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风古岭。

  十六岁的秦小莲与秦艽行走在山路中,天色渐晚,秦艽四处打量,不远处,有户猎户人家,看来今天得到那里借宿一晚了。

  风古岭人际罕至,能遇到一户人家不用露宿野外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这户猎户的家只是一间简陋的茅草小屋,里面住着猎户夫妇和他们两岁的小儿子。

  是夜,那个小孩哭闹起来,嚷肚子疼,秦艽和小莲起身查看,秦艽告诉猎户,他们是大夫。秦艽告诉小莲,这个小孩由她来治,秦小莲学医已经多年,而这两年跟随他四处行医也积累了不少经验,现在是时候让她慢慢出师了,秦艽刚才已经查看了那个孩童,他已经胸有成竹,而现在是考验小莲的时候了。

  没有慌乱,小莲看到爷爷肯定的眼神,她开始仔细为小孩诊病:

  小儿腹胀痞满,疼痛拒按,按之坚硬有块,望其舌,苔黄燥起刺,按其脉滑数。再问其父母,小儿这几日饮食,起居如常,唯独小儿这几日腹泻不止,但仅排少量恶臭粪水,不曾排下任何粪便。

  小莲心中了然,此乃,阳明腑实之热结旁流之证。现应急下存阴,峻下热结。考虑到病儿年幼,不宜用峻下猛剂之大承气汤,再加上夜半时分,无处寻觅相应药材,患儿此时腹痛难忍,煎熬方药也不和时宜,小莲想到炒菜的油可以做润滑之剂,于是取油灌其肠,不时,小儿便排下大量积粪,腹痛也不时而解。

  猎户说到:“看到小儿这几日排出恶臭粪水,以为是他感山中凉气,于是给他吃大量温补之药没有想到居然是腹内有积粪。”

  小莲笑道:“常人每每见下利粪水,便以为是腹泻,其实不然。由于粪块嵌塞难于排出,水样粪质绕过粪块流出形成的假性腹泻,名热结旁流。

  看到小儿腹痛缓解,小莲十分高兴,猎户夫妇也过来道谢。

  小莲对猎户夫妇道:“救你们的孩儿,是我医生的使命,但是,作为我,我也希望你们付出相应的代价作为报酬。”

  “大夫,您说,您要多少钱?我们当然会给。”

  “你误会了,我们行医,从来不收钱,我们要的是其他东西。”

  猎户夫妇脸色稍变,这样一个医生,他们从来没有碰见过,要人付出相应代价,更是闻所未闻,难道,他们碰到的是江湖恶医,可是看他们的今晚的言行举止,不象啊。猎户本能的将妻儿护在身后,对小莲说道:“那么请姑娘明说,你想要什么,我们猎户人家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可以给你的。”

  小莲说道:“我说过,我不要钱,当然也不要你们家的什么宝贝,更何况你们家也没有。我就要你养的这只八哥。”

  猎户诧异,不舍之情溢满心头,“这只八哥已经跟着我们多年,我们待它已经如同家人,大夫能否选择其他东西?”

  小莲摇头。

  猎户拔出腰间的匕首,说道:“这把匕首,是我们家祖传的刀,虽然不是什么宝贝,但也是我们家最贵重的东西了。要不你拿这个?”

  小莲摇头,打开鸟笼,将那只八哥抓出来,猎户夫妻不舍,眼中隐隐泪花,小莲假装没有看见,走出猎户的家,来到旷野中,天色微明,东方,微红的朝霞开始蕴染天边。小莲第一次医好一个人的喜悦已经过去,小莲更多的是想爷爷的要求,他的话。——救人一命,又夺人一命?这是什么概念?刚才,她要那只八哥也是冲动而为知,她看到了它眼中对自由的渴望

  1酷匠M网s唯一¤正W*版d,其√◎他m都!r是盗P版

  八哥在她的手中蠢蠢欲动,对自然的渴望,让它振翅,极力挣脱她的束缚,小莲顺势松手,八哥飞向蓝天,起初它不舍的在猎户家中上空低低盘旋了几周,后来,它便头也不回的飞向了蓝天。

  自由啊……小莲闭眼,安逸的生活虽然比丛林的险恶来得好,然而对于同类的相思和振翅高飞的感觉,才是它真正的向往,而我呢?小莲不禁有点伤感,聪明如她,可以看出一只鸟儿真正的渴望,却无法弄明白在自己内心中不断翻腾的心的渴望,它在挣扎,它在喊痛,它在燃烧,却一直找不到出口。

  “莲儿……。”秦艽在她身后喊道。

  小莲回头,风吹乱了她的头发:“爷爷。”

  “莲儿,告诉爷爷,你现在有什么感受。”

  “爷爷,莲儿心痛,莲儿没有因为医好一个病人而开心,反而觉得心痛,觉得迷茫,莲儿觉得心里好像有把火在燃烧。爷爷,我想做大夫,我没有想此刻这样,这么想做一个大夫,而我发现,我小时候所坚持的,和大夫比起来,都不值得一提了!”

  秦艽若有所思,随即,释怀的笑道,“莲儿,那么你想怎么做。”

  “莲儿不知,但是莲儿想象您一样云游四方,到处行医,也许哪天就让莲儿找到答案了。”

  秦艽点头,“去吧,爷爷不拦你。”莲儿到底遗传了他年轻时的热血,但是,秦艽相信,莲儿一定做的比他好。因为,秦艽已经在行医的过程中,慢慢告诉小莲关于生命的真谛,而这个,是要让她慢慢体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