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或是人祸?亦或是命运如此?有时林风回想起和骆樱的那段往事,他心里会涌起一片凄凉。

  骆樱,不可否认,的确如画中所见般美丽可人。极佳的教养,美丽的容颜,初次见面,骆樱的小女儿的娇羞让林风心中一阵沸腾。

  昨夜,一阵倾盆暴雨将城内外彻底洗刷一遍,虽然今日艳阳高照,路上却不免泥泞。

  大户人家的千金就是不同,平日便少出门,于是,一但出门便兴奋异常,碍于林风在场,便矜持了很多。不过,这个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豆蔻年华的少女,好奇心就战胜了一些,出了城门,说什么也不肯乖乖坐在轿内,一定要下来步行。时而拈拈路边野花,时而俯下身掬起一捧清冽的泉水就喝,完全不顾礼教的束缚和母亲责备的眼神。

  也毕竟是孩童,很快,就和林风开始说笑起来。

  “风哥哥,为什么野外的花儿这么鲜艳,这么香,还有这么多的蝴蝶呢?”

  林风无语,也不怪她的问题,大户人家的千金无忧无虑,难免单纯了些。他道:“是樱妹妹太少出门,所以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新鲜的吧,这个和家里的花儿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骆樱歪头看他,嗔道:“才不是这样呢?骆樱觉得每天的东西,对于自己都是新鲜的,也都是不一样的,今天的心情和昨天的心情也不同,怎么会一样呢?”

  林风一怔。

  “啊!”骆樱脚下一滑,雨后的路,滑着,林风急忙上前扶住她,双手相触,犹如触电般,火热的手,还有骆樱软软和香香的身体,半偎依在他怀里,林风心中一阵悸动,这,就是女孩的身躯吧,这么软,她的手这么小。低头,和骆樱四目相对,她的脸飞上一朵俏丽的云,林风赶忙将眼神别开,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将骆樱从自己怀中推开,到:“对,对不起。”

  骆樱只是低下头道::给风哥哥添麻烦了,刚才多谢风哥哥及时帮忙,否则骆樱就要摔成泥孩了。”

  林风不自觉放柔了声音,道:“不麻烦……”

  少男少女间的情愫,就是这样慢慢涌现,不过短短一个时辰,林风发现自己的眼神已经开始悄悄追随着骆樱,看着她俏丽的身影在山野之间穿梭,听着她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山野,他依旧无法想象未来的婚姻生活,只是突然间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讨厌骆樱,甚至,有点喜欢。

  山野,绿树,古朴石桥,骆夫人在轿中,一直走在最前面,骆樱一路走走停停看看,林风相伴身侧,也走在后头,骆夫人看这对少男少女在不远处,有说有笑一路走来,宽慰的笑了,选择联姻林家,果然是没有错的,林风将来一定是最佳的丈夫人选,稳重,为人低调,又体贴。最重要的事,这孩子目标明确,永远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跟着他,骆樱会很幸福的。

  过了石桥,骆夫人让下人停轿休息。林风和骆樱还在桥上玩耍。

  雨后的石桥,特别滑,年代久远了,上面满是青苔,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到。

  也真的是年代久远了,每踏出一步,就有泥块簌簌的往下掉。林风不免有些担心,桥下,是一个下水涧,上面怪石嶙峋,雨后,水量增加了不少,甚至有些湍急。林风拉起骆樱,急步过桥。

  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掉,桥,就在此时塌了。

  林风急忙拉着骆樱,将他护在怀中,不过还是事出突然,落地时,为了护着骆樱,林风的脚被石头砸伤了。

  骆夫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她大叫,往水涧中一探头,幸而两个孩子还有命在,林风好像受了伤。骆夫人急忙差遣下人下去救人。

  骆樱,惊魂未定,恍然回过神,发现身边的林风脚受了伤,鲜血不断从伤口涌出。她慌了神,长这么大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她哭了出来。

  林风很无奈,千金小姐就是这样的骄气,她一哭,令大家的心更烦了。林风忍下心中的不怪,柔声说道:“樱妹妹,不哭,我没有什么大事,就出了点血,乖,别哭啊,你帮我把脚上的伤口包起来,好吗?我现在动不了了。”

  骆樱止住了抽泣,扯下罗裙的一角将林风出血的伤口紧紧扎牢。血,停止了涌出。

  林风试着站起来,很痛,很痛,看来刚才还是伤的不轻。

  上方,下人们一直在找条下到水涧来的路线,当两边都是石块林立,上去容易,下来难,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绕过这个水涧从上游绕回去搬救兵来了。

  林风抬头看,石桥从中间断成两半,还有些石块在断处摇摇欲坠。当务之急,是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在等救兵来。

  骆樱搀扶着林风,不过林风还是举步为坚,大概是伤到了骨头吧。无法跳跃,不能动弹的左腿,只能依靠骆樱小小肩膀的支撑往前挪。

  林风开始有些急躁,第一次出门,就遇上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因为这场意外而被父亲责备。父亲在出门前,很严肃的叮嘱他,一点差错都不能出,骆家是大户人家,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应付过去的。

  抬头,天!一块巨石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掉下来了!林风一惊,无路可逃,此时,骆樱也发现了这块巨石,已经来不及思考了,林风本能的将骆樱护在怀里,如果,不能逃离,那么至少也能用自己的身体为骆樱遮挡这突来的横祸。

  至今,林风都无法明白,在最后的那个危急时刻,骆樱是从哪里生出的那么大的勇气和力量将他推到一边,他只记得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他跌坐在一边,然后骆樱就这样被压在了巨石之下。

  林风还是无法回忆他当时是怎么推开石头,把骆樱挖出来的,他记得她年轻的脸上满是血痕,气若游丝,还没有来得及和她说些什么,骆樱就停止了心跳,她的眼睛久久不能闭上,林风不敢看她那双未闭的眼,是因为心有不甘,还是因为死的惨,到现在都已经不能再深究了。骆樱,就象她的名字一样,来不及开放,就凋谢。

  Ag更新E最快@上*4酷e匠Wz网

  那么,关于林风对爱情的憧憬,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而终止,从那以后,林亿也不再和林风提任何成亲的事情,这对于林家和骆家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和打击。特别是对林风,彻底的摧毁了他对爱情的憧憬,而至于白雨,那就是后话了。

  所以,当林风长到20岁时,他的沉稳超出了同年纪的少年,他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可以不喜形于色,他可以一个人远赴外地,和外地富商商讨合作事宜,并做下正确的决策,可以说,他马上就可以成为林家名副其实的掌柜了,不过,万事皆有定数,它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