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文元年·四王爷府

  黑暗中,一高大挺拔男子坐在太师椅上,面色冷峻,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将他的整个身子都陷在了太师椅上柔软厚重的熊皮毛褥垫中,看似悠闲,只有他在椅背上微微点敲的手指暴露出了他的些许不安,他好像在等一个人!

  不一会儿,门被打了开,几个彪形大汉带着一个身形娇小的黑衣女子走了进来。黑衣女子眼上蒙着的黑布被摘了下来,她伸手揉了揉眼,屋内光线太暗,只有案上一根蜡烛在闪着忽明忽暗的光,她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这一定是他们故意所为!

  她没有一丝慌张,睁眼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男人,他的身后,显现出一片灰色的,又带点透亮的氤氲,那氤氲盘旋上升,慢慢的在他身后聚成了一条龙的形状,又暗暗透出了些紫气和金光出来,她霎时间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在此刻被他们请了过来,她微微一福身,道:’给王爷请安,不知道王爷在深夜请小女子来究竟所为何事?”

  `Z更新t!最Z●快上酷%匠~网'

  黑暗中,那个男人还在微点的手指停了下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身材娇小,而在此刻却表现得气定神闲的姑娘,心中不由得升起些许赞赏之意,他说道:“姑娘是聪明人,那么想必知道本王请你来,也是希望你能助本王一臂之力,不知姑娘可否愿意?”

  她笑道:“王爷认为我有拒绝的权力吗?如果我执意拒绝呢?”

  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甚至有点自言自语,道:“自他二十年多年前离世,这世间,已经没有象他那样的能人异士了,那么,你,就是本王想找来代替他的人!”

  她依旧微笑,内心却澎湃不已,此刻,她突然明白了爷爷在多年前的一番苦心,爷爷坚持只让她学习医学,目的一定在此!

  她说道:“王爷,恐怕我难承您的美意,您还是另找高人吧!”

  他震怒,猛的一拍桌子,吓得那几个彪形大汉如筛糠一般抖,“放肆,你以为你进了这王爷府,就那么容易出去吗?”

  她莲步轻移,径直走到他跟前,道:“如果,我要是不能走出去,又怎么会和你们来呢?”

  她的声音如下了蛊一般,终究,他们还是对这个年轻的女孩太掉以轻心了,而让她的催眠术得了逞,她的脸上有些许得意,她就是算准了他们轻敌,她目光如炬,在她声音的蛊惑下,他们如木头人僵住了一般,只是眨眼看着她,她说道:“等我走出这个门,你们就会忘了我的容貌,就会忘了今天你们败在我的摄心术之下,就会忘了今天你们曾经找过我……”

  她转身潇洒离去,走时,不忘轻轻的为他们掩上门。

  月下,她微笑着从脸上抹了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随意的丢在了风中,和那张艳丽的人皮面具相比,这张脸显得是那么的平凡无奇,普通的眼鼻,不会让人眼前一惊,温和的让人转眼就忘,而只有她那双眸子,却是出奇的透亮!

  她换下她身上那套黑色的衣裤,换上她喜欢的湖蓝衣裙,绝尘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