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张特打发到村里找火药和做炮仗的人后,张辰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二娃家,张辰刚加入游击队,里面熟悉的人不多,鲁队长,二娃,狗子,现在还得加上张特一人,有时候张辰也在奇怪,这名字贱难道真的好养活?怎么碰到一个人,不是叫二娃就是狗剩什么的。

  i、酷y匠Y(网首E发f

  张辰找到二娃,并将自己需要的东西辣椒粉,还有几种制作迷药的药材交给了二娃,叫他发动人去找,二娃不像鲁队长和张特,对张辰有敌视,听到张辰交给自己任务,表现的很高兴,很麻溜的就去办事去了。

  “张辰同志,你找火药还有制作炮仗的人干什么?”

  张辰回到自己那屋的时候,张特已经回来了,同时还有一辆驴车,张辰估计,那车里面装的可能就是火药之类的。

  “当然是做炮仗了”

  张辰对着张特回了一句,然后看着院中的另一个年纪大概有50岁的男子,估计这个人就是张特找来的村里的那个做炮仗的人了。

  “大叔,您怎么称呼?”

  张辰对着那个男子问道。

  “八路首长,小老儿叫周兴,周记炮仗作坊就是小老儿的”

  周兴见张辰穿着八路军的军装,还这么和蔼的问自己,连忙放下身子说道。

  “呵呵,周大叔你好,我叫张辰,现在也是游击队的一名战士,不是什么首长,首长只有团级以上的军官才能称呼的,我可当不起的,您叫我小张,或者张小子都可以,我师父都是这么叫我的”

  张辰对着周兴说道,自己小兵一个,首长这个称呼,自己还真的不配拥有,这年头,枪打出头鸟,万一整风的时候,给自己来一个冒充首长这么一个罪名,自己上哪儿哭去。

  “哎,好,小张”周兴顺从的说道。

  “周大叔,您做的炮仗质量怎么样,响声大不大啊”

  张辰见周兴改变了对自己的称呼,于是问道,这个问题对于张辰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质量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松,这关系到自己绝密武器的成败。

  “小张,这个可不是我跟你吹,在这方圆百十里范围,小老儿自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我这火药的配方可是祖传下来的,经过数十次的改进,现在是最好的”。周兴自豪的说道。

  “张辰同志,这个周叔家祖上可是大明将作监的,这个绝对有保证”

  这个时候,一旁的张特这个时候对着张辰说道,害怕张辰不相信周兴的话。

  停了周兴的话,张辰觉得这个火药在黑火药中,可能是性能最好的火药之一,不过具体如何,还要张辰自己看一下效果,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

  “张辰同志,队长交代我们的任务是从柜子那里想办法多来一批枪支弹药和食品,可不是让你玩儿炮仗的”

  这个时候,张特在旁边对着张辰说道,张辰不笨,这个时候听出了一丝不对劲,这个张特怎么感觉看自己不顺眼,老跟自己作对?

  “张特,现在,队长把这个事情交给了我来处理,也就是说,现在,你是我的下级,我来领导你,而不是由你来领导我,怎么完成任务,这个事情,我自有主张,你的任务就是无限制的配合我,记住,是配合,配合再配合!”

  张辰有些生气的对着张特说道,特别是在说到配合的时候,特意的加重了语气,这个张特,丫丫的,怎么这样,我又不是拿了你家的馍馍,抢了你家的媳妇,用得着一副臭脸跟我说话吗,老子有没有惹你,看我好欺负是吧。张辰自问,也没有得罪这个黑脸啊。

  “小张,你们要用火药打鬼子?”这个时候,周兴突然问道。

  “是啊,周大叔,我们没有武器,这个火药我准备用来制作打鬼子的武器来着,不过周大叔,您放心,等我们缴获了鬼子的钱,会给你火药的钱的”张辰对着周兴说道。

  “小张,要是这个火药真的能够打鬼子,我还要什么钱啊,这小鬼子不是人,这群畜生,祸害了四里八村的乡亲,我恨不得生吃其肉,喝其血,可问题是这个火药威力不成啊,炸不死鬼子啊,就是用最大量的火药做成地雷,也只能让鬼子成为大黑脸,打不上鬼子的”

  周兴听到张辰的话,于是连忙说道,这个黑火药做成的地雷,它没有威力,就像电视里面说的,边区造的手榴弹,一拉弦儿,扔出去,轰的一声,手榴弹变成了两半儿,鬼子成了黑鬼。

  “嘿嘿嘿,周大叔,这么着跟你说吧,我做的这个武器,这个不需要威力,不需要炸伤,炸死鬼子,只需要爆炸就可以了”张辰嘿嘿一笑,说道,笑容无限的阴险。

  “张辰,你想要资敌吗?”

  这个时候,听了张辰的话,张特又忍不住跳出来说道。好像看见师父仇人似的。

  镚儿•••“你闭上你的鸟嘴,现在上级说话,你乖乖的站着,没有人当你是一个哑巴!你知道毛个资敌,什么是资敌,那就是你给人家武器弹药,主动地还是被动的都一样,我们这些,鬼子听响都嫌烟雾大,要去有个屁用啊”

  张辰一个脑嘣儿赏给张特之后,对着张特训斥道,这个张特太气人了,好像老子欠了你家的债一样,用得着这样吗,老子一个人在这个乱世容易吗?

  啊•••“你也敢弹我的脑嘣儿,我要教训你”

  张特一声怒吼,向着张辰扑来,那气势就像是看见自己的杀父仇人,多妻的情敌一样,看得张辰都吓了一跳,不就是一个脑嘣儿吗,用得着这么拼命吗?弹一下又不会掉下一块肉?

  扑通•••张辰轻轻一闪,一掌拍在张特的脑袋后面,奖章特拍晕,又一脚奖章特踢开,不好意思额对着周兴一笑。

  “周大叔,不好意思,这个混蛋真是太烦人了,让他先躺一会儿,弹一下脑嘣儿还和我拼命,我们继续谈事儿”。

  周兴在旁边看得一阵恶寒,这个穿着八路军衣服的叫张辰的同志太彪悍了,张特这么壮的汉子说敲晕就敲晕,就跟抓小鸡仔似的。

  “小张,你继续说”周兴连忙说到。

  “恩,我们先看看你的火药和炮仗,先试试威力”张辰说道。

  “没有问题,只要不要求炸死鬼子,这火药还是行的”周兴连忙说道。

  于是,在张辰的要求下,周兴放了几个炮仗,又点起一推火药,试了试可燃性和火药的威力,试过之后,张辰觉得很满意,这个黑火药在配方上已经无限的接近最完美的黑火药配方了。

  “周大叔,你这个火药我很满意,你会配置火药吗?”张辰问道。

  “呵呵,小张,这个我们家的所有火药都是我配的”周兴高兴地说道。

  “恩,这样,现在的火药配方就不要用了,这些火药先用着,以后的火药,我给你一个配方,这个是洋人搞出来的最好的黑火药配方,你用这个配置火药”张辰说道。

  “小张,洋人真能配制出比这个想、还好的黑火药,还是最好的?”周兴有些不相信。

  “周大叔,我们这个是用经验配置的,可是洋人用机器配置的,还用先进的仪器测验,经过很多的测验,就配出了最好的配方了,这方面,这个没法比”张辰治好说道。

  “好,既然这样,那小老儿就用小张同志你给的配方了”周兴说道。

  “张同志,张同志,你要的东西我给找回来了”

  这个时候,二娃领着几个战士背着几个袋子回来了,一见张辰,二娃就兴奋地喊道。

  张辰接过二娃他们手里的袋子,打开一看都是一些草药和辣椒面,张辰高兴极了,有了这些,对付一些落单的小股鬼子就不成问题了。

  “二娃,你们这回立了大功,回头找队长给你们记功“张辰高兴地说道。

  “张同志,真的?“二娃兴奋地问道。

  “二娃,不是跟你说了吗,叫我张大哥,怎么又给忘了?“张辰说道。

  “张大哥,对不起啊,一高兴给忘了”二娃说道,突然二娃看见倒在地上的张特问道:“张大哥,张特怎么了?”

  “这个大黑脸,我不就是弹了一下他脑嘣儿吗,就找我拼命,我只好给他放到了,正好你们把他淘到屋里去”张辰说道。

  “张大哥,你真厉害,张特是我们村里大家最厉害的,你都能放到,不愧是正规军”二娃说道。

  “行了,去吧”张辰说道。

  “啊,对了,张大哥,你找辣椒粉干什么?”

  “做炮仗啊”张辰笑着说道。

  “做炮仗用辣椒面,难道是城里ide新做法?”二娃不解的说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还不把大黑脸抬进去”张辰踢了二娃一脚说道。

  “哦,知道了”。二娃摸了摸脑袋说道,说着招呼几个人把张特太近了张辰的屋里。心里还在纳闷呢,用辣椒面到底要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