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莲走向内堂,拿起那把佩剑,抽出,时间久远,剑鞘上满是灰尘,而剑抽出后,却依旧锋利。

  “这真不失为一把好剑,不给合适的人用,而放在这里浪费,真是可惜!”

  “你想用?”林风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有些玩味的看着小莲,看来,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还是,你想有其他的用途呢?”

  小莲依旧是浅浅笑道:“当然是给适合它的人用啊,放心,我已经找到了它的主人!”

  林风一惊,想要继续问些什么,而小莲却在此刻走开,走到厅外,此刻,林夫人在搬来的躺椅上休息了,擦净了脸上的秽物,在阳光下的林夫人显得那么的雍容华贵,谁都无法想到,刚才那样癫狂的一个人,居然就是林夫人。

  林夫人,微闭着眼,睫毛在风中微微抖动,摒退了所有的下人,只留下了林风和小莲。

  小莲,倚跪在林夫人的躺椅边,为她把脉——

  “夫人,您现在脉象平息,好好休息就好了!”

  林夫人,没有睁眼,在微风下,睫毛随风摆动,她喃喃到:“如果,我真能做到有勇气面对我自己的偏颇之处,那么,也许我就不会这样了!”

  “夫人,别怪小莲对嘴,夫人若你要是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今天就不是这样了!”

  “小莲……”夫人没有一点惊讶,她淡淡说道:“不是任何都有勇气面对自己失去的东西,和自己至死都要捍卫的东西,无论说是尊严也好,或者虚荣也罢,如果天下都有这样的勇气,那么这个世界是会很太平的……”

  林风垂手立在夫人身边,不语,眉头紧锁,而眼光却放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小莲不禁好奇,这样的一个男子,在他平静的外表之下,到底在思索着什么呢?他的表情,仿佛这世界所有的纷扰都很他无关,所有的喜怒哀乐也都和他无关似的,这和林夫人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明明,他们都是失去了一个自己的亲人啊!

  林夫人接着道:“风儿,你说,为什么寒儿会走了呢?寒儿,是那么聪明,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他怎么就那么走了呢?”

  “娘!”

  小莲偷偷打量林风,依旧看不到任何情绪,他说:“寒儿一直都在,一直都是那么优秀的!”

  “娘!”林风俯身,为林夫人拉好盖在他身上的披风,说道:“小莲,她懂些民间秘方,让她给你治病好吗?”

  “风儿,娘的病,十年都治不好,这样的一个丫头,能做什么呢?”

  “娘,就让小莲试试!”林风不再多说,“娘,孩儿先走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

  更@、新最快上B酷A$匠网

  林风转身,将小莲拉到不远处,对小莲说道:“如果,你能治好我的娘,那么我的命,就是你的!”

  林风拿过小莲手中的那把佩剑,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放到小莲手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就是我的决心!”

  看着林风离去的背影,小莲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他的心思藏的太深,太深,而想必,他的感情一定比任何人都浓烈,小莲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被纠了起来,事情,似乎在变得明朗的同时,又复杂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兮说:

  故事的前奏快要结束,人物的命运马上就要展开……其实,谁都不是谁,谁都有过去,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