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真正关心过自己。没有真正知道他想要什么。就如他这次受伤回来,没有人发现是他自己一个回来的。直到3日后,他们才发现了白雨没有一同回来才开始追问原因。林风也只是淡淡到白雨被歹人所劫,失踪了。后来,林亿差人去寻,却意外的在路上找到了林寒。所有的注意力,又被林寒吸引,便渐渐没有了声息。谁都没有发现那天林风一身伤痕回来,更没有人追问,林风胸口上那道刺目的刀伤到底是如何而来。或许在众人眼中,林风就是这样一个可以令人放心的男人,自信,并且成熟。

  知道风是什么?”林风坐在林寒的床前,林寒已经睡了2天了,自从林夫人在家设了灵堂后,林寒就没有开心过,终日以酒浇愁。林风继续说到:“风,就是不为人说知,不被人注意,不会有人发现从指尖溜过去的微微细风。我不是疾风,所以不为人注意,你要知道,哥哥也丢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我的妻子,她失踪了,可是这远远比不上你来的重要……”林风轻抚林寒的脸,他没有说话,但是林风知道他在听。黑暗中,林寒的眼忽闪忽闪的。看不到他真实的表情。他的手在微微颤抖。长到这么大,林寒从来没有和哥哥好好谈过,他也从来没有听过哥哥以这样的口气说话,那么淡,淡到好像在讨论另一个人的事情。那么悲伤,好像已经伤到没有力气再去辩解什么。哥哥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呢?林寒暗自拽起了拳头,回家2,3个月了,家人的目光都一直被他所吸引,没有人真正关注过哥哥。而他也一直忽略,从小就沉稳而淡定的哥哥,也是有喜怒哀乐的,也就那么淡淡的几句话,林寒觉得从小就不易亲近,永远都仿佛站在云端,那么完美,那么伸手不可触及的哥哥,如今就这么近的站在面前。他微凉的手指轻轻佛过自己的脸庞,那么温柔,可是,也那么粗糙,哥哥,不过比自己大2岁而已。

  “哥,扶我起来,我想喝水……”

  林风喜出望外,急忙给他倒来一杯水,让他喝下。一个多月来的放纵,让林寒憔悴不堪,他勉强起身,将密闭的窗户打开。阳光倾泄进来,晃的他睁不开眼。太久,没有见到光明了,很不适应,林寒忍不住闭上了眼。微微扯动脸上的未愈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就好像他的心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信心面对将来的困难,只是刚才哥哥短短的两句话,突然让自己了解到,逃避,永远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里是林家后山青莲池畔一处很隐秘的山坳,新建的屋子简单而简陋,在这里住了一个月,林寒颇有不适,和往日的喧嚣嬉闹不同,和以往那些呼朋唤友的日子不同,这里除了父亲,就只有哥哥会来。林亿,整日忙于生意,也只来过那么一两次,只有林风,每日不辞辛劳,天天过来探望,有时是半夜,林寒在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到哥哥的身影飘忽到床边,然后轻轻的叹息,再然后,久久伫立在窗前发呆。又有时,是中午,或是下午过来,匆匆两眼便走,不能掩饰的,是他疲劳和憔悴。林风,每天还是要忙着打理林府上下的。只有他,长到现在,依旧活得如此单纯,不用为任何事而操心。

  “哥……”林寒看着林风疲惫的脸,他的眼睛通红,估计是昨晚熬夜所致,“你昨天没有睡觉?”

  林风一愣,马上淡淡答道:“是的,昨夜和帐房的人通宵对帐,爹外出办事去了,林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我来做决定。忙完了后,自己还要处理些文件,我还是不甘心呢,白雨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哥,你再担心嫂子?”

  林风挥挥手,“人,总是要找的吧?”

  林寒不解,为什么林风永远都可以用一种置身世外的口气来讨论任何事情,他俊美而苍白的脸上永远都没有太大的波纹。他的发很长,长及腰际,但从来不以任何发带将其束缚,他的衣饰也是宽松的罩衫,颜色不是白,便是灰,黑,不见他穿过其他颜色。相比于他,他的衣服明显生动跳跃的多,他一样也是及腰长发,而林寒却习惯将其束起,绾成各式各样的髻配以最流行的纶巾,帅气而儒雅。而林风,有次,林寒见林风立于月下的屋顶之上,风翩翩鼓动他的羽白长衫,黑发随风飞扬,而他,就那么痴痴着明月发呆。那么一瞬间,林寒觉得他的哥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又如明月般耀眼,仿佛,就要乘风而去,飞向天上清冷的广寒宫。而自己,林寒那瞬间,被哥哥的光辉折服,原来自己和哥哥相比,是如此的渺小和不堪。

  青莲池,湖水清澈,水寒似冰,即使在盛夏时节也一样。所以,这样开出的青莲花妖娆异常。湖底的冰泥,也是疗伤美容的圣品之一。林寒脸上的伤,在一个有名医生配合青莲花露,以及湖底冰泥的治疗下,好了大半。只有一条很严重的,从左眼角一直延伸到耳边的那条疤痕没有办法消除,这将成为林寒这一身终生的烙印。

  扶着林寒,走出他自我禁闭了一个月的小屋,漫步十多分钟,来到青莲湖畔,中午时分,阳光正盛。湖水透明略带点蓝,不是青莲盛开的时节,翠绿的叶子铺开了半边湖,随风摇曳。林风走自青莲湖畔,提气,长啸。然后脱去束缚他的衣服。阳光下,肌肤白的耀眼,肌肉精劲,宽肩,细腰,窄臀。然后他纵身一跃,跳入湖中,半天,才从水中冒起,黑色长发甩起的水流全打到林寒身上。林风定定的望着林寒,邀请他一同下湖游泳。人有的时候总是需要靠疯狂来解脱自己的压力的。

  林寒再一次被眼前的哥哥所吸引,他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那光芒蛊惑着他。哥哥,仿佛一道未解的谜,总是不断给他不同的意外和惊喜,就好像现在,他以前永远都不会想象哥哥居然会来青莲湖游泳,他印象中的哥哥,使严肃而刻板的。而现在,他才发现到哥哥,其实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并且,深不可测。

  林寒接受了哥哥的邀请,大吼一身,跃入湖中,水,冷。沁入心里。让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他伸手触摸,湖底,冰泥手感滑润细腻,用心感觉,似乎还有小鱼儿从指尖溜过,这种感觉细腻而真实,这么渺小,这么简单,却忽然让自己觉得,原来活着,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林寒露出水面,对哥哥说到:“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活着,也是一种幸福……。”

  林风笑了,没有言语,缓缓朝岸边游去,起身。躺于青莲湖畔。这才,林寒才发现,林风的胸口突兀的横亘着一道丑陋的刀疤。伤口仿佛还很新,边缘还有不少粉嫩的新肉。

  X6酷nl匠网首'd发‘!

  “哥,你胸口的刀疤,怎么回事?以前没有的啊?”林寒不解问道

  “这……”林风将手放在胸前那道疤痕上说到:“这,是我成长的代价啊,人,总是要不断成长的不是吗?”林风的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青莲湖水寒似冰,到现在,他放在胸口前的手还是凉的,尽管阳光正盛,而依旧感觉不到温暖。

  “是去找我的时候留下的吧?”

  “恩……”林风抬头,目光毫无焦距的望着远方,像是思索着什么。

  林寒继续道:“哥,其实我这次遇难,是遭人暗算的……”

  “我明白……”林风道,“我早就知道了……”

  “那天我一上山,就发现不太对劲了。我也不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一直跟着我。后来果然不出意外。我被一群黑衣人围攻,而为首的,居然是一个声音苍老的妇人,我没有看到她的脸,她朝我发射了一枚毒镖,我就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我以为她会将我杀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她们就不见了。而我也被他们毁了容,我真的不明白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我还以为这个事情一定和白雨有关,可是他也失踪了……”

  林风听后,一言不发。

  时间,就这样定格。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林寒望着淡淡微笑的林风发呆,他永远都不知道,那样微笑的表象下,是怎么样的悲伤和痛。他只知道他的哥哥,如神祗一般,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整整一个下午而没有言语。那也是他唯一一次见过的,他认为是哥哥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