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放假了(二)

  张弛受邀请来到了汤和家中做客,到了鬼族的家族所在地鬼谷之后,却发现鬼族上下人人一脸惊慌之色,见到了鬼族的族长,汤和的父亲汤怀之后,汤怀不仅没有表现出见到小儿子的高兴心情,却意外的让汤和赶紧收拾东西和大家一起离开鬼谷。

  “怎么了?父亲。”汤和诧异地问道。

  叹了口气,汤怀道:“唉!你小孩子不要多问,还是快去吧,和其他人一起离开这里。”

  “那父亲您呢?”汤和问道。

  “我留下来保护祖宗留下的这一片基业。”汤怀说到此处,语气中竟然充满了视死如归的感觉。

  “叔叔,有什么事情大可说出来,看看我们能帮什么忙也说不定。”张弛走上前来温和地到。

  “你是.......”汤怀看了张弛一眼,问道。

  “哦,这是我的同学,住在一个寝室,叫张弛。”汤和赶紧介绍。

  汤怀一拍桌子,道:“唉!都怪我一时失言,得罪了朝中的言官,他们罗织罪名,说我身为鬼族的首领,疏于管理,导致鬼族战力大幅下降,当年战无不胜的鬼族战士如今已经不复存在,我一时不服,当殿顶撞了皇帝两句,结果,皇帝一怒要将我斩首,多亏了朝中的朋友给我求情,这才保下了一条命。但是皇帝却把我贬为了庶民,勒令一月内鬼族离开南明国范围之内,一月后全国见之则杀无赦。”

  “哦!那诬陷你之人是谁?”张弛问道。

  “是都察院御史刘丰。”汤怀道。

  汤和听罢一跺脚,恨恨地道:“老张,是帝党搞的鬼。”

  张弛一愣,问道:“刘丰的孩子是帝党的人吗?”

  汤和道:“不错,帝党的智囊,刘景。”

  汤和说完,便是双膝一软,跪在了父亲汤怀的身前,道:“父亲,孩儿不孝,是儿给父亲惹来了塌天大祸。”

  汤怀不解地道:“你?怎么回事你?”

  汤和和张弛便把所有的事情和汤怀说了一遍,汤怀因为脑中事情太多,加之心情烦闷,竟然在汤和说完了才注意到自己儿子身上还有包扎用的绷带。

  “和儿,你受了伤?”汤怀关怀地问道。

  “不碍的,同学们照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汤和笑道。

  张弛一拱手,道:“汤叔叔,说来此事全是由小侄身上所起,真是对不住了。”

  汤怀一摆手,道:“是福不是祸,也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我太过强硬,居然顶撞皇帝陛下,落得今天的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我与元帅古大人有一面之缘,我这就去面见他老人家,看看能得到什么帮助。”张弛道。

  汤怀的眼睛一亮,抓住了张弛的手道:“孩子,你当真和古大人熟识吗?”

  “熟识谈不上,不过是他老人家推荐我去南明学院的。”张弛笑道。

  汤怀眼中泛着泪花,道:“太好了,太好了,你和古大人说,我不求官复原职,但求能守住家族这一片基业就好。”

  张弛点头道:“汤叔叔,我尽力而为。”

  转身对汤和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动身,你们在这等我几日,别慌。”

  汤怀和汤和千恩万谢,汤怀派人准备了一匹健马让张弛骑乘,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张弛一笑,道:“不用了,这东西没有我自己跑得快。”

  于是,在汤家父子惊异的目光下,张弛全身冒火地飞向了远方。

  汤怀看着消失在天际尽头的张弛,问道:“你这个同学真的和你一般大吗?”

  汤和也是看着天愣愣地点点头,道:“他总是能做出让我吓掉下巴的事来。”

  心中着急,张弛此时的飞行速度似乎比之前都要快上一些,如同一颗流星一般,最终降落在元帅府的门口。

  门口站岗的士兵被突然从天而降的火人给吓了一跳,惊呼一声,手中长枪便是齐齐的对准了已经隐去了火焰的张弛。

  “什么人?”带头的一个士兵大喝道。

  “别紧张,我是来找元帅爷的。”张弛说罢便是亮出了当初古林送给自己的那枚令牌,在士兵面前来回晃了晃。

  结果了令牌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带头的士兵顿时脸上出现了恭敬之意,双手递回令牌,道:“请您稍等,我差人前去通报。”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门上人快步跑了回来,对张弛施礼道:“张大人,元帅又请。”

  张弛点点头,跟着门上人一直来到了古林的书房。

  门帘一挑,张弛大步进了书房,只见古林正坐在厅内等候自己,一见张弛进来,赶紧笑着迎了上来。

  “哈哈哈哈,好小子,比以前更结实了!”拍了怕张弛厚实的肩膀,古林大笑道。

  张弛也是笑道:“元帅爷,您别来无恙吧。”

  “哈哈,我好得很,好得很。”古林道。

  不一会,下人送上茶来,爷两个边喝边聊,甚是投缘。

  聊了一会,张弛话锋一转,道:“帅爷,我这次来一是看望您老人家,二是有一事相求。”

  “哦!何事,说来听听。”古林道。

  张弛沉吟片刻,道:“是这样,鬼族的族主汤怀大人,您可认得?”

  古林捋了捋花白的胡子,道:“汤怀,认得,鬼族是负责保卫皇城安全的一支军队,汤怀此人德才兼备,是个好官。”

  张弛道:“那您没听说最近的一些事吗?”

  古林脸色一变,问道:“没有,我昨日才从前线回来,有探子来报说祥云国最近蠢蠢欲动,在边关集结大量军队,不知意欲何为,我一直在前线布置工作来的。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汤族主得罪了皇帝,已经被贬回家,皇帝勒令鬼族一月内离开南明境内,否则格杀勿论。”张弛道。

  “什么?”古林被惊的猛然站了起来,道:“鬼族是我皇城的中坚力量,皇帝这是怎么了!”

  张弛道:“说起此事,还是从孩子我的身上引起的。”

  古林一愣,道:“你?你又怎么掺和进来了?”

  张弛就把来龙去脉又和古林说了一遍,当说到南明学院所谓帝党的刘景之父为儿子报仇才陷害汤怀之时,古林气的胡须乱抖,呼呼直喘。

  猛地一拍桌子,古林骂道:“刘丰这个混蛋,竟然这么胡闹,小孩子打架竟然要牵扯到朝中大臣,当真是拿国家的安危开玩笑吗!”

  张弛安慰道:“帅爷息怒,此时最重要的是能保住鬼族,保住汤族主,如若不然,如今祥云如果气势来犯,内忧外患,南明可很是麻烦啊。”

  古林被张弛这句话说的浑身一震,心中顿时产生强烈的危机感,对门外大喊道:“古城,备马,我要进宫面圣。”

  外面有人答应一声,有人快步去后院准备马匹去了。

  古林回过头来,对张弛道:“我这就去见陛下,势必要说服陛下收回成命,你就留在府中等待消息。”

  张弛点头称是。

  不一会,古城来报马匹已经准备妥当,老元帅古林如风似火地带着手下几人赶奔皇宫而去。

  直到太阳落山,院中掌起了灯火,古林才带着人马回来了。

  大踏步进了书房,古林面上带喜,坐在正厅的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最q新}d章m(节a上-R酷P匠K网

  不一会,张弛闻讯也赶了过来,一进屋便看出古林此一行必是顺利完成了任务,要不然不会是这般表情。

  “帅爷真是了不起,看来此事便是化解了。”张弛施礼道。

  “小子,你倒机灵!”古林看着坏笑的张弛道。

  长出了一口气,古林道:“唉!万幸没有白跑一趟,陛下已经免去了鬼族迁徙的命令,但是任由我如何说,还是不肯让汤怀官复原职啊。”

  张弛笑道:“这已经很好了,汤族主也是希望能够留在家族一直居住的鬼谷便好。”

  古林无奈地点点头,道:“也只能先如此了,现在老皇帝身体不好了,朝政都是交给了太子来处理,太子和鬼族一向不近,只好等以后再慢慢渗透了。”

  张弛也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此次自己没有白跑一趟。

  第二天一早,张弛便是辞别了古林,匆忙忙便赶回了鬼谷传达消息。

  果然,张弛到达鬼谷的第二天下午,皇宫派来的传旨官便如期而至,宣读了皇帝的圣旨,鬼族上下无不欢呼雀跃。

  汤怀更是感激自己小儿子汤和的这个同学,如果没有张弛,鬼族这回不知要落得个如何的收场。

  当晚,汤家饭厅摆下丰盛酒宴,汤怀和汤和,还有汤和的两位哥哥,汤文和汤武以及家中一些重要人物都来此作陪,答谢张弛对鬼族的解围之恩。

  汤和更是笑开了花。

  心中一高兴,所有人都多喝了几杯。

  就在大家都很高兴的时候,汤和却缓缓地滑到了桌子底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