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会王爷(3)

  从接到秦小莲离开苏州的消息起,他就一直暗中跟着她!

  郡主说,不可以轻易取她性命,否则,他早就动手了!他恨!那个美艳异常的小女子,就那样轻易的夺取了他唯一亲人的性命,更夺去了他将来事业上一枚有利的棋子!

  也难怪,在客栈头一次那么真切的见到她的面容,他依旧也是如此震惊于她的美貌。更明白那次,在王爷的会见之后,为何所有的人都对她的面目如此模糊,原来,她使了摄心术!

  鬼使神差,他忍不住从窗户进入她下住的屋子看个究竟!

  屋子里,除了她一套换洗的布衣裤和一些碎银以外,并无太多东西。他很意外,名满天下的秦神医,居然让自己的孙女如此清贫,难怪她吃饭时只是清粥小菜。

  策马,到前方的驿站给郡主报信——

  “郡主,秦小莲并无异动!”

  “好的,那么继续跟着她!”她摇摇手,说道:“但是,切记,不可私自寻仇,若秦小莲的性命有了意外,你知道依王爷的脾气,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我要连夜赶回北平。这里就交给你了!”

  “属下遵命,不负郡主所托!”

  “那就好!”黑衣女子从窗口跃出。陆霖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发觉——

  他的手心有点痒,他伸出左手手掌,在灯下仔细看了看,并不异常,不过手心好像脏了,他走到脸盆边,洗了洗手,手中粘着的乌黑,洗了去,似乎手心也不痒了。但是,还是有点什么在变化——

  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的心狂跳不已,好像有什么好挣脱他的胸口而出的感觉似的。他凝神,他想要……,这种感觉和想要的欲望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那么强烈的想要溢出胸膛,想要那么迫不及待的去实现,他已经忍了这么久了……

  金陵·城郊竹林

  小屋隐在深深的竹林中。这片竹林隐藏在那至高无上的全力中心的不远处。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月色,在这个城市,永远都是那么透亮,也难怪这里被他们视为龙脉之地而定都于此。他今天晚上要见的,就是那个极为权贵之人。

  依时而至,除去蒙脸的黑布,月光下,是一张如雕塑般俊美脸庞。至上次和那个权贵之人的相见已经过去一年了。

  而此次相见,他明白他自己有不可逃脱的宿命。

  那人,准时应约。也是秘密的相会,那人只是带了两个贴身侍从。

  一年不见,那人沉稳不少,却依旧不脱年轻的稚气和单纯。他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些岁数的年轻人。政治,对于他而言,是生存不可逃脱的命运,那么对于他而说,却是飞来的横祸,和一个不能逃避的,必须守护的承诺。

  年轻的君王翩翩而来,他的书卷气,并不合适这样的宫廷争斗,而命运的最终结果似乎已经清晰可见。但是他不能左右……

  他单膝跪地欲行礼,却被他扶起。“免礼,在这里,就没有那么多的宫廷礼节了。捕影者,朕刚有消息,秦艽的孙女秦小莲正前往北平的路上。若她真是要去见四王爷,那么情况就不妙了……”

  “不,皇上不必过于忧虑,秦小莲并没有卜的能力……,相信我!”

  “怎么可能,否则四王爷怎么会这么急于想要拉拢她的加入,毕竟,他是秦艽唯一的血脉,秦艽怎么可能不传给他?秦艽,是那个人唯一的传人呀,若不传于秦小莲,那么这一绝技就会失传!”

  “皇上的耳脉如此灵通,既然已经得知秦艽已经将绝技传授于在下,又何必介意秦小莲的最终归属呢?”

  “若你们相抗衡,谁胜谁负?更何况,这并不是小事情,身为朕的子民,难道你就不该为了国家之事而鞠躬尽瘁,更何况,你并没有为朕做出一个明确的占卜!”

  “天机不可泄露,若强行逆天,不但不能改变什么,而皇上更会遭到天谴,难道皇上还不知道这些吗?”

  年轻人的脸色微变:“大胆!竟敢对朕如此含糊!”

  “若皇上一心要知,大可以挖开金陵塔,里面有国师留下的碑文,那是国师留下的千古预言,如果皇上真敢挖出来看,那么皇上不仅可以知以后如何,更可以知上下五千年,皇上意下如何?恐怕皇上是没有这个胆了!”

  :酷匠(.网(◇永d_久(免k费b看小%"说

  “你……”他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捕影者冷眼看他,他终究还是个年轻的小毛孩。也急于去舒展他个人的政治抱负和拳脚,而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做一切,于是,就将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能人数士。而命运的捕影者,是不能逆天而为,更不能轻易的改变命运的历史轨迹的。何况,他本就无心于此,他只想守护着他的承诺,他只想守护着那么几个人,就已经足够……

  “皇上,恕在下无礼。恐怕,追杀秦小莲这个任务,在下不能从命,若在下愿意去做,也不必等到今天,更何况,杀了秦小莲,并不能改变什么,历史,可以因为一个人而改变吗?就连国师都没有这样的能力,何况区区一个女子?皇上三思,在下告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