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凯旋而归。和朱棣得意的凯旋不同的是一脸沮丧的秦小莲。

  她不知道自己的冲动之举不仅仅改变的一场战役的胜负,她改变的是历史。那场风,秦小莲直觉是林风所为,他既然逆天,她就帮他扭回。可是逆了的天,变了就是变了。又或许,冥冥之中,这才是真正的天意。直到现在,秦小莲才开始了解爷爷当年不愿意让他学习这些的真正用意。

  “风哥哥……”秦小莲掀开马车的帘子,看着战场外的满目疮痍,胜也好,败也罢,这流过的鲜血,死去人,因此而破碎的家庭就再也无法回来,双手合十,往生咒从她口中呢喃而出……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莎婆诃……”

  这如歌如泣的往生咒飘出马车,感染了身边因为战胜而喜悦的士兵,他们想到了战亡的兄弟们,那里留有他们不甘死亡的眼神,而几百里甚至更远以外,家人的哭泣之声,不由自主他们跟随着小莲一起低声念起往生咒。然后这范围慢慢扩大……

  酷1匠网8正)/版6b首;发1^

  低沉的呢喃回荡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十里鸿野恍如道场——佛啊,如果您真的怜悯天下民众,为何要有这么多生离死别!

  佛啊,如果您真的心怀慈悲,为何要有如此苦难,为什么要把这里变成人间地狱!

  佛啊,如果您真的普渡众生,就让这该死的战争赶快结束吧!

  朱棣骑着马走在队伍的中央,看着秦小莲发起的“诵经大会”,不禁感叹了一声,自古哀兵必胜,可是这“哀”,不过对于他来说,无论因为哪种形式的聚合,都不会成为他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回到大本营,秦小莲迫不及待跑去看林寒。

  林寒还在昏睡当中,但小莲一进来他马上就从昏睡当中清醒过来,林寒伸出勉强能动的手拉住小莲,仔细的看她,“你终于回来了,每次你和他出去,我都害怕你不能再回来了。”

  “怎么会,就算是爬,我也会爬回你身边的。”小莲伸手抚摸林寒脸上仅有的几块好皮肤,“你喝了我那么多血,我们的血已经融合在一起了,分不开了,你也不会抛下我先走的对吗?”

  林寒摊开右手,“小莲,大哥来了,他留下这个,我们可以用信鸽联系!”

  小莲激动了起来,果然是他出现了,“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一起走?”

  “我不能走,因为有你,我想你不走,也是因为我,不是吗?小莲,我是不是没有几天日子可以过了,又或者只有白雨能治好我,你和她们达成什么协议了是不是?”

  “你,我的想法既然一致,就不要因为这个问题再争执了,不是吗?”小莲看着林寒“我们就按照自己的意志走下去吧,不管能走多远,不管能陪你多久,我也不管这么做是对还是错,都做了,我不能忽视我自己的情感,我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也是!”

  林寒无语,算是默认了她的看法,“可是大哥他——”

  秦小莲不愿将刚才的事情告之林寒,“风哥哥有他自己的看法,你放心,他很好!”

  小莲心里明白,这场政治斗争继续下去,也许她和林风注定有人要消失,如果真要消失,那么久让她消失吧,是她让林风背上原本不该属于他的沉重枷锁。

  “恩,你等着,我相信白雨会给你拿出解药的,我这就去找她。”

  秦小莲往白雨的房间走去,不料在半路上碰到了朱棣。

  朱棣清洗完一身的泥污,养足精神后,即使穿着常服依旧是英气逼人。他伸手拦住了秦小莲。

  “风尘仆仆的,回来也不把自己弄干净就到处跑,你这又演哪出戏?”

  “王爷”秦小莲不快,“演哪出戏也是为了救躺在里面的那个女人,你不是很在意她吗?”

  朱棣眼色一沉,“我的女人不止她一个,而且我要的女人没有人可以拒绝!”

  这话似乎别有含义,小莲听出来了,“天下女人那么多,你要的过来么?”

  “对我有用的女人不多,更何况有用的女人当中,我感兴趣的就更不多了。”朱棣一把抓住秦小莲的双手,将她牢牢的按在柱子上,“今天一战,我发现我对你很有兴趣,既然你突然出手帮我,相信你对我应该也有了不同的想法,否则你怎么可能出手,既然如此,成为我的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么?”

  秦小莲想要挣扎开来,朱棣身经百战,自然也是个高手,秦小莲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她挣扎了几次,徒劳无功,于是也就放弃,“原来王爷也不过是如此之徒,你太贪心了,就不怕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多吗?”

  朱棣听到这话,放开了秦小莲,“你可以好好想想,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讨论这个问题,不过,在此之前,如果你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也不要怪我痛下杀手!”

  朱棣拂袖而去,秦小莲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后,大大的松了一个口气,刚才离的那么近,他身上压迫的气势让她无法喘息,这男人,终究是该问鼎权力的最高峰的。

  平复完情绪,秦小莲来到白雨的身边,那天的话确实刺激到了白雨,虽然她到现在还没有拿出解药,可是她面对治疗突然积极了起来。经过痛苦的刮肉疗毒,新肉已经开始慢慢长出,而她体内的至阴至寒的毒居然被大火给烧的差不多了,她的嘴唇已经不再青紫,这几天也能开始慢慢吃点稀粥了。

  “你说,你爱林风是吗?”白雨问道,“那为什么现在不能和他在一起?”

  “因为很多原因,也许命运就让我们该这样错过。所以我很羡慕你能够这样去爱他。”

  白雨苦笑,秦小莲根本就不知道她才是不能爱他的那个人,那是她的亲哥哥啊,同父异母的哥哥,每次想到对他的爱,她就用刀在身上自残,不管身体如何痛楚,这爱的浓烈比身体的痛楚都来的更加猛烈,无法忽视,更加深入骨髓。小莲,和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相似,那么救了林寒,也许是对的。

  “我愿意拿出解药,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管以后如何,你都不能和林风在一起!”

  “行,我成交!”

  小莲的手和白雨的手握在一起,定下这个契约,而那时,小莲根本没有想过未来,她不过是单纯的觉得,如果能够牺牲自己,换来他们兄弟两的周全,那么她就对的起自己,对的起爷爷,对得起爷爷多年前犯下的如此巨大的错误和罪恶。她的命运,不该由任何人来改变,也不该由任何人来掌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