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七年了,七年没有在娘的面前露过脸,只是在夜静人深时,悄悄在她的窗外偷偷看她,而若是要在府内走动,他便一定要头戴黑纱帽,将自己的脸遮个严实,若是,路上巧遇了夫人,便恭敬的立在夫人身侧,喊声夫人好,而他那是的身份,不过是林府上供养的一个江湖门客而已。而夫人脸上的疏离,更是让他心痛万分。

  时间久到,他忘了究竟是哪一个黑夜过去后,林夫人彻底得失去了关于事实的记忆,她哭喊着说自己的儿子遭贼人暗算而遇不测,却怎么不想想,没有尸体,没有葬礼的死亡,居然也让她那么心安礼得。而忘了他后,林夫人是轻松的,依旧优雅,并且以他的大哥,那个温和,冷静的男子为傲。而记忆,居然也就那么的脆弱,脆弱到可以让人在一瞬间抹去!这不仅不可思议,更让他无法接受,陷入深深的自责,哀伤中,从小到大,最疼他的人,就是娘,而他居然不能接受一个丑陋的儿子。

  蒙着脸,小心翼翼的在林府上走动,宛如贼人,而今日,小莲要求他不在蒙脸,要求他不在喊林夫人为夫人,而是喊娘。他是心怯的,即使小莲一再告之,夫人的心病不会再犯,而他依旧紧张!

  有意起了个早,在夫人的厢房外守候,心里澎湃不止,以往,为了害怕夫人再发病,每次即使碰面也是垂首匆匆而过,而今天,终于可以不用再遮掩了!

  林夫人走出了厢房,一眼就看到了林寒,她愣了一下,问道:“请问你是……?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哦,对了,你是我们府里的客人对吧,我好像见过你几次?”

  “娘……!”林寒叫了出来:“我是寒儿!”

  林夫人又愣了半天,好像在回忆很久之前的事情,然后她说道:“壮士,别一早开玩笑了,我的寒儿早死了呀!”

  :◇酷匠f&网@'唯一C#正版◎,x其i他7q都√是~'盗r版

  “没有!我真的是寒儿!”林寒激动的走向前,撩起遮住他伤疤的头发,说道:“您仔细看看,我是寒而没有错呀!我没有死,娘,是您记错了!”林寒抓起林夫人的手,放到他的脸上,说道:“您摸摸,您一定不会忘的!”

  林夫人的脸色,由红润转青,在转白,然后,她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大声叫了出来:

  “不,不!我的寒儿不是这样的!不!——”

  林夫人大声哭了出来,那样的悲伤,让躲在暗处观察的小莲都无法不动容,而人最难的,就是认清自己,并面对现实!唯有这样的痛,才可以将林夫人深藏在内心的,被她强迫遗忘但事实上并不能被忘记的记忆重新回到她的意识中,这种痛……,经历过,必能涅槃,超越自己……

  林夫人昏了过去,林寒赶忙将夫人抱入了房内,小莲紧跟进去,把了林夫人的脉,脉象凌乱,气息大动所致,不过呼吸没有问题,因此,夫人身体无大碍,等她醒来后,她就会记起所有一切,而在后面,就是面对她自己的痛苦了。

  “林寒,现在你要日夜都守护在夫人身边,让她接受你,并且,要让她感觉到你,而她的心病,也就迎刃而解的,或许,在夫人内心深处,她已经接受了事实,所以,我今天才能这么顺利的让她的记忆再次出现……,放心,我也会和你一起守护在你的身边的……!”

  林寒握了握小莲的手,她的手温暖柔和,却也蕴藏无穷的力量,让他的信心更加坚定,而忙完事情后赶来的林亿和林风,看到林夫人终于肯定面对自己的问题,也非常高兴。

  那夜,他们所有的人,都守护在林夫人床前,不曾离去。

  而小莲,也在那个时候,和他们讲起了她云游的日子里,她所见的奇闻异事,快乐的笑声不断从房内传出,而林夫人,也不知道什么在他们谈笑之间睁开了眼,神情疲惫,但是却认证的再听他们说话,然后又将目光放在了林寒的身上,虽然,她那时的目光依旧是窃窃的,带点怀疑的,完全不是看至亲的目光,至少,她已经能接受眼前这个男子就是林寒的事实,这样已经是一个很大进步了……

  林寒,不禁悄悄的,将小莲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他此刻,是多么感谢眼前的这个女子,而小莲亦用温暖的眼光看着她,而那晚,她们的眼光,就那样胶着着,再也无法分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