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汤和不见了

  微风吹过绿色的草地,吹动了树上一片片绿色的叶子,叶子随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树下,所有的同学都站在远处不敢过来。

  因为此刻,张弛和邓宇正和车明珍一伙相互对峙着,战斗一触即发。

  但是让同学们不敢过来的并不是这即将爆发的殴斗,而是张弛身上此刻所散发出的阵阵杀气。

  那是这些从小养尊处优的和平鸽们不曾体会过的杀气。

  那是真正想要杀人的杀气。

  风萧萧并不惧怕这种杀气,但是她握刀的手却不自觉的握紧了一些。

  车明珍知道自己不是张弛的对手,何况今天的张弛和那天的几乎判若两人。

  车明珍有些颤抖地道:“张弛,你....你可想好了,在学校里和帝党为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张弛一脸狰狞的缓步向前,手中烈焰刀泛着猩红的光芒。

  “就...就算帝党不找你,你弄伤了我,学校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车明珍更慌了。

  车明珍身后的人有的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衣服,不住地喘着粗气,缓解自己的恐惧心情。

  张弛缓缓地道:“做错了事是要受到惩罚的,不是吗?”

  话音未落,烈焰刀已经凌厉劈下,直奔车明珍的头顶。

  “当啷!”一声,另一把红色长刀出鞘,挡下了张弛这要命的一刀。

  张弛怒目而视,正是风萧萧。

  一声暴喝,烈焰刀横着斩向风萧萧,同时喊道:“不管你的事,给我退到一边去。”

  风萧萧长刀一立,接住了张弛横着斩来的一刀。

  虽然挡下了,但是却被张弛用巧劲将风萧萧推到了远处。

  车明珍一伙一看张弛果真是要杀人,都惊呼这四散奔逃,包括那个刚才还极度嚣张的车明珍。

  张弛一个闪身,来到了逃命的车明珍身后,不由分说,一刀斩下。

  张弛摆明了就是想要杀了车明珍。

  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风萧萧在远处再次飞奔而来,却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赶不上救下车明珍的,便大喊道:“别杀他!”

  张弛此刻就算是南明国的皇帝来了,这一刀也决计是要斩下去的。

  车明珍好歹也是有些能耐的,见张弛一刀斩来,总不肯就此认命的,身子用尽全力往旁边一闪,将自己的身子躲到了刀刃以外。

  身子是躲过了,可是胳膊却完全给了烈焰刀了。

  “咔嚓!”一生,红光崩现,车明珍的右胳膊随着烈焰刀画出的美丽弧线彻底地摆脱了车明珍那无耻的身体,无力地落到了地上。

  断臂落到地上,手指还不甘地抓了两下地,似乎想要尽快远离张弛这个恐怖之人一般。

  鲜血随着车明珍的心脏挤压一股一股地从伤处喷出,车明珍抱着自己剩余的一截右臂,失声惨叫。

  张弛斩断了车明珍的胳膊,脑袋的温度似乎也有所缓和,提着烈焰刀,冷冷地看着满地翻滚的车明珍。

  风萧萧终于是跑了过来,看看已经成了残疾的车明珍,对张弛大声喝道:“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看G正版章@节4+上W酷匠j》网F

  张弛收刀,转身,冷冷道:“带他去看处理伤口吧,后果如何我都扛着。”

  风萧萧看着冷酷离去的背影,生气地跺了跺脚,对旁边的车明珍的马仔喊道;“赶紧带他去止血包扎!”

  一群人七手八脚抬走了车明珍,有一个马仔还捡起了那只断手。

  另一个马仔怒道:“你拿那个干什么?”

  捡起断手的马仔道:“趁热乎也许还能接上呢!”

  风萧萧真是被气的都要乐出来了,踢了一脚那个马仔,喝道:“赶紧滚!”

  没有一分钟,刚才欢蹦乱跳,嚣张气焰不可一世的车明珍就被自己的马仔抬走了,风萧萧回想一下刚才如地狱来客一般的张弛,一颗小心脏不由得又快速跳了起来。

  “这个白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惹来多少麻烦吗?”风萧萧暗自埋怨道。

  ******

  学院附属医院的单人病房内,汤和被绷带包的像个木乃伊一般躺在病床上,头上挂着两个点滴瓶子,透明的药液正一滴一滴地顺着管子流进他的身体里。

  虽然很痛,但是汤和脸上却充满了笑容。

  因为此刻,张弛和邓宇正守护在他的床前。

  邓宇有些担忧地道:“那个车明珍说了,小汤的父亲会受到牵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汤和道:“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总之你们两个没事就好了,我爹那面他自己自然会处理了。”

  张弛道:“没关系,我过两天去找元帅古大人,让他给帮帮忙。”

  邓宇不解地道:“古大人,你怎么认识他。”

  张弛道:“我就是他推荐来的,怎么会不认识。”

  汤和和邓宇都是震惊不已,汤和道:“张弛,那你是不折不扣的帝党成员啊。”

  张弛用手轻轻点了一下汤和被吊起来的断脚,汤和顿时惨叫失声。

  门一开,风萧萧拿着一个提盒走了进来,道:“小汤,你还好吗?”

  汤和一见风萧萧顿时两眼都成了心形,身上的疼痛瞬间就被无视了。

  他激动地道:“好,很好,要是你能天天来看我,我会更好。”

  “好啊,那我就天天来看你。”风萧萧笑着道。

  汤和感觉自己的身体此刻轻飘飘的,应该可以飞了。

  风萧萧把提盒放到桌子上,道:“这是你们三个人的晚饭,知道你们没时间去,我特意送过来了。”

  张弛点头道:“谢谢你!”

  风萧萧摇摇头,表示不要客气。

  随即风萧萧的脸色一转,有些担忧地对张弛道:“帝党的人不会这么干休的,你们几个最近要小心一些。”

  张弛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道:“没办法,事情已经做了,只好任由他们随便了。”

  风萧萧道:“学校方面的事我会找我父亲去说,你不会被开除就是了。”

  张弛不解,问道:“你父亲,是谁?”

  汤和抢着道:“院长大人。”

  张弛一惊,道:“丞相风无极?”

  风萧萧点点头。

  张弛真是被这个事实给打击的够呛,心想:“我以为元帅推荐就可以了,没想到还有个丞相的女儿,生活真是太奇妙了,我们都应该是帝党的人啊!”

  想到这,张弛问道:“那你不应该是帝党一伙吗?”

  风萧萧脸现厌恶表情,道:“那些人总是欺负别人,我感觉很讨厌。”

  张弛哦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又聊了一会,风萧萧嘱咐汤和好好养病之后,张弛便在汤和的要求之下,把风萧萧送回宿舍去。

  走在路上,风萧萧对张弛道:“张弛同学,你能答应我件事吗?”

  张弛一愣,道:“什么事?”

  风萧萧站住脚步,看着张弛道:“别再和帝党的人对立了,那样会很危险,有可能还会波及元帅古大人。”

  张弛摇摇头,道:“你怎么不明白,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主动去招惹他们,都是他们找上我的。”

  风萧萧道:“那你也不能砍倒车明珍的胳膊啊,要知道他背后也是有势力的。”

  张弛冷笑道:“我管他什么势力,欺负我我可以忍,但是对我的朋友下手,就不行,我发过誓,不能让我的朋友再受到任何伤害。”

  风萧萧白了张弛一眼道:“别说的自己好像是多么苦大仇深似的,你以前有多少朋友被别人残害了啊!”

  张弛脸色一冷,严肃地道:“你不了解,就别在这胡乱发表意见。”

  风萧萧也板起了脸,正色道:“好啊,你说我不懂,你倒说说你怎么懂了。”

  张弛一摆手,道:“没工夫和你说这些没用的,赶紧送你回去,我还回去护理小汤呢。”

  “不用了,本小姐认识路。”风萧萧赌气地转身快步离去。

  叹了口气,张弛也没有去追她,转身回了医院病房。

  刚一进医院,一个人迎面便撞到了张弛的身上,猝不及防的张弛被撞了个趔趄。

  刚想开口责问,却看清跑出来之人正是负责看护汤和的邓宇。

  “邓宇,怎么了?”张弛急忙问道。

  邓宇认出是张弛,便惊慌地道:“张弛,汤和,汤和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