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初会帝党

  张弛和新认识的两个室友——汤和,邓宇两个人正在餐馆中吃饭,聊天中汤和无意中提到了“帝党”的一个名叫车明珍的人,结果却惹起了餐馆内一同吃饭的一些人的不满。

  张弛三人听到后面有人说话,张弛和汤和转过头来,邓宇却一动没动。

  因为邓宇就算转过来也什么都看不见。

  后面说话之人是一个不胖不瘦的少年,和他一桌的还有十几个人,张弛一看便知这一伙人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只见说话这个少年脖子上戴着闪闪发亮的金链子,耳朵上戴着一个耳钉,脑袋上寸草不生,却不知道是谁给他纹了满脑袋的抽象花纹,看起来倒是有些凶恶。

  张弛打量打量他,平静地道:“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

  花纹男怪眼一翻,语气嚣张地道:“我问你们刚才是谁说出了我们车大人的名字!”

  张弛看看汤和,只见汤和的脸已经变得煞白,邓宇也在旁边低头不语。

  张弛心中觉得好笑,心想这就应该是汤和所说的“帝党”的人了,样子倒是带出几分煞气,不过在久经战阵,甚至可以说杀人如麻的张弛面前来说,只不过是比地上打架的蚂蚁稍微强上那么一点而已。

  张弛用精神力探察了一下这个花纹男和对面桌子周围的人的实力,出了有一个面沉似水的家伙是天魂境三阶以外,其余的都还只是在天地境之内,这个花纹男,也不过才是个天魂境一阶而已。

  信中游乐谱,张弛笑着看看那个花纹男,对汤和道:“汤和,这个小子没有你厉害啊。”

  汤和的手在桌子底下使劲捅了张弛一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那个花纹男一听,更是怒上加怒,道:“什么,你小子是新来的吗,竟敢无视本大爷,你给我......”

  张弛没等他说完,左脚轻轻一抬,脚尖已经踢到了花纹男的小腹上,花纹男措手不及,身子顿时往后飞去,直接撞翻了那十几人围坐的桌子。

  盘子,碟子,筷子掉了一地,十几人都惊慌的站起,花纹男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呻吟。

  汤和和邓宇都被惊得张大了嘴,汤和道:“张弛你疯了,他们是帝党的人。”

  张弛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就算是皇帝老子都打过,别说是他们的小崽子。”

  这句话着实震惊了汤和和邓宇,两人也不禁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这个刚刚认识的室友。

  对面一直面沉似水的那个家伙比其他人都要强一点,张弛踢伤花纹男,他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此刻他缓步来到张弛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弛,道:“你是新来的吗?”

  张弛也缓缓站起身来,和他脸对脸,道:“你管得着吗?”

  汤和也站起身来,面色为难地道:“车学长,是我不对,请您原谅。”

  原来此人就是汤和所说的车明珍。

  车明珍一摆手,打断了汤和的话,冷冷地道:“汤和,这里没有你的事了,我只想和他谈谈。”

  汤和心里虽然着急,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车明珍看着张弛,道:“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既然来到了学院,就要守学院的规矩,不然,可是要倒大霉的。”

  张弛一笑,道:“是吗,我倒想看看会倒什么样的大霉。”

  车明珍体内真气突然暴涨,张弛能够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真气波浪,此刻的车明珍俨然已经达到了天魂境七阶到八阶的水平。

  “原来会提高功法的技能,怪不得如此嚣张呢。”张弛心想。

  车明珍阴笑着对张弛道:“看到了吗,愣头青,这里不是任你胡闹的地方,你给我放老实点,不然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弛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回头看看汤和,问道:“不闹出人命就没人管是吗?”

  汤和的嘴张的更大了,他明白张弛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汤和明白,车明珍也一样明白。

  一声暴喝,车明珍一拳大力轰出,打向张弛的鼻梁。

  张弛头一偏,轻松的躲了过去,右手平伸,用胳膊猛地撞向车明珍的前胸。

  车明珍躲闪不及,被张弛撞出去五六步才稳住身形。

  酷匠_◇网H)唯一o●正1P版PI,其=他0都是●r盗.版

  身后的十几人赶紧上前扶住车明珍,拍马屁地问道:“车大人,您不要紧吧。”

  车明珍甩开众人,有些恼羞成怒,他从来没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这么丢人过,一声怒吼,体内的真气提升,竟然有生生提高了一级的水平。

  张弛摇摇头,道:“别玩的太过,小心爆体而亡啊!”

  车明珍不理会张弛的奚落,一个闪身,飞腿如同铁鞭一般抽向张弛的太阳穴。

  张弛冷哼一声,抬步上前,左手一架车明珍的腿,反手抓住脚踝,脚下用了个“钩挂腿”,嘴里道:“躺下吧!”。

  车明珍失去重心,仰面朝天躺到了地上。

  这回那十几个人也不再上来拍马屁了,因为他们都被张弛给惊呆了。

  “这个新生很厉害啊,他是谁?”

  “不知道,敢打车学长,不怕被帝党盯上吗!”

  看热闹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议论纷纷,他们已经好久没看到有人敢公然反抗帝党的人了。

  张弛看着倒地的车明珍,戏谑地道:“让人叫你大人,你哪儿大?”

  车明珍不忍就此被张弛羞辱,挣扎着还要起来拼命。

  张弛从背后抽出烈焰刀,冰冷锐利的刀剑直到了车明珍的鼻子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汤和甚至已经快要口吐白沫了,瘫软地躺在邓宇的身上,邓宇有些纳闷地问道:“汤和,怎么了!”

  车明珍也是被这把利刃吓的冷汗直流,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张弛眼光瞬间变得冰冷如杀神一般,道:“不要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们帝党不过就是一群狗屁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而已,以后见到少爷我,你要绕着走,明白吗?”

  车明珍惊恐地摇了摇头,忽然发现自己错了,又猛地开始点头。

  和他一起来的十几个人都愣在了当场,那个花纹男被惊的也忘记了自己疼痛的小腹,愣愣地看着如地狱使者一般的白袍少年。

  重新背起烈焰刀,张弛一招手,道:“汤和,邓宇,我们走吧。”

  汤和和邓宇快步跟上了张弛,三人缓步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车明珍从地上爬起来,他的手下过来关切地问道:“车大人,您怎么样?”

  车明珍没有理会自己手下的关心,看着远远而去的三人的背影,车明珍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给我查一查这个小子的底细,今日之仇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十倍奉还给他!”

  回到宿舍,汤和变的一场兴奋起来,手舞足蹈地和张弛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有多么的给力。

  张弛根本就没有把今天的行为当做一回事,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愣。

  汤和一跳,跳到张弛的床前,蹲在张弛的床帮处,道:“你知道吗,那个车明珍是御前侍卫车大将军的侄子呢,平时仗着自己家里有势力,给帝党的首脑们溜须捧剩,老是欺负我们这些外来的学生,今天你可给我们出了气了。”

  邓宇仍然坐在床上,低沉地道:“打人一拳,防备人一脚,今天张弛打了帝党的人,帝党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吗?”

  汤和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哀怨地道:“是啊,张弛,我看你在学院里的日子可以轮秒计算了,说不好还要连累我和邓宇,天哪,我要是被开除我爹会打死我的。”

  张弛冷笑一声,道:“没关系,帝党再厉害不就是一群毛孩子吗,能翻天不成!”

  汤和看看张弛,又看看邓宇,道:“我靠,你以为我们就是什么大人物吗,我们不也是毛孩子吗?”

  张弛看看汤和,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了,道:“哎呀你消停一会吧,总之帝党的人来了,我一个人抗,好了吧。”

  汤和郁闷地躺倒自己的床上,长吁短叹。

  傍晚时分,三人结伴出去闲逛,干出宿舍门,就看见车明珍和一个高个子长发少年站在宿舍不远处谈论着什么。

  看到张弛三人出来,车明珍顿时一怔,紧跟着比比划划地和那个高个子长发少年说起来什么,并把张弛指给了那个少年。

  那少年轻蔑地看了一眼张弛这边,眼中两道寒光直射过来,盯的张弛也是打了一个激灵,这才知道少年的实力不俗。

  汤和看到了那个长发少年,拉了拉张弛的袍子,道:“完了,张弛,车明珍居然找到了他,你要小心了。”

  张弛看着长发少年,道:“谁啊。”

  “燕飞啊,你没听说过南明帝国的刀法名家燕震宇吗,这是他的大儿子,他还有个弟弟,叫燕风,兄弟两个都是刀法高手。”

  张弛摇摇头,道:“没听过。”

  正说着,燕飞竟然缓步走了过来,一脸温和地微笑着对张弛道:“你好,听说你是新来的,欢迎你。”

  张弛也是点点头,道:“客气了,以后学长请多多照顾。”

  燕飞道:“好说好说,今天车明珍那小子冒犯了你,我已经教训了他一顿,我替他给你道个歉。”

  汤和和邓宇都被燕飞的客气吓的目瞪口呆。

  张弛道:“学长你太客气了,都是胡闹的,不碍的,不碍的。要是没事的话,我和室友还要去逛逛,学长,咱们就此别过。”

  燕飞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弛三人这才离开了宿舍楼的门口。

  看着张弛的背影,燕飞眼中恢复了刚才的冰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