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流浪的生活!小莲很聪明,她很快就学会了利用自身的优势给她和小虎哥哥换老好处,或许小莲的确是一个可爱的丫头,通常她往街上一站,总会有那么一些好心人,给他们施舍些食物,也有人给他们钱。小莲也很机灵,总可以给小虎打掩护,让小虎好下手偷别人东西。

  她经常管用的招数就是一直纠缠着一个小虎判断的,很有钱的大人,然后让她给钱,或者给她买吃的,小虎再趁他们分心的时候,把他们的钱包偷走,得手之后,小莲就不再纠缠,赶紧跑走。当然,这样的方式也有失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钱袋丢了,于是马上就怀疑是小莲偷的那个时候,就不了一顿打。一般人,见小莲最多也就一个耳光,可是每次,小虎总是要冲出去护着小莲,他们一看,有个大男孩是幕后主谋,那就是拳脚相加的问题了。小虎,经常被打的皮青脸肿。

  这日,她们又一次失败了,天下着雨,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任何东西,肚子早就开始乱叫了,刚才的一顿打让小虎几乎没有了力气。

  雨越下越大了,小莲被雨淋的瑟瑟发抖,没有办法,小虎只好带着小莲回了破屋,安顿好小莲,小虎对坐在破草床上的小莲说道:“莲儿,你乖乖的在这等小虎哥回来,好不好?小虎哥出去外面找吃的。”

  小虎,从床底下掏了一个半烂的野山梨,递给小莲,“这个梨,小虎哥一直舍不得吃,等下你要是实在饿的慌,就先吃了它,好不好?”

  “恩!我在这儿等小虎哥回来,哪里也不去!”

  小虎的头一阵眩晕,看着这梨,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他走出屋内,到井口边打了一桶水,狠命的灌了个饱,拍拍胃,都是水,撑的很,却反而胃更掏的难受,喝进去的那些水恶心的让他想吐,他生吞了一口气,硬是压下那点恶心的感觉,他现在绝对不能吐。

  体温,有点上升了,他打了个冷战,脚哆嗦的厉害!怕是病了吧?他都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生过病了,眼前黑了一黑,他挣扎着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体力不支,昏倒在路中央……

  从日等到夜,从夜等到天明,小莲一直没有等到小虎的出现。

  小虎给的那个梨,早都连核都不剩,全部进了小莲的肚子里面。现在她再也无法乖乖的坐在这里等了,找遍了他们经常出没的街巷,完全没有小虎的影子,小莲在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大大的“死”字,会不会是小虎也死了,就象奶奶一样,不说话,不理她,被埋到土里找不到,如果要不是小虎哥哥死了,他怎么会不理她呢?

  小莲想着想着,就坐在街头大哭了起来,她的哭引来了众人路人的关注。大家看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坐在路边大哭,于是大发恻隐之心,纷纷解囊,不一会儿,她的面前就堆了不少食物和一些碎银。小莲擦擦眼泪,按照小虎哥说的,赶快把东西装进包袱里,抱回破屋,要不其他流浪儿看了,一定会过来抢的!

  记忆中,小莲真的苦难是从小虎离奇失踪之后,在这之前,虽然时时挨饿又被人揍,可是有小虎的照顾,小莲每天都觉得自己过的很快乐。而没有了小虎的日子,小莲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夜里冷,小莲学着小虎生火,怎么也点不着,好不容易点着了,有又没有多久被风吹灭了。还有蟑螂,以前小虎在,蟑螂都不咬她,现在晚上睡觉,有时被蟑螂和老鼠咬醒。

  还有吃的,小虎总是可是弄到干净新鲜的食物,而现在小莲却只能时不时去垃圾桶里翻些东西垫肚子……

  转眼,冬天就要来了,天气好冷好冷,街上行人很少,好不容易讨了个冷馒头,又被另一个小孩给抢了去,身体都快冻僵了,小莲实在是走不动了,她在路边的一个角落蹲了下来,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又慢慢的发现这些人都变得模糊一片,也忘了过了多久,突然有一个高大的白发老者站在她面前,为她挡去了风雪……

  是要给钱吗?小莲想着,习惯性的要给他磕头,说道:“大爷,如果是要给钱的话,免了吧!我现在想要吃的!”

  低头,衣内的银锁从破旧的衣服又滑了出来,小莲记得小虎哥的话,赶紧将银锁拼命的往衣服里面塞。

  那个老头看到了银锁反而更激动,他一把将小莲抱起,小莲吓得直叫。

  “救命啊——”

  !最O新章:√节;上酷iX匠E{网$O

  老头看到了银锁,激动的抓着秦小莲,也没有管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吓到了一个孩子,他说,“你是小莲,你叫秦小莲,对不对?”

  小莲停止了叫喊,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叫秦小莲?”

  “小莲,我是爷爷,奶奶没有和你说吗?你的银锁就是我在你出生的时候,给你挂上去的!”

  “爷爷?爷爷?”

  “恩!小莲,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来找娘!奶奶说娘住在一个美丽的地方,他们说奶奶死了,爹也死了,奶奶说娘去照顾生病的外婆了!”

  秦艽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前些日子,他算出了家人不幸的消息,于是他急忙往故乡赶,他回到村庄,本来就想将小莲接到身边照顾,无奈他千算万算,就是不知道小莲会离家出走。于是,他再次起卦,大概得知小莲在这一带,于是一路找过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儿,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让他心中很是疼痛。

  小莲看到这个叫“爷爷”的老人哭了,伸手给她抹去泪水,说道:“爷爷不哭,奶奶曾经说道,她说要小莲记得,如果有天可以遇到爷爷的话,就和爷爷说她想你……”

  “齐眉是吗?她……,还有我的儿,我都知道,可惜我无能为力,更不能轻易改变什么……,别怪我!”

  小莲听不明白他嘀嘀咕咕说的那些话,她抓着秦艽的衣服,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让她仿佛感觉到,她就是象奶奶那样,那么的温暖。

  秦艽将秦小莲搂入怀中,小莲身上的寒冷已经被他温暖的怀抱驱散了开,她的人生的命运之轮,就此开始旋转,无法逃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