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霏霏。

  b更新{最快_}上oY酷匠网W

  烟雨绵绵,绵绵不断,明明是五月初夏,却宛如三月初春,搅得人心烦意乱,无法平静。

  爷爷说的东西始终没有找到,爷爷走的突然,没有留下任何提示的话就离她而去,小莲找遍了林府上下爷爷有可能放东西的地方结果一无所获。而林家现在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也不愿意让林家人知道她的身份而介入其中。所以只有暗中查找。小莲甚至在想,这里是不是真的如爷爷所说他放了东西在这里,还是,因为某些原因,爷爷找个理由让她过来,让她这个不愿受羁绊的人来到这里。

  四王爷一直对秦艽医书以及他的武功秘笈十分有兴趣,在秦艽还在世的时候,就多方试探,想以重金收买这些东西,天下人皆知,四王爷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几年,小莲难免与王爷府上的人有过交手,奇异的是,小莲这几日上街,竟在这江南苏州之地,见到了四王爷府上的人,最近,江湖人士又在蠢蠢欲动,不知道是谁走漏了秦艽的死,难道……?

  爷爷过世不久,难道整个江湖都知道了爷爷的死,也都知道了他留下大堆武功秘笈和旷世医书的消息?

  小莲觉得很好笑,天下真的会有绝世武功和旷世医术吗?没有,爷爷的武功源自他的勤学苦练,源于他比别人好一点点的武功天分以及好的机遇——一个好的师父,致于他的医术,其实,旷世医书来源于《黄帝内经》,来源于《伤寒论》,来源于爷爷一向推崇的金元四大家的影响,想想自己年少时在灯下挑灯夜读一卷卷的医案,医籍,识药草,试药性,背方剂歌诀,等到自己再年长一点便背着药箱随着爷爷四处行医,就知道这医术绝非背熟所谓旷世医书而来,所以的旷世,所谓的天下无敌,无非是比人多付出多少艰辛而得。天下没有不劳而获,天下亦没有永远的得或失,所以,爷爷行医的原则就是,救人一命,也必夺人一命,然而,夺的这一命,并不是真正的一命,或许是一个人的心爱之物,或许是某个人的一生承诺,重到可以以性命相抵的承诺。秦艽也说过,以小莲的先天禀赋,若强而逆天为之,一定逃不过体内交争之气的影响。更何况小莲八字命太阴,阴煞。

  小莲想到自己爷爷相认的情形,那还是她六岁的一个冬天,父母在她还年幼时就已经双亡了,而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因为过度思念长年不归的爷爷,加上儿子儿媳的早逝,抑郁而终。小莲失去了所有依靠,只能流浪街头。那天,小莲又饿,又冷,唯一的可以吃的东西又被另一个稍大的流浪儿给抢走,小莲已经没有力气在继续四处游荡了,她坐在街角,无望的望着天空,这时,秦艽出现了,他给了她一个热乎乎的馒头让她吃,却无意间看到了滑出小莲单薄衣衫的,挂在她脖子上的一块银锁,上面刻着”秦艽“二字,秦艽的心情在也无法平静下来,眼前这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孩子居然就是自己的孙儿,因为童年的不幸而过于早熟,她的眼里没有孩童的天真,而是冷漠,而是戒备,该是天真烂漫的童年却没有太多的悲喜,而是用她那双早慧的眼冷冷旁观。秦艽解下身上的披风,将小莲裹起来,“好孙儿,爷爷对不起你,爷爷不知道你在外面流浪,不知道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等爷爷回到家里一看才知道,你爹娘,你奶奶,都不在了,爷爷知道,你叫莲儿,对吗?今年六岁了,莲儿身上的银锁就是莲儿出生时爷爷亲手给你带上的,奶奶和你说过吗?”

  寒气,随着披风的包裹渐渐驱散,咕咕叫的肚皮也随着一个香喷喷的馒头下肚而得到满足,小莲看着眼前这个银发白须的老爷爷,他的话,唤醒了她的记忆,那个遥远的,关于家的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