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拉着她的手,跪在父亲的面前,乞求父亲的原谅,林风再一次恳求父亲同意他们的婚事。如果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么任何的拖延都已经无济于事。

  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宿命的轮回依旧可怕,林亿在无奈的同时发了呆,打翻了身边的茶杯,茶水淌了一地。多年前,在他并不是出于青春冲动期的时候,他也做下了一件令自己到现在都十分悔恨的事情,却无能为力。

  林夫人瞧出了此刻林亿的不安,她没有言语,多年前那次云南之行回来后的反常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和林亿可以说是商业联姻,谈不是上多喜欢,他们不过是门当户对的两家在他们还年少的时候定下的契约,为了彼此的生意更加兴旺,也是为了他们柯氏的产业。林夫人有兄弟姐妹,因此,父亲虽然不需要召一个女婿入赘,却在联姻的同时提出了当时算是严格的规定,不许她将来的夫婿纳妾,这样才不会有其他血缘的孩子去继承她们柯家的产业。而相对来说,林家在那时,虽然富甲一方,名望却远远比不上柯家。

  不能说谁或者谁沾了光,她们婚后至今夫妻一直都是彬彬有礼,举案齐眉。时间久了,也就生出了相互不能离去的亲情。在平淡的岁月中,林夫人不免为自己的不孕而独自落泪。而后,上天赐给她的两个孩子对于她而言就是稀世珍宝。

  十几年前,他的反常,连续一个月都不曾亲近于她,着实令她怪异。她看到了他独自的垂泪。她便明白了,也许,她缺少的,也是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而心碎的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深宅大院,她已经从小生活至今。平淡的日子,只有那个时候泛起了涟漪。年轻的激情和梦想,早就已经消失。她赌气,后来,将大部分精力放在2个孩子的身上,于是。便希望他们能够实现她年轻的梦想。想想,那时在闺阁之中,她也是一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灵秀女子。她并不依赖谁,她想要象男人一样闯四方。终究不能实现。

  久了,便生出了依赖。她忽然羡慕起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她没有绝佳的修养,却有着她没有的勇气。她望向丈夫没有表情的脸。多年的生活习惯和了解,她知道,他在内心已经默许,不过是维持他作为家长的尊严。她微嗔。走上前,拉起了依旧跪在地上不敢动弹的两个孩子。她拉过白雨的手,上面有着很多细细密密的白色疤痕。这孩子一定从小吃了不少苦头,若没有这些疤痕,这孩子的手,会有多么漂亮?

  “好了。老爷已经答应你们了,就别怕了!”她褪下手上的玉镯给白雨带上,“既然要决定成亲了,是好事呀。娘希望你们以后能够恩爱,你看你,这么一个大姑娘,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怎么行?赶明儿,娘带你去买几件,就当我又是嫁女儿,又是娶媳妇啦,如果孩子不介意,先叫我一声干娘,等成亲后,在改口叫娘吧……”

  白雨很是感动,也不羞怯,喊道:“干娘!”

  a酷Uj匠#网正}…版-首{`发#p

  林夫人很是高兴的拉着她的手端详。

  林风心里舒了一口气,有母亲的表态,真的是证明父亲并不反对的。仿佛,天在瞬间又开阔了很多,林风开始在心里憧憬,结婚的日子,会不会比现在更加美好,那样的生活,原来只是在梦中,现在已经变得这么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