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来,小莲慢慢长大,她已经十二岁了……

  每天熟读医书,和爷爷练习武术,上山采药,回家识草药,试药性,这样的生活,反而让小莲觉得充实而满足。

  偶尔,秦艽会外出一段时间,秦小莲此时便也会外出,到山里采药,几天不回。

  这一次,秦艽走的时间特别长,要有半个月才能回。秦小莲也决定深入山中,一直往南走,秦小莲从未往南走过那么远,南边的那一片茂密的森林在吸引着小莲的目光,那里常年笼着一片云雾,显得格外神秘,据说那里居住着仙人。小莲打算一直朝南走,然后再第五天返回,先爷爷一步到家,免得他担心。

  过程,没有小莲想象的顺利,山中早晚雾气太大,容易迷路,头一天,小莲为了贪图赶路,走得更远,反而迷了路,在原地逗留了很久,等雾气稍散,方向易辨时,才继续前进。后来,小莲在雾气较重时便原地逗留,好在山里不知名的草药万千,小莲识识辨辨时间也很快的打发了过去。而这里人迹罕至,小莲也采到不少名贵好药,令小莲高兴万分。

  第五天,小莲意外的发现一个山谷,山谷似乎有人打斗的痕迹,散乱的衣服碎片,以及,一路滴撒的血,小莲顺着血迹,来到一个山洞口。洞很深,光线很暗。小莲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顺着昏暗的光线,小莲隐约见一人躺在前方一动不动,他?她?小莲看不清,他究竟是死还是活呢?小莲鼓起勇气,上前一探他的鼻息,突然——

  那人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谁?”

  小莲吓的尖叫起来“哇,啊,啊——!”

  “嘘——。”他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牢牢抱着,不让她挣扎“别乱叫了,会引来我的仇家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莲现在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分明的肌理,这是个年轻的,健壮的男子。

  洞外传来了一阵人的嘈杂声,他警觉了起来,他将小莲推了出去,“去,引开他们。”

  “我……”小莲看他挪着缩到了一块岩石后头隐藏了起来,看来受的伤不轻,小莲看来看远处的来人,提足,运气,朝北边跑了去,北边不远处,小莲刚刚经过一个猎人设的陷阱,可以利用它来对付他们。小莲将陷阱上的草堆稍加掩饰,看上去就象是一个人躲在在草丛中的样子,相信他们会上当的。

  小莲弄好这一切后,调头,从另外一侧抄回来山洞中,“我,我引开了他们。”小莲不断的喘气,虽然短短的一段路,却也熬尽了小莲所有的真气,要不是这样,小莲也不能迅速到达陷阱并且布置好一切,“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水,我要水,你还有吃的吗?”

  他没有回答她,他看到她身上的水袋,伸手便抓,“我快饿死了。”

  小莲默默的从背囊中掏出干粮递给他,看的出,他是饿坏了,没有几口,就将一个馒头吞下肚去。没有几分钟,小莲身上的干肉,干粮,统统都进了这个人的肚中。

  借着微弱的光,小莲这才发现,他身上满身血污和伤口,象是从高处坠落所至。小莲默默地从包袱中拿出一块干净的布出来,就着洞顶上不断滴落的泉水,帮他擦拭伤口。

  “唔,痛!”他推开小莲的手“你干什么啊!”

  “别动,我帮你洗伤口,我是医生。”小莲很严肃,很认真,有着不容他抗拒的坚定。

  “哼,”他痛的闷哼一声,虽未阻止她的动作,却也很轻蔑的说“我看你一个小丫头,居然自称是医生。”

  酷匠网正?版~P首◇发!'

  小莲冷冷看他一眼,“少瞧不起人,没有我,谁救你。”医生的使命感,从小莲心中升起,这还是她头一次单独面对病人。爷爷说过,任何情况下,只要可以,都必须救人,那么现在,这也是她的使命吧。“我也是不是白救你的,你必须付出点什么来交换才可以。”小莲严肃的很。

  他闷闷的笑了起来,突然伸手捉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他乱糟糟的头发遮了他大部分的颜面,让小莲看不真切,昏暗中,只有他的眼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小莲觉得她有点胆怯起来,他想做什么,他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一个早慧想当大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他放开了她“不过,你真的很单纯。”

  小莲依旧不加理会,他自顾自的说起来:“你走后又跑回来,不怕我会杀了你吗?”

  “你不会。”小莲说到:“我觉得你不是坏人。所以回来救你,我是医生。”

  “走吧”他站起身,小莲发现他很高,他的体力已经恢复大半,他的伤势不重,大部分是皮肉伤,之所以那么虚弱,估计是因为饥饿所致。“再不走,他们追了过来,那么你会被我牵连的。”

  小莲很好奇,“你为什么被人追杀,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问的好”,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我也想知道。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最爱的女人要背叛我,要杀了我。而在前天,我们才刚刚完婚。”

  小莲听的不是很明白,爱情,是什么?那么遥不可及的东西,只是在书中见过,她只是懵懂的知道是男女之间发生的,在自己长大以后一定会经历的人生。而背叛,她是明白的。小莲觉得此时她心理有个什么东西被触动了起来,爱情啊,它是什么?

  “嗖,嗖,嗖——”几只利箭划破空气直面小莲而来,他抱起她飞快地躲过那几箭,朝密林深处飞掠而去。

  追兵来了,小莲觉得十分恐惧,可是,前面的路是绝路,前面只有一个峡谷。他们无路可逃。

  已经晚了。

  他们已经被追兵逼到了悬崖边。

  他低头望着怀里的孩子“我不想连累你,本来这件事情就和你无关,但是现在既然这样了,这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或者你愿意和我冒险一试从悬崖上跳下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或者,你愿意和他们一道,你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你刺我一刀。”

  小莲对他的话似懂非懂,他说要她刺他一刀,小莲做不到,自己救下的病人,怎么可以,更何况,爷爷一直教他,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

  小莲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我和你一起。”

  他露出释怀的笑脸,面对人的背叛和江湖的冷漠,这孩子的纯真和温暖,在这样的时间,给了他最大的安慰,抱紧她“我们要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