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时候,老班长熬了一碗草药,然后又在一个大木桶里面倒了一铁锅的药汤,张辰在旁边问道:“吴叔,你这是在干什么,要泡药浴吗?”

  “小子,你知道个屁,我老骨头一把了,还泡什么药浴,这是给你准备的,来把这碗草药喝了,然后脱光钻进桶里,泡一个时辰”。老班长说道。

  “啊,这个是给我泡的啊,谢谢班长”张辰后世的时候,看过不少的小说电影,对于这个自然不陌生,也不客气,对着老班长道了一声谢,接过药碗,咬牙一口气,将汤药喝了个一干二净。

  “吴叔,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张辰和碗草药之后,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小子,还害什么羞,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老班长有些好笑的说道,却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出去了。

  老班长出去之后,张辰麻溜的脱去身上的军装,然后搜的一下窜进了木桶里面。

  “啊•••”

  “吴叔,怎么这么烫啊,能不能等凉一些再进去啊”张辰啊的一声,从里面跳出来,然后大跳着说道。

  老班长闻言,走了进来,看了看张辰晃荡的小鸟,张辰一见,连忙用双手往下一捂,然后尴尬的对着老班长说道:“吴叔,这个能不能凉一些再进去,这个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不行,这个药浴就是要烫的时候才有效果,凉一些效果不好,不易吸收,快进去”老班长喝骂道。

  酷◎匠网;正版首z发:。

  “哦”张辰闻言,应了一声,乖乖的进去了。

  老班长见张辰进去,然后说道:“好了,你小子就耐心的泡着,我先去烧热水,等什么时候,水凉的时候,就给我喊一声,我来给你加热水”。

  “知道了,吴叔,吴叔,能不能求你一个事儿?”张辰问道。

  “什么事儿?”老班长问道。

  “吴叔,看你医术这么好,一定是以为高人吧,我想和你学些医术,你看可不可以”张辰问道。

  “你想学医术,以前学过吗?”老班长问道。

  “没有”张辰老老实实的说道。

  “这个,你没有基础,这个医术是很难学的,况且,你错过了最佳的学医时间,这个学医,就像是习武一样,也是讲究年龄的”吴叔说道。

  张辰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记忆力下降,对于中医上面的那些典籍歌诀难以记住,老班长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于是说道:“没事儿,吴叔,你只要教我就可以了,我会很努力的学习的“。

  “好吧,明天开始,利用闲暇的时间,我就教你医术“老班长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

  “嘿嘿,谢谢吴叔,这个用不用拜师”张辰说道。

  “恩,这个,虽然在革命的队伍里,不兴这一套,但是,传统还是要遵守的,明天,你敬我一碗茶,然后就行了”。老班长说道。

  “谢谢师父”张辰打蛇随杆上,连忙说道。

  “好了,你自个儿泡着吧,我去烧热水”老班长说着,点起一支旱烟,吧嗒吧嗒抽着,走出了屋子。

  老班长走后,张辰就开始闭目养神,虽然水很烫,但是张辰还是激励的适应着,兵努力的让自己去享受这个过程,有一句话说得好,这生活就像是弓虽女干,不能反抗,那就试着去享受吧。

  突然,张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丝热流疯狂的在体内流窜起来,张辰有一种感觉,自己方才喝下去的那些汤药正在被这丝热流吞噬,同时,桶内的水开始冒起了泡泡,雾气弥漫,里面包含的那些药材的药性也被那丝热流吞吸。

  停,快停,这是给老子补身体的,你吞了,老子拿什么养身体啊,张辰心里面咆哮着,想要出声,可是不知为何,声带似乎失去了作用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大桶的药浴全部被那丝热流吞噬殆尽。

  半个小时之后,咕咕滚动的水平息下来,只是这个时候,这水清澈见底,里面的精华早已经被张辰吸收殆尽了。

  张辰心里面暗骂那不知名的热流和自己抢食,不给自己留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个是好事还是坏事,只好郁闷的穿好衣服,出门向着老班长走去。

  “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是让你泡够一个时辰的吗?这才连半个小时都没过”老班长见张辰出来,顿时不满的说道。

  “师父,不是我想不出来,而是里面的药已经被吸收了啊,没药,还怎么泡啊”张辰说道,但是隐瞒了热流的消息,他不想让老班长担心。

  “啊,吸收完了,这么快”老班长也有些惊讶,于是赶紧走过来抓住张辰的右手,开始把起脉了,片刻之后,老班长说道:“恩,你的身体比以前好了一些,看来,这一次,亏损实在是厉害了一些,连药浴都吸收的这么快”老班长说道。

  “师父,你说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了一些,这是真的吗?”张辰激动地抓住老班长的手问道。

  “废话,你是我徒弟,我还能骗你不成”老班长顿时板着脸,拿出一副严师的样子说道。

  “啊,那师父,你那药还有吗?”张辰顿时希翼的问道。

  “干什么?”老班长问道。

  “嘿嘿,这个师父,你看,这个既然我吸收的这么快,你看是不是再泡一桶啊”张辰说道。

  “想得美,这是药,不是什么食物,是药三分毒不知道吗,凡事,要有个度,物极必反,这药一天只能泡一次,泡多了,反而有损身体,再说了,你想泡,师父我还没有采集那么多的草药呢,好了睡觉去”老班长说道。

  “弟子遵命,师父再见”张辰嘻嘻一笑,然后笑着钻进了屋里,可是在床上躺了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今天热流的异状,张辰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这一夜,张辰梦见自己一会儿成了武林大侠,武功盖世,一会儿则梦见自己被身体里面的那丝热流吸成了干尸,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