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庭发生重大变故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开心。扯去蒙面的黑布,及腰的长发在风中跟随着心情一起飞扬,马儿轻快的蹄步说明了此刻的愉悦。林风迫不及待的想要追上已经先行离开的那几个人。还有5里,很快就能追上!

  前方马车上,林寒看着依旧还在昏睡的秦小莲,前日秦小莲被创后送了回来,就一直在睡。他看了看她头上的伤口,头皮撕裂了很大一块,但幸好不会很深。从小莲被送回后,林寒就一直守在她身边,然后林风趁乱攻了进来,将他们带了出去。马车正在疾驰,颠簸的很,林寒将小莲一直抱在胸前,减少马车震荡对小莲受伤的脑部的影响。

  不一会儿,林风追了上来。他将马一丢,飞身进了马车中。

  他知道小莲在济南城口受伤,却不知这一伤居然让她陷入了昏迷。自从上次一别,已经好几个月未见。他伸手探了探小莲的脉息,脉象平稳有力,呼吸均匀,深浅一致,对生命应该没有大碍。他又伸手,想拨开小莲的头发看看她头上的伤势,而他忽然意识到林寒此刻正抱着她,而他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能在林寒面前对小莲有如此亲昵的举动。

  心里一沉,没有由来的痛,他知道这个痛苦的根源来源于哪里,眉眼一沉,他低低道:“她昏睡多久了?”

  林寒轻叹一声,“从朱棣怒气冲冲的将她带回就没有醒过,大夫看过说,脑子里面有淤血阻滞,导致心脉壅塞,心神受阻。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好,我明白了。”林风道,“到了济南我会找来最好的大夫医治她的。”

  一路马不停蹄,来到济南。此刻,济南正在庆祝此次的胜利。这令他们士气大增,原来战无不胜的朱棣也是可以打败的。林风将林寒和秦小莲安排到济南城中一处静谧的宅子当中。就急忙出去找医生了。

  林寒将房间稍稍整理,将小莲从马车中抱出,准备抱回床上躺着,就在此时,小莲忽然有了动静。她大呕出了很多咖啡色的,血腥味很浓的东西后就悠悠转醒。

  “这是在哪里?”小莲的声音很嘶哑,和以往的清亮不同,又透着极度的疲惫。

  “我们在济南啊!”

  小莲一惊,“王爷攻入济南城了吗?我记得我和他一起到了济南城下,他差点被活捉,然后……”小莲摸摸头上的伤口,“我记得我好像受伤了,在然后……,我没有印象了。”

  林寒倒来一碗水,将她搂在怀里,让她喝下。

  小莲的身体僵了一僵,林寒感觉到她此刻身体的变化,他看小莲的眼,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他道,“没,小莲,朱棣没有攻下济南,你受伤后就昏迷了,昏迷之后,朱棣再次攻城,没有结果,反而被南军一路追杀到大本营,大哥趁乱将我们救了出来。”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昏迷了啊,所以不记得也很正常啊,现在会觉得自己难受吗?”

  小莲摇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脉,“我没事。”说完又激动了起来,“你不是说是大哥救了我们,那么风哥哥呢,风哥哥去哪里了?”

  “他去给你找大夫了。”

  小莲道,“我不要大夫,我自己就是大夫,我自己给自己治,你去把林风找回来,快点!”

  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林寒看着小莲心里暗暗道。尤其是在提到林风时,她的音调变得那么的激动,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在自己和他们分开的那段时间,还是有其他什么事情瞒着他们?林寒不敢肯定,不过他唯一确定的是,林风先前在马车上查看昏迷的小莲的时候,即使他极力隐藏,林寒还是读到了林风眼中对小莲的爱意。以前,也许真的是他忽略了,那么,如今他该如何做?小莲,是第一个走进他生命的女子,而大哥,是给了他新生命的,他尊敬景仰并希望他能够幸福快乐的至亲。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小莲心动的?之前心里的疑问在心中又慢慢的肯定起来。他无法否认,他的爱和大哥一比,是如此的幼稚和简单,他能给小莲幸福吗?

  林寒想着,胸口忽然气血翻涌,整个心如冰封般,寒气从心口像四肢百骸蔓延,身体好像不能动了。

  小莲察觉到林寒的异常,急忙从荷包里面掏出一粒药,塞到林寒嘴里,“嚼一嚼,吞下去!”

  林寒听言,急忙把药嚼碎了吞下去,那种被冰冻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你几天没有吃药了?”小莲问道。

  “你昏迷后,就没有吃啊,平时吃药都是你给我的,我怎么知道要不要吃药?”

  “难怪了,”小莲道,“你身上的余毒未清,之前你每天都要吃一粒,要吃很久才会好呢,白雨把清除余毒的药物配方给我了,看来着余毒真是厉害,要是多几天没有吃这个药,不知道你会怎么样?”

  林寒回想刚才的感觉,虽然那下没有疼痛,可是那种冰封的感觉,就好像一瞬间将你所有的力气全部抽出,如果没有及时吃药,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

  刚才对小莲的疑虑就在服药的瞬间打消了,小莲依旧还是小莲。

  两人坐下来,好好聊了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这才发现,因为头部遭受的重击,小莲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有些事情记不得了,有些事情的前后发生时间记错了,有些没有发生的事情,小莲在昏迷之中的梦魇当成了发生过的事情。难怪小莲会有那么一些反常。

  说话的当口,林风带着大夫回来了。

  一了解小莲醒后发生的事情,林风也就不再坚持让请来的大夫给小莲诊治,毕竟,小莲的医术他们都清楚。

  让大夫帮忙处理了一下小莲头上的伤口,打发走大夫,林风终于有空坐下来好好的和林寒他们叙旧。

  几个月了,终于能够再见。林寒很好,烧伤几乎痊愈。小莲很好,虽然头上豁了一个大口,也醒了过来,性命无碍。林风很是安慰。

  “寒,小莲,我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隐居吧。我不想再掺和这些事情了。”

  小莲直勾勾的看着林风,那眼神是林风从来没有见过的寒气,林风吓了一跳,小莲说道,“你觉得你跑的掉么?你觉得你父母亲的家业你能就此放弃么?你能对得起因为你的事情而到处流离失所,失去原本安定平静生活的,林家各大商号和分号的那些忠诚的人么?他们的生活怎么办?你有没有了解过,他们还在努力为林家挽回损失?”

  更B.新b最快t上0U酷O匠网

  林风无言以对,他原本以为林寒和小莲会支持他脆弱的想法,看来,他们都跑不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