,那么她也不想活了,她决定和他们同归于尽。黑夜中,她望着四王爷的轮廓,百味陈杂,十年了,在这十年里,和他的纠缠,竟让自己也慢慢陷入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里,是爱非爱,却又离不开他。她伸手,在黑暗中抚他的轮廓,鼻子涌上一阵酸楚,竟有泪水滴落下来。她擦去泪水。却被他拖进怀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黑暗中,他吃吃笑道:“看来,你还是爱的我嘛……”

  他心满意足,拍拍她的背,道:“睡吧,爱上我有那么痛苦吗?放心,你是唯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