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当时的情景,小莲不禁泪下如雨。

  小莲从怀里掏出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信,小心翼翼的展开——

  “莲儿,爷爷已时日不多,爷爷最牵挂的就是你,爷爷知道莲儿一向要强,巾帼不让须眉,爷爷相信莲儿会照顾好自己,但江湖险恶,爷爷曾把一些有用的东西放在了江南苏州老朋友林亿的府上,爷爷走后,你去趟江南,把它拿回来,那是爷爷留给你最后的礼物。但是,莲儿,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让人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要知道,爷爷留下的东西也都是世人想要的东西,我和林家老爷多年深交,世人皆知,所以,小莲你必须谨慎小心,切莫张扬行事,更不可轻易相信任何人,若让天下人尽知,恐怕会给林家带来一场浩劫。

  莲儿喜欢云游四方,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但爷爷希望你有个伴,莲儿二十有二了,爷爷不希望莲儿象爷爷一样孤独一生,莲儿毕竟是女孩子家,一个人,爷爷不放心,下次,你再回塞外时,爷爷希望你能带着你的伴侣,一起到爷爷坟上上一捧新土,否则爷爷死不瞑目!”

  小莲抬头,胸中气息难平,她轻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爷爷,不是莲儿不愿,而是爷爷说过,莲儿出生时天地之气异常,莲儿出生于不属于阴,也不属于阳的地界中,阴阳交争,所以莲儿命薄,莲儿也不愿拖累他人!爷爷,如果你天上有知,告诉莲儿该如何做吧!”

  泪水又在不知不觉间滑落——

  “你在哭?”一只大掌恰时伸出接住了她滑落的眼泪。

  “是你?”小莲惊讶,那晚的蒙面男子!他怎么会让自己毫无察觉的,就出现了在自己的眼前?这是巧合吗?还是?小莲心里不免生出疑惑,他出现的,实在是太巧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

  小莲的脸浮上一丝不悦,随手撒出一把迷香,“多管闲事!”

  他掩面挥去迎面而来的迷香,直扑她而去“没有用的,还想迷倒我两次吗?”他以极快的速度点了她肩井,合谷,以及内外膝眼三穴,“你犯了武家之大忌!”

  惊讶之余,小莲觉得全身一阵酥软,无法站立。

  他顺势将她抱起,跃入半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你,你!”小莲气愤难当,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窘迫过,怎奈现在全身无力,只有任他抱着。

  他的轻功很好,他如蜻蜓点水般在树梢间飞跃,不一会儿,已越过半个山头。

  “你要去哪?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轻笑,俯头在她耳边低声道:“一个无法自由的人,有资格问吗?”

  “你,卑鄙!”

  “哦,是吗?”

  他的气息低低吹过她的脸,蒙面的黑纱柔柔的来回在她脸上刷过,她突然觉得有股燥热直冲面庞,“我,我!”

  他深遂的眼看不出任何痕迹,他低头,手指轻拂她的眼“闭上眼!”

  他的声音,温柔!

  她忘了反抗,乖乖闭上眼,只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开眼吧!”

  “啊?”

  她惊讶的发现他们在一处悬崖的峭壁上,崖下,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谷,“来这做什么?”

  “还没有到!”

  他搂紧她,“抓紧了,我们要下去了!”

  “下到悬崖下!”风声扑面而来,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我的天——!”

  有多久没有这样大声叫过了,小莲不由自主大叫出来“啊——!”

  他笑出了声,“你,叫的真大声,我的耳朵要聋了!”

  “是——吗——?”

  “是啊——!”

  他松手,将她推出去——

  “你,你!”小莲惊恐“我,我,你做什么啊,我轻功不好,救——!”小莲已被埋头推入一厚厚的草堆之中。

  小莲从草堆中抬起头:“到了?”

  抬头向上望去,谷口的天空只有碗口那般大,阳光从那碗口投下来,给这里染上一层金黄色的氤氲,四周满是向上伸展的参天古树,郁郁葱葱。刚才她的叫声,激起许多不知名的鸟雀,在他们四周盘绕飞翔。

  环顾四周,奇异花草争奇斗艳,一股清泉从地底冒出,汇集成一潭深水,她走过去,水,清晰地倒映出她的身形——

  “啊!”小莲这才发现她满头都是乱乱的稻草,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吃吃地笑出声,羞红了俏脸:“转过身去,不许看!”

  他被过身去“还想哭吗?”

  “我?”小莲笑道:“眼泪不能说明什么!”

  “听,那是什么声音?”

  他抬头,“有人在叫我,我要走了。”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我相信你可以自己回去的。”

  小莲接住疾飞而来的那道绿影,那是一每小小的,翠绿的柳哨——

  他的声音也从天边透来:“想找我时,吹响它,我听到了,就会来!”

  他循声而去。

  青莲湖畔,一高大人影逆光而站,他停下脚步,朝人影走去,“你找我有事吗?”

  人影转身,阳光映得他俊逸非凡。

  他摘下面纱,“什么事急着找我!”

  他在他耳边轻语。

  《酷G匠网首发W

  “我明白!”

  “等等!”

  “还有事吗?”他转身,飞扬的黑发适时落在颊部,遮去他脸上的伤痕。

  “小心!”

  “我知道,我走了!”

  京城十王爷府

  他一身黑色劲装,静静潜伏于王爷寝室的梁上.

  门被喝的烂醉的王爷撞开,王爷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压的身下的人疼的直叫。

  “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下人掩门而去。

  “梁上壮士,何不现身相见!”

  他从梁上跃下“功力不错,但不是我的对手!”

  他挥剑直指他咽喉“不许出声!”

  冷汗自王爷额上流下“壮士有何指教!”

  “听说你最近在苏州布了不少眼线,所为何事啊?王爷?”

  “不做什么!那是我的私事。”

  他的剑峰在王爷颈部上下滑动“那在下倒有一个问题要请教王爷!”

  “壮士请便!”

  “既然王爷不为何事,那为何江湖上那些牛鬼蛇神都频繁出入你的十王爷府?”

  “这!——”

  “还是不说吗?”剑在王爷的颈项处划出一道血痕,“那休怪我的剑不长眼了!”

  “等等——”

  “好,那我再给王爷一点提示,听说江湖又开始骚动起来了,好象是名震天下的秦神医,他遗留下的武功秘籍和盖世医书现世了吧!”

  他逼近王爷“王爷你,不可能不心动吧?”

  “我说,听说那些东西就在苏州!”

  “具体一点,到底在哪里?”

  “这个,还不知道!”

  “哦!”他眯起他的眼“很好!”

  他收剑“多谢王爷!在下告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