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林风和白雨两人就匆忙往林寒失踪的山里赶。

  黎明时分,山里雾气非常重。他们一路找寻,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在一个已经废弃已久的,某个猎人留下的巨大的狩猎坑洞中,林风发现了林寒身上的一些衣服碎片,还有点滴血迹在这个坑洞口。

  山里雾气太重,即使几米深的坑洞也不能够一眼看到底。莫非林寒就在这里?

  林风扯下身上的长褂,撕扯成布条,又拧成一股,然后绑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将绳子的一头递给白雨,“你帮我拉着点,我看看。洞口太滑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了。”

  林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白雨此刻的神色异常。

  林风背过身去,俯身象洞口探看。没有想到——

  痛!等林风回过神来,他居然发现白雨举刀朝他刺来。低头一看,白雨的匕首已经刺入他的腰腹之间。

  “为什么!”林风望着泪下如雨的白雨,“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白雨只是摇头,林风一把抓住白雨的手,将匕首一同带了出来,鲜血四溅,他忽然想醒悟到了什么似的,“莫非你是害林寒的同谋之一?难道,你对我的爱都是做戏?”

  “不……,不可以林风,你不明白。”

  白雨朝自己的手腕处割了一刀,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林风更加诧异,“你究竟是要做什么,白雨!你告诉我!”

  林风不顾自己的伤口剧痛,一把上前,抓住白雨的双肩,看到白雨这样自残,他也心痛不已。

  他伸手想要抹去白雨的眼泪,他的白雨一定不是那样的坏人,即使她来路不明,可是林风知道,那个旖旎的清晨,他们那样对望的眼神一定不是骗人的。他爱她,他爱她在灵魂中某些相似以及契合。而看到她这样,这比伤害他更痛。

  “白雨,我爱你……,你也爱我不是吗?”

  白雨扭过他的头,而手上却未停,她的刀子在一次捅进了林风的身体,也将林风心撕裂。

  好痛!痛的不止是身体。他看着白雨如发狂似的在他身上乱砍。他已经窒息。他也无力去思考。在血液流逝的同时,他渐渐失去知觉。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有多好……

  白雨一用力,将已经昏死过去的林风推入这个废弃的陷阱当中。气血上涌,她亲手杀了她的爱!那么她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

  白雨拿刀朝自己腹中一使劲,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的晕倒了在陷阱边上。

  而远处,一个黑衣夫人朝这儿匆忙飞奔而来,她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白雨倒在地上。她伸手探她的鼻息,依旧还有微弱的呼吸。她朝她嘴内塞入一粒药丸,她依旧昏迷,而温暖的鼻息却渐渐转好。她差人做了简易担架,将白雨抬走。而她却久久矗立在坑边出神……

  “白雨……”夫人的语言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和悲伤,“我这么对你,真的害怕你象娘一样,一辈子为情苦,我要你仇恨,这样你就不会有爱,结果你和娘一样……,白雨,娘是爱的……,娘宁愿毁了你,也不要你象娘这样,一辈子为情所困,一辈子为了个男人而痛苦一生。可是,娘忘了,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脾气和娘学了个十成十,不过,已经没有回头路了,那么以后,你就更加的去恨吧,否则你连活下来都难。娘要你活着……”

  倏地睁开眼,白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易担架上,周围是青山绿水,为什么她没有坠入地狱?她扫了四周几眼,忽然发现母亲那张熟悉的脸。她顿时情绪激动起来——

  k最◎Y新章.,节上#P酷匠网n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女儿就这么去了,女儿不想活了,女儿更不想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你答应女儿的,要让女儿自由……”

  白雨挣扎着坐了起来,“林风,林风在哪里?”

  “我没有看到他!”

  白雨提起一口气,猛地冲向母亲,揪着她的衣领问道:“你是不是把他杀了?你不可以杀他,你不能,你说过你要放过他的……”

  “我没有说过不放过他……”她怒道,拂袖将白雨推倒在地上。白雨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

  而另一边,林风也在陷阱中醒来,当他发现他自己落入陷阱中,第一个反应就是尽快爬出这里。

  费尽千辛万苦,他终于爬出了陷阱,陷阱边上洒满了暗红的血迹,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白雨的。他四下张望,若按照他昏迷前他的记忆的话,白雨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她应当是跑不远,她那么做的架势分明是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

  当最初的心痛和愤恨过去之后,他的理智渐渐回到脑中,此刻不是他疯狂发泄,不是他可以借酒浇愁的时候,他要找到林寒,更要找到白雨问个清楚。

  白雨如此做,一定不是出于偶然,更像是一个长久的阴谋,而这个阴谋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关于那夜的记忆再次回到脑海中。

  那夜的确他是情不自已。他记得他和白雨缠绵拥吻,他就象着了魔似的,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欲望。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现在细想起来,竟然是如此的不同……,好像,林风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似的,那天晚上的某些片段突然清晰的在脑海中回放——

  白雨不自然的神色,她给她倒茶,却不自然的侧身。他们拥吻,而她却好像知道什么似的有意在撩拨他的欲望。而她似乎也没有处子的羞涩和恐慌。

  接着,他想到了自己在瞬间忽然消失的一段记忆空白,再然后,接下来的记忆变恍如梦中,让他不知道哪些究竟是现实,哪些究竟是梦。

  林风明白了……,他彻底是明白了,在他明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哭了出来,胸中有气无法发泄,他对天长啸,声音穿越山林。引起了不远处白梅花的注意。

  她一个挥手,几个黑衣人朝啸声处飞奔而来。

  林间沙沙作响,林风霎时提高了警惕。阴谋的答案……

  林风隐到树丛中,将自己的气息暂时隐藏。

  来人在他前方不远出停下了脚步,估计是无法感觉到他的气息。林风在暗处观察他们的举动。黑衣人停下了脚步。四下察看。

  林风想要往后撤,不料惊动了脚下的一窝沙鼠。

  黑衣人马上朝响声处过来。

  林风提足就跑。

  交手,是难免的。

  只不过,现在的林风明显体力不够,勉强放倒了几个黑衣人之后,他脚步踉跄,眼前一黑,从这个山谷边上滑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