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女的小屋子,居然比小莲当中想象的还要整洁,唯一不同的是屋子的每个角落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从刻着奇怪文字的动物骨片,到竹简书,再到线装书,从小莲看不懂的奇怪文字,到她熟悉的汉文,应有尽有。

  小莲惊奇,“这些书,你都看过吗?”

  “当然不是,想到什么的时候,就去找……,很奇怪,我脑子里面好像一生下来,就有这些书的影子,我小时候就知道,如果我想要什么样的书籍,就该去哪里找,也奇怪,就找到了。”

  “所以,你会汉话?也会汉字?”

  “恩,我的爹爹教我的……”

  这个屋子一眼看过去,就是只有一个人生活的影子,小莲刚才脱口而出的话,伤到了这个蛮女,因此,她即使心理充满好奇,也不敢贸然开口问她爹妈的事情了。

  “其实,我们黑苗都是独来独往的,不随便和一般人一起住,别人也躲着我。”

  她好像看穿了小莲的心思似的,“所以,有个不怕我的人,能够和我呆一段时间,我很高兴。更开心的是,我可以拿你做实验,居然有人不怕蛊……”

  “做实验?”小莲耸了耸肩,可能这个蛮女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她一样具有少数民族的质朴和好客,不过就是表现形式怪异了一些。

  小莲随意翻着蛮女成堆的书籍,居然让她给找到了《黄帝内经》,这可让她大吃了一惊,而蛮女却一点也不奇怪,她回答道,《黄帝内经》本来也是她从小必须学习的科目之一,她在苗疆这里也是一个有名的巫医呢。

  “医术原本就扎根于神人交通的巫术文化上,源于远古时期的萨满式文明。这种文明经久不衰,反而不断扩充天人感应的形上思维,建构出符合天地运行规律的宇宙观和生命观,显示巫术与医术的运用,在于实现人自身与宇宙一体相感的愿望。这是根深蒂固于人性的要求,自觉的展现出形而上学的内涵,也为巫术与医术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操作法则。……”

  小莲读着蛮女的母亲留下来的笔记,不由得大为惊叹——

  《尚书•吕刑》中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民以胥渐,泯泯棼棼,罔于中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帝衷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遏絕苗民,无世在下。乃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

  这一记载,很明显的与神话有关,而在蛮女母亲的笔记中,却是给了这样的批注,也许,这一切也有可能为现实。自古,从蛮女的娘的娘娘的娘,甚至更早,一路口传下来,由于人间的混乱,导致天神的愤怒,将天人间的通路加以隔绝,从此,神不在降格人间,人也无法上通于天,天地隔离,人神分开,这样的分离把人隔离在天地神等世界之外,人的灵性也就无法与天地神等灵性相通,不能在沟通神意以实现人愿。而天地互通的这一途径,就是通过“巫”来完成的。而“医”却是巫术的改良与提升。将通天事鬼神的活动,转变为生命的医治手段,任何时期的“巫”都带有防治疾病的责任,能诊断病因,并找出致祟的鬼神,采取舞蹈,占卜,祭祀,祈祷,祝由,咒禁等方法来感动鬼神和降伏鬼神,达到祛疾消灾的目的。

  (写了好多好多,关于巫和医的一些东西,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仗着自己的医学基础,翻阅了大量的资料,也希望大家喜欢,剩下的一些内容,在下一章节中更新,喜欢的朋友们,别忘了为了我辛苦投上鼓励的一票,我会继续努力)

  更r◇新最快#上酷匠网|3

  巫在治病方面,早就有了它自己一套系统的理论和方法,而从文字上看更是如此,《说文解字》中,的“醫”字或从“酉”或从“巫”,显示医是巫的一种,并且擅长用酒。而用酒也是通神的重要工具之一,可以帮助“巫”快速的进入到交涉神明的最佳状态。

  《黄帝内经》,做为医学启蒙之纲要书籍,总结了巫术,宗教与人文等思想传承,形成了天地人神四位一体的观念,一为“天命”一为“气”。巫通天,知天命而替天行道,气是生命之物。而从这个角度来说,谁能区分巫和医?

  天地之间,有神圣的灵体存在,这种灵体与人是灵感相通的,虽然生命是短暂的,却能在无限的空间和永恒的时间中建立出精神的家园,这是一种生命力的贯穿,而巫术和医学的发达,实际上就在于在自我的精神的内修之上创造了生命的无限活力,这种活力超越了生死的局限,将精神与形体合二为一……

  多年之后,当茉莉的噬心蛊在陆霖身上发挥作用之时,秦小莲在梦中见到了茉莉的精神灵体,那种感觉的确穿越了有限的空间的阻隔,并且超越了现实的可能回到她的身边,那个铃铛耳环,不可思议的到达秦小莲的手中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耳朵,那也成为她和茉莉联系的纽带,而她也终于超越了她的母亲,并且以超越她母亲的方式存在着,实现她那个时候的诺言——

  “小莲,我永远都在……”

  阅读这些文字,只有拥有相同宿命的人才会感动而泣,小莲被蛮女母亲的笔记感动着。

  夜深了,傀儡送来给她们梳洗的热水后,退出房屋,蛮女让秦小莲洗去一路的尘土,高架起的木屋脚楼,没有地面的潮湿,蛮女在床边地上铺起厚厚的稻草,又垫上柔软的被褥,让小莲睡在上面。

  卸去白天沉重的衣饰,蛮女的身形越发娇小。乌黑靓丽的长发垂要,刘海齐眉修剪,解了发辫,头发蓬松妩媚,眼角闪着狡黠的光芒,白色纱衣,露出雪白细腻肌肤,真美!

  小莲不禁为她的美而迷醉,如果她是男人,她一定会爱上她的,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宛如一只淘气聪明,顽皮又高贵的猫。

  舒展四肢,笔记带给她头脑的震撼以及旅途的劳累,让她沉沉睡去,她压根就没有发现半夜偷偷起来的蛮女一个人跑到屋外,对着皎洁的月亮,忽然从她的口鼻,耳朵,眼睛钻出无数黑黑小小,看不清形态,快速蠕动的虫子,它们迅速的爬满了她的全身,然后,她的口鼻,耳朵,眼睛又有鲜血流出,这虫子在吃了血液之后,身体陡然放大数倍,彻底将她淹没,又过了一会儿,那些虫子顺着来处钻回了蛮女的体内。一切可怕的情景结束,蛮女又偷偷回到床上躺着入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