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林府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治疗,林夫人的病情有所好转。

  丹溪云:“百病多有兼痰者、怪病多痰。痰之为物,随气升降,无处不到。”(《丹溪心法》)

  痰是人体水液代谢失常所致的产物,分有形和无形。有形之痰是指视之可见,触之可及或听之有声的痰而言;无形之痰是指痰的常见症状,如头目眩晕、恶心呕吐、气短、心悸或癫狂,昏不知人等,但却看不见有排出来的或其它性质的痰。痰性粘腻重着,易滞难去,既可影响气机的通畅,又可影响血液的运行,而形成瘀血。

  “痰浊形成之后,随气血流行,内而脏腑,外而筋肉,痰浊的停留与流动,必然影响气血运行,因而导致瘀血”(《瘀血论治》)。瘀血既久,亦能化为痰水(《血证论》)。痰与瘀互为因果,互相转化,瘀痰互结,胶固不化,而致疾病恶性循环,造成人体脏腑功能的进一步失调,使病情或错综复杂,或隐象环生,而成“顽症”、“重症”、“怪症”。

  可见痰之为痰,变化多端,症状不一。如痰滞在肺,可见咳嗽咯痰;痰迷于心,可见心悸、神昏癫狂;痰停留在胃,现恶心呕吐、痞满不舒;痰在经络筋骨,可见瘰疠痰核、肢体麻木,或半身不遂,或阴疽流注;痰浊上犯于头,可使眩晕昏冒;痰气凝结于咽喉,可致咽中梗阻,如有异物;小莲判断,林夫人的病,正如丹溪心法中所云,痰久瘀滞,加上林夫人内心心结久郁不化,更加加重了病情,除了愤怒和担忧外,人发出的任何情绪,都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影响,诸如:思念,爱,怨,恨,悲,恐,它的存在形式,就是和体内的津液结合,变成“痰”或者“饮”。

  所以,林夫人的病,祛痰饮只是治标,而真正治本的,却是解除她的心病!

  酷6N匠eP网◎首发

  在给林夫人服用化痰祛瘀药物,佐以针灸和头部啊是穴点刺放血治疗后,林夫人平时头痛,以及心悸的毛病均有所改善。面色也不象初见的时候隐隐发青。

  林夫人也非常高兴,看到自己多年的顽疾有了改善,高兴的拉着小莲的手说道:“没有想到,我的这个丫鬟,居然有这么高深的医术,让你做丫头,是不是委屈了你一些?”

  “不委屈,怎么会呢!”小莲微笑道:“人,最不能忘的,就是要做好她的本分,而我,就是一个不守本分的丫头,应该是我失职了!”

  林夫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小莲说道:“那莲丫头,你看,我这病,能好吗?”

  “当然可以,但是夫人,您的病要治好,单单靠我还是不够的,还要靠您自己!”

  “这我就不明白了。”

  “夫人,恕我冒昧,心病还需心药医,夫人的心病,小莲猜不透是怎么回事,其中缘由夫人心里应该最明白,如果夫人不敢面对自己的问题,那么,这个心病,永远都不会好的!”

  林夫人心里一惊,心里面,好像有些记忆慢慢地再浮了上来,那是,一段,她深藏了很久,很久,已经几乎被她强行遗忘的记忆……

  似乎,在每个并不怎么平静的夜里,来青莲湖畔散步,已经变成了小莲的一种习惯,又亦或,她是为了见那个人?

  有点期待,心就象悬在半空中一般,有些惴惴不安,有些甜蜜的期待。

  月光,总是那么温柔如水,小莲对着如镜般的湖水,理了理自己的发,没有乱!又拉拉自己的衣裙,也没有乱!转了一圈,很是高兴!

  却,撞进一个吃吃笑的怀里!

  是他!

  “看不出小莲姑娘也会爱美,我还以为小莲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呢!看来我,唉!女孩,毕竟还是女孩!”他笑的开心,任小莲的粉拳在他身上砸来砸去!

  小莲有些恼!又伸手向他捶去,却被他牢牢的抓住双手,他将她抱在怀里,令她完全不能动弹,然后,邪恶的靠近她的脸,小莲不由得害羞的闭上眼,而他的唇,就在她的唇边停留着,小莲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小莲不由得全身发紧——

  然后,他突然,放开了她,说道:“姑娘,我今天放过你,下次就不一定了!”

  小莲抚平了心跳,也笑开了:“那我不一定放过你呢!林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