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味道,这样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林风的心头,他看着女子哭泣,由低而压抑的哭声,转为无法抑制的嚎啕,再然后女子神经质的抓住林风的衣角,林风没有任何动作,即使女子的掌风已经扇了过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女子会武功,不过,此刻,身受重伤的她,恐怕不能将他如何。

  白雨情绪激动,再次晕了过去。

  而此刻,林亿回来了,他看到了晕倒在床上的白雨,林亿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觉得她的面孔很是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林亿问道:“风儿,这女孩从哪里来的?”

  “孩儿不知,孩儿上山的时候,在路上就看到了她浑身是血晕倒了,孩儿看她一个女孩子家,看面相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就把她给捡回来了!”

  “周围没有看到其他什么可疑的人吗?你看她的伤,那么重,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为,可是一个女孩子又有谁会那么狠心下了那么重的手,她一个女孩子,又会得罪什么人呢?”

  “孩儿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些呀!

  “为父的没有其他意思,不过是一向为人谨慎,风儿无论在何时,都必须要谨慎,不单单是在商场上,人生险恶,不得不防,否则会栽更大的跟头,等这个女子醒后,将她送走。”

  “这……”林风不敢反驳,即使他觉得林亿做法多少有那么一点不讲人情,可是看他商场几十年而立于不败地位,他的话,一定有他的道理。

  林风垂下头,眼里的挫败感,林亿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察觉到了,他只是觉得,这个孩子一向谦卑,谦卑到一直记住自己的真实身份,一直耿耿于怀,一直无法放下。林亿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说道:“风儿,终有天会明白为父的心的……”

  林风淡淡道:“是……”

  “听大夫说,这姑娘虽无性命之忧,但是脉象异于常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亿说着,拿起白雨的手,仔细察看她被白布裹着的伤痕的纤细双手,忽然翻涌起一阵无法言语的亲切和酸楚,仿佛许久未见的亲人,仿佛,他在某个时刻,某个空间爱着她许久,又仿佛,错过很多相见的时间。无法说明是高兴,是悲伤,或者其他什么的,就是在抓住白雨的手的那刻,太多的感情冲上林亿的心头,他仿佛触电一般赶紧甩开了白雨的手。

  心酸,有句话,在大脑发热的那刻,冲出林亿的嘴:“风儿,让她留下休养吧……”

  林风惊讶的望着林亿,内心欣喜,而林亿却如躲瘟疫一般,急急走开。

  林亿逃回自己的房间,这姑娘的一举一动居然让他想起了多年以前的一个人,即使她们的长相完全不同,其实林亿也不敢肯定,那么多年过去,白姑娘的音容笑貌已经慢慢模糊,这个女孩和白姑娘一点也不象。可是,为什么刚才,白姑娘的面貌会那么清晰的浮现出来,甚至在那个姑娘的身上显现出来。

  红唇,略带点哀怨和婉转的眼神,冰冷而漂亮的,如白瓷般的面孔下,是一颗比任何人都火热的心。他就是那样被白姑娘融化,并坐下令自己无法原谅的事情,无法原谅自己,又不敢面对,因此只能选择逃避。

  在离开白姑娘的头几年,林亿曾千万次想过,如果那个时候,他能够抵御的住她的诱惑,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愧疚,不会内心不安,因此也就不会这么致力于扶助那些无依无靠的寡母孤儿,也就不会成就他今日儒商的称号。

  ~U酷匠网r永久Hd免7费看小*说&j

  可是念头再一转,他是不可能抵抗她的诱惑的,因为当时,他的确是非常用心的去爱她,而对于家中的妻子,更多的是责任,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有媒妁之言,又门当户对,还相互爱慕。而这一切,都被一个来路如此离奇的女子给毁去。

  她叫白梅花,是白梅教教主的掌上明珠。

  她善良,单纯。却也娇纵,她想要的东西没有什么可以逃脱她的掌心,只要她和她爹开口,哪怕是天上的月亮,他爹都会个她摘下来……,更何况这样倾心的男女。

  他害怕,害怕如果有天白梅花找到他这儿来,会亲手毁了他前十年辛苦挣下的产业,又害怕秦先生的预言终究会成真,既然秦先生帮他下了这样一个决心,他也就不再犹豫。原本撒着慌的他还有那么一些愧疚,而后,他便给自己寻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林亿没有告诉白梅花他真实身份,也对他的居住地含糊其辞,因此,自他离去,白梅花始终不知道林亿究竟是何方人士,也不知道他究竟做什么。

  他就这样飘然而去,极不讲情意的离开。而此后,也经常被梦惊醒。

  在梦中,白梅花依旧美丽如常,她略点幽怨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他,知道忽然这样美丽的姑娘突然变成浑身是血,面目狰狞的女鬼,她在梦中叫道:“林亿,你好狠,你抛弃了我,你还不要我们的孩子,你让我们娘俩一块去死了,孩子甚至还没有见到天日就死,你怎么这么狠……”

  而林亿也每每从这样的梦中醒来,惊魂不定。

  这个姑娘,在他就快要遗忘的时候,让他再次忆起往昔,也是如此,他心软留下了她,还有一些更加无法言语的熟悉的悸动,在他的血液中奔腾不止,他一定要好好搞清楚这个女孩的来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